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侦法草案降低监控门坎 遭批台湾民主走回头路

撰写:
撰写:

台湾法务部此前公布《科技侦查法》草案(科侦法草案),降低使用GPS监控门坎,两个月以内不需申请法院许可,只需检察官同意,还可以高倍数相机监看隐私空间、透过木马程序入侵监控手机等。草案引发台湾法律界、司改界反弹,批评“根本是走民主回头路”,完全抵触宪法保障隐私权的精神。

针对科侦法草案争议,法务部长蔡清祥澄清,科技侦查的启动,需有构成刑事犯罪嫌疑的前提要件,绝对不是对所有民众加以“侦防”。(中央社)

综合台湾《联合报》、《中国时报》等媒体报道,台法务部9月8日起公告《科技侦查法》草案,然而公告天数仅5天。其草案內容也引發諸多爭議,包括執行GPS定位调查2月以下只要检察官同意;可用高倍數相機监看隐私空间;可用木马程序入侵监控手機電腦,包括Line、脸书、WeChat等都完全没有隐私;国安理由只要情报机关首长就能核发监察书,恐以国安理由长期监控民众等。

当地时间9月16日,国民党与法界人士召开记者会痛批科偵法草案。其中一大争议是,只要涉嫌“最重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办案机关有权使用GPS侦查犯罪嫌疑人,同时两个月内的监控不需要声请法院许可,只要检察官同意即可执行。

据悉,三年以上的罪行非常多,例如酒驾撞死人、公务员图利罪、贩卖第三级毒品、伪造有价证券,还有《国安法》的“为境外敌对势力资助、指挥或发展组织者”等等。

对此,法务部反驳称,科技侦查法不是要规范一般民众,不是像政治侦防般毫无限制的侦查手段,“对象是犯罪者”。

报道引述不具名法官指出,大法官解释已认定隐私权是人权保障的一部分,但科偵法草案规定,只要检察官许可,就可对特定对象装GPS搜证,“两个月早已大大侵害人民权利,超過2個月才向法院声请毫无意义”;只要不超过两个月就等于不受任何监督,谁能保证不会被滥用?

连台灣司法院都在草案公布后,都特别在社群平台上刊出大法官释字六三一号解释,称“比起刑事诉讼的搜索、扣押,通讯监察对人民权利侵害更大”,希望人民思考“秘密通讯自由”和“国家追诉犯罪”间的冲突要如何权衡。

有法官说,可以理解检警调办案需要“武器”,保护被害人也确有急迫性,但若遇紧急状况,可设“例外条款”让检警调先发动监控,三日内向法院声请追认,而非一味降低门坎,任由执法单位可自行任意发动监控,“走民主回头路”。

民间司改会理事长林永颂也质疑,“依现行草案,如果检察官与警察滥权,甚至被监控民众违反什么罪都还不确定,却到哪都会被监控,那台湾还是民主国家吗?”。

台司法院在脸书(Facebook)刊出大法官释字六三一号解释,强调“比起刑事诉讼的搜索、扣押,通讯监察对人民权利侵害更大”。(Facebook@司法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草案第15条规范的国安科侦,为了避免国安遭受危害,情报机关首长有权核发监察书,可入侵设备“主动出击”监控,与《通讯保障及监察法》规范的被动挂线监听相比,有“老大哥”扩权疑虑。

据悉,2017年,台调查局为了贯彻蔡英文指示,研拟《保防工作法》草案,但遭媒体揭露草案条文后,引来各界“人二复辟”(指台湾戒严时期保密防谍、监控人员思想言行的“人事室第二办公室”)的强烈质疑,后来草案不了了之,而当时的调查局长就是现在的法务部长蔡清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