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第三条路】蓝绿同时亲美 窄化台湾未来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抛出一新议题,他盼国民党能够思考,找出统独以外的“第三条路”。但是,台湾历来关于第三条路的探讨,无非仅是对统独加以遮掩的政治言语,扣掉词义诡辩之后,台湾眼前的道路事实上“非统即独”, 且进一步考量北京方面为维护主权完整愿“不顾一切”,独的道路势必也窒碍难行。为此,多维新闻以“台湾的第三条路”为题,以七则稿件解构“第三条路”的本质仅是选举包装、回避两岸终局方案的“假议题”,并提出台湾能否在一个中国主权底下求得自主空间的另一种思考模式。

中研院院士吴玉山曾经提出过“避险枢纽论”,指出传统国际关系理论多半环绕着大国,谈的是对等关系,中小国家要运用时便会发现难以切合,从人口、经济发展等综合观之,“台湾属于中等国家”,“之所以有“小国”的感觉,是因为台湾面对的是中国大陆”,中小国的外交特色是“不对等”,小国置身在权力不对称处境,需要一套更适切的框架,尤其台湾同时面对中、美两大强权,台湾更应谨慎思考如何在中美之间求取生存。

根据吴玉山的说法,“枢纽”(pivot)是处在两强之中保持等距关系,不断摆荡其间来获取最大利益,但也可能被两强施压惩罚;“避险”(hedging)则是不想承受高风险,也不愿完全和谁绑在一起,同时与两强交往与防范,虽明显亲近其中一强,但也和另一强交好、改善关系。优点是保持一定独立性,坏处是没有绝对的安全保证;“伙伴”(partner)完全与一强权同阵线,因而有最大的安全保障,但另一方面因为已经没得拉拢,小国失去斡旋筹码,很可能被视为理所当然,甚至遭到大国出卖。吴玉山认为,中小国家多半希望采取“避险者”的策略,更符合自身利益,但在强权压力下未必能如愿。

抗中亲美成为蓝绿共识

然而回观蔡英文上任以来的“中美距离”,蔡英文除2016年提出尊重“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盼望在两岸关系上,维持马英九任内的“现状”外,其它时间几乎是逐渐向美方靠拢,美方在2017至2019年底间,更像是台湾的避险。只是蔡英文碍于政治上的问题,自2020年的战略考量或许来自美苏冷战时期、台湾如何于美苏之间运用独特的战略位置,向美方叫价换取美援或美方经济放行的经验,台湾越来越向美国靠拢,甚而采取“自我解除贸易保护”的做法,以图换取台美间的经济往来深化,进而淡化中国大陆在经济上对台湾的重要性,借镜吴玉山所言,台湾此刻对美国的战略位置更像是“伙伴”。

另一方面,国民党在党主席江启臣上任后,看似渐渐替这这个源自中原的百年老党,勾勒一套“亲美远中”的两岸关系策略,至于国民党为何守不住诉求统一的“正蓝路线”,,最大心结便取决于“中华民国能够存在与否”。

台湾独立是把主权分割,自不待言,这是民进党的神主牌;国民党出现过的两岸主张包含“一中三宪”、“一中同表”、“一国两府”等,或者是国民党论者主张过的两岸应共同迈向“联邦制”、“邦联制”、“合众国”等,这都是“一个主权下的治权概念”,不让“一个中国”的主权遭到分割,但要求“两岸政府必须对等”,即“一个主权,两个治权,治权对等”,目的依旧在保住“中华民国”这块招牌。

对国民党而言,此一百年老党存续的正当性基础,跟中华民国的革命建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国民党前身是孙文等人领导的革命团体的结合,由这群革命份子构成最早民国创建初期的国民党基础,若说中华民国的革命建国史是构成国民党的骨架,那么孙文的“三民主义” 、政治主张“五权宪法”可看成是国民党的神经网络与肌肉。骨架消失了,空有神经网络跟肌肉,只会是瘫软在地上的肉团。

持平而论,或许国民党不敢死守“正蓝路线”的主因,仍是考量到一旦中华民国这块招牌遭到中共消灭,国民党将间接随之消亡。仿效民进党全力拥抱美国,当前看似是国民党防止自己倾颓的最后一块浮木。

汪洋中的台湾

只不过,没有节制的亲美,难道就是蓝绿给台​​湾民众的唯一解答吗?在美苏冷战时期,美国的经济、文化实力极其丰厚,经援台湾、贸易放行台湾产品进口,又或是投资台湾制造业,让制造业成为当时的台湾经济发展的原动力,都是“小菜一碟”。

现今的美国,国内面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肆虐,导致国内产业受伤严重,对外关系晦暗不明,安能有美苏冷战的实力给予台湾益处?就国际格局来看,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2019年10月发表的谈话或可作为参考,他的谈话也表露出日后欧盟对中美博弈的可能态度,他表示,“我们正经历西方世界霸权的终结。从18世纪起,我们就适应了建立在西方霸权基础上的国际秩序。20世纪经历二次世界大战后拥有经济和政治统治地位的美国霸权。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一切都被西方所犯的错误和美国政府近些年来的选择所颠覆”。马克龙指出,西方忽视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力量崛起的事实,国际秩序在重新洗牌。

对此刻的台湾来讲,犹如孤舟航行汪洋,每一桨的划动都必须格外谨慎,蔡英文过度的倒向美国,是忽略了中美博弈下的“台湾机会”,正因中美正在博弈,台湾才有机会站到“枢纽”同中美双边喊价。而国民党的亲美,则是没有勇气面对自己论述能力低落的痼疾,当秉持多年且一度令台湾民众追随“正蓝路线”受到绿营侵蚀却无能反驳,事实上,有问题的从来不是国民党的两岸路线,而是国民党无法通过自我诠释带给台湾人民希望而已。

说到底,就算有了美国,台湾的国际生存空间也得不到多大的伸展,但没有了中国大陆,台湾也只是刀俎鱼肉罢了,前路只会越收越窄。如同吴玉山所言,当小国在两强之间押宝一方为伙伴,也将失去斡旋筹码,甚至可能遭到出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