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第三条路】特朗普频频撩台 台湾可以相信美国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抛出一新议题,他盼国民党能够思考,找出统独以外的“第三条路”。但是,台湾历来关于第三条路的探讨,无非仅是对统独加以遮掩的政治言语,扣掉词义诡辩之后,台湾眼前的道路事实上“非统即独”, 且进一步考虑北京方面为维护主权完整愿“不顾一切”,独的道路势必也窒碍难行。为此,多维新闻以“台湾的第三条路”为题,以七则稿件解构 “第三条路”的本质仅是选举包装、回避两岸终局方案的“假议题”,并提出台湾能否在一个中国主权底下求得自主空间的另一种思考模式。

国民党换上江启臣等中生代领军后,蓝军过去秉持的两岸路线出现动摇。(中央社)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当地时间9月6日于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中国国民党现阶段两岸政策报告书》,强调“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罗列的八点主张成为国民党与北京互动的原则,将“中华民国”或是“民主自由的中国”锚定成国民党“一个中国”的唯一追求,同时也是他面对各界质疑如何带领国民党走出“统、独以外第三条路”的答复。

然而,就事论事,“中华民国”的存在虽是“现状”,也是2,300万台湾人民的“最大公约数”,但江启臣之所以会将“九二共识”的“创造性模糊”清晰化,除了因应选举需要去除“亲中”标签的内部因素外,另一个关键原因则在美国与中国大陆政治上对抗、经济上寻求脱钩的外部情势已成,相信以台湾的地缘战略位置及现阶段仍居全球科技产业链关键地位的优势,美国不会“弃中华民国于不顾”,至少会尽其所能的维持当前的两岸不统、不独的分治“现状”,甚至朝“独派”所希望的台美“关系正常化”的“战略清晰”方向迈出大步。

换言之,江启臣放弃“九二共识”的战略模糊,改以“宪法九二”清晰“一个中国”立场,其底气主要来自美国,并希望借此表态对北京“明算账”,撕下不利选举的“红色”贴纸,另一方面则期待民进党政府“自爆”,进而图谋“重返执政”机会。

“宪法九二”能否让国民党就此不再“被染红”,“第三条路”的主张能否争取到多数支持,仍待选举结果证明。不过,舍弃两岸共商“一个中国”途径,反将底气建立在“相信美国”之上,其“基础”是否牢靠?台湾与美国的“价值理念相同”能否许诺2,300万人民一个美好未来?值得商榷。

主管经济成长、能源与环境的美国务院次卿克拉奇,9月17至19日在台期间将与蔡英文及其他台湾政府高层互动。(Facebook@Keith Krach)

首要商榷的是,近期特朗普(Donald Trump)先后派出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卫生部长阿札(Alex Azar)访台,解密并公告里根(Ronald Reagan)对台“六项保证”电报文件,提高售台军事武器的质量,建构出当下美国与台湾“价值理念相同”,是否能与美国“保证台湾安全”画上等号?或者说,台湾可以相信美国吗?

众所皆知,特朗普宣称他的外交政策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principled realism),借以高举民主自由、人权大旗,利用香港騒乱、新疆问题建构出“对抗暴政”的号召,并以意识形态为标准,于外交政策切划一道以“理念相同国家”为名的“道德”阵营,然而特朗普说得再多、做得再多,均未走出“美国国家利益”及“让美国再次伟大”等“现实主义”的老路。

事实上,从特朗普不断向北约国家、韩国、日本要求提高“美国驻军”分摊比例,直言“不能要保护,又要占便宜”,就可以得知所谓的“民主自由”理念,向来不是特朗普的首要考虑。再者,虽然“抗中”已是“美国共识”,美国国会不断通过“挺台”、“友台”法案加大支持台湾,派出访台官员的层级踩着“非政治、国安领域”红线抬高,多次刻意“刺激”北京,甚至还将美军、台军协同演习等“不能说的秘密”以隐晦的方式公开。甚至近日再传出美国计划增加对台军售的消息,且一口气扩大至7项主要武器系统,包括水雷、巡弋飞弹和无人机等,西媒路透社评论特朗普拟以此举增加对中国大陆的压力。

美国对台在这段期间的“小动作”,“沽名钓誉”有余,实则对增进台湾的民主及在国际的自由无一分帮助,反观“堡垒化”的台湾对美军在太平洋的纵深及巩固美国军火业者对特朗普的支持却大有帮助。

港版国安法同样对“境外势力”干预重拳出击。(AP)

不可讳言,阿札与克拉奇相继访台承载了许多台湾人的期望,一则冀盼台湾得尽早取得新冠肺炎疫苗,二则是台美高层启动经济会谈,结果却无一所得。或有人说,历史证明“中华民国”得在挺过风雨飘摇,并创造“经济奇迹”、确立民主制度,美国功不可没,就算“六项保证”实际上只保证了美国军备的“售台专卖权”,交点“保护费”又何妨?毕竟,台湾绝对不想成为“下一个香港”。

这又是另外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江启臣的“第三条路”是否曾将北京“维护主权完整”的决心纳入考虑?

不可否认,《港区国安法》的问世及犹待证明的“一国两制”,不只让台湾的“抗中”民意陡然高涨,以美国、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都说要惩罚北京“撑香港”,只不过,所谓的“惩罚”最后只落得“雷声大、雨点小”,一则北京展现为“排除外国势力干预”,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二则大陆已有足够自信及家底面对任何来自其他国家的挑战。

事实上,翻开北京“排除外国势力干预”的历史,包括“朝鲜战争”、“珍宝岛事件”、“对越自卫反击战”等,“付出多少代价”固然是北京的成本考虑,但中国政府考虑的从来不只是“对手是谁”及“能不能打”的问题,还有“该不该打”的问题,过去国力孱弱时尚且如此,遑论目前已今非昔比。

更何况,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最近在美国一场研讨会不小心说破了美国对台的“两面手法”。他说,美台持续发展双边关系,并得到美国国会强力支持,但每当台美谈到“自由贸易协议”(FTA)时,就会强力要求台湾让步。“从战略角度来看,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对待台湾,并没有道理”、“令人费解”。

克拉奇访台让台湾人民一无所得,印证了卜睿哲的“所言不虚”,也间接证明美国的“现实”与“不可尽信”。江启臣“第三条路”的“基础”是否牢靠,至此已相当清楚,更别说美国背叛台湾的“历史事实”斑斑可考,若然因国际诡谲情势变化让美国“故态复萌”,已经拒绝“共商一中”、“一国两制”选项的台湾朝野政党,又当以什么说法为积极替代,许诺给台湾2,300万人民一个美好未来,别天真以为北京没有大陆内部民意要求需要面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