台经贸学者:中国正在离开美国 台湾不能缺席二轨供应链

撰寫:
撰寫:

“中华民国三三企业交流会”例会在2020年9月16日中午举办,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执行长李淳(图)以“经贸'新常态'对供应链及区域整合的意涵及因应”为题发表专题演讲。李淳认为,在美国要建构“第二轨供应链”的时候,台湾绝对不能缺席,不管是一轨二轨三轨四轨,台湾都要想办法参与。 (屈彦辰/多维新闻)

台湾经济智库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执行长李淳在当地时间9月16日表示,当前美国要创造在中国以外的“第二轨供应链”,并不是要完全跟中国脱钩,但不能只有中国作为供应的主要来源。李淳认为,美中贸易战可能会慢慢降温,而科技战不但不会降温还会加码并成为新常态,不过严格来说,美中没有真正的断链风险,如果从投资趋势做个结论,实际上是“中国正在离开美国”(China is leaving US.)。

由台湾企业界人士组成的“中华民国三三企业交流会”(简称三三会)9月16日召开例会,席间邀请李淳发表演讲,谈“经贸新常态对供应链及区域整合的意涵及因应”。

针对美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即将访台一事,李淳表示,美国过去几年在推动“经济繁荣网络”(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EPN),都是由克拉奇在诸多重要场合说明EPN的内涵,他访台主持“台美经济商业对话”,“这个对话对台湾现阶段的价值可能还高过自贸协定(FTA)谈判”,克拉奇访台非常重要。

李淳表示,美国对外的经贸政策有两大区块,一块是所谓的“印太战略”,另外一块是最近推动的EPN,美国国务院负责主持、主推EPN,技术层面的领导人就是克拉奇,可以看到克拉奇在很多场合,都在跟美国的盟邦、盟友、企业,说明何谓EPN的性质、美国想要推动方向。从台湾角度也很希望知道,第一是EPN到底是什么?第二是台湾在EPN里面可以扮演什么角色?第三台湾可以做什么?双方政府可以协助企业更紧密的融入EPN。

李淳认为,台美经济商业对话对台湾现阶段的价值可能还高过FTA谈判,FTA谈判是法规层面、硬梆梆的谈判,内容就是降税开放,但比较少产业合作或政策推动方向的讨论,特别是台湾对美国的下一步有很多问号,那这些问号对企业来说是不确定的因素,此时此刻这个台美经济商业对话可以帮助台湾掌握美国的下一步,再来台湾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关键意义可能会超过FTA。

李淳更说,EPN就是美国要创造在中国以外的“第二轨供应链”,并不是要完全跟中国脱钩,但不能只有中国作为供应的主要来源,美方的用语是对“特定国家供应链依赖太高”,所以有时台湾会称为“非红供应链”。但他也表示,没有人知道中国大陆会不会参加第二轨供应链,所以叫第二轨供应链目前看起来稍微中性一点。

李淳指出,关于二轨供应链的概念,日本也找了澳大利亚跟印度,在三方的领袖视讯会议时宣布,要启动“供应链网路韧性计画”(Supply Chain Resilience Initiative) ,这个SCRI是三方领袖共同宣布,日方官员说明这个计画时也谈到要“降低对中国的依赖”,所以也可以视为是日澳印一起发动类似第二轨供应链的概念,欧盟9月9日也公布了一份前瞻性报告,内容谈到欧盟的供应链过度仰赖进口、过度仰赖“特定国家”的供应,会让欧盟的“经济主权”(economic sovereignty)受到威胁挑战,所以欧盟的言下之意是:欧盟也要发展二轨供应链。

李淳说,看起来以中国为核心的供应链大概是既成事实,可是除了中国以外,至少美欧日这几个大型经济体有共同意愿推动第二轨供应链,对台湾来说,不管一轨二轨三轨四轨,全部都要参加,“因为台湾就是靠供应链作为经济发展的国家”,台湾没有要放弃一轨,但是必然要参加二轨三轨,透过这次台美对话,至少先看到美国二轨供应的概念,台湾又要怎么参加,有助于台湾未来有这样的基础,展开跟日本、欧盟的对话,确保台湾在二轨供应链里面不会缺席。

另一方面,李淳在演讲中也表示,疫情对美国的经济冲击巨大,根据美国官方统计数据,美国2020年第二季的经济成长是萎缩将近33%,2020年的4到6月比2019年同期缩小三分之一,这是自美国建国以来最惨的一季。他称,贸易战可能会慢慢降温,科技战不但不会降温还会加码,实际上美国在科技战的领域不是只有针对华为跟微信,至少有四个战场,即外资审查、出口管制、联邦政府采购的限制、资通讯科技及服务交易审查。

李淳表示,美国的禁令是所有美国企业不可以跟抖音还有微信背后的公司进行交易,有在用微信的企业不是只有在美国本土而已,如果美国要落实禁令,很可能在中国的美企也会受影响,科技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后续发展不可预测,没有谈判议题,科技战没有美中第一阶段协议,美国没有要跟中国谈判,因此中国也不知怎么回应美国,对台湾来讲,科技业跟中国、美国关系都很密切,台湾此间受到的影响很大,科技战看起来会是新常态。

李淳强调,克拉奇不管实际访台或是透过视讯开会,EPN绝对是台美讨论的重点,台湾不清楚EPN的内涵,美方也从未讲过台湾是EPN伙伴,如果可以把这些问号解开,让美方正式宣布EPN绝对包含台湾,在此时此刻对台湾的经济意义可能会大过FTA谈判。

他称,未来也可能走向供应链分散化、供应商分散化等“多链趋势”,而美中断链的风险必须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或是严格来说,美中没有真正的断链风险,如果从投资趋势做个结论,实际上是“中国正在离开美国”(China is leaving US.),美国并没有离开中国,美国对中国的生技、资通讯产业的投资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在加码,所以简单说美国在玩两手策略,美国受威胁的领域比如说高科技,美国会某种程度的断链,可是美国有利基、优势的产业不但没有要离开中国,还要加码进去,所以看到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都是要中国降低门槛,要开放中国市场、迎合美商的要求,除了美国受威胁的领域,其他领域美国一直在创造美商在中国的机会。

李淳提醒,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谈判风格来看,特朗普喜欢把FTA分三次谈,第一次谈美国要全拿或至少拿八成,只愿意给两成,台美如果要谈FTA,内容大概会跟台湾了解的FTA内容差不多,要担心的是美方用这种“切割式谈判法”,否则任何一个台湾总统都无法拿这样的谈判结果跟社会交代。

李淳提到,台湾近期开放瘦肉精美猪进口、放宽美牛的争议,主张应该以国际标准、科学证据作为解决经贸纠纷的基础,并举韩国开放美猪为例,冷冻猪肉关税在5年内从关税25%降至0,冷藏猪肉的关税从22%降至10%,但是美国猪肉的进口价值并没有大幅提高,台猪的品质获得国际肯定,真正最大的敌人是猪只流行疾病,在台湾发生口蹄疫前,台湾大部分猪肉是出口到日本,台湾猪肉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出口,但能不能出口到日本,恐怕很难,中间卡了一个核食问题。

他称,根据WTO规则,所有国家都应该用国际标准检测,如果不想用国际标准检测,那请用科学证据支持需要更严格的标准,有科学证据就没问题,台湾则有“四不”,即“不用国际标准”、“不提科学证据”、“不公平”、“不守承诺”,美猪美牛是从陈水扁时期到马英九时期就承诺开放却没落实,“不公平”的部分,比方说美牛的风险标准已比台湾低,台湾的风险还比美国高,跟美国同级的还有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对美、日限制却对澳、新开放,这就是特朗普口中的“不公平”,他不鼓吹开放美猪美牛,但希望台湾改善四不问题。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