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第三条路】第三势力不等于第三条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抛出一新议题,他盼国民党能够思考,找出统独以外的“第三条路”。但是,台湾历来关于第三条路的探讨,无非仅是对统独加以遮掩的政治言语,扣掉词义诡辩之后,台湾眼前的道路事实上“非统即独”, 且进一步考量北京方面为维护主权完整愿“不顾一切”,独的道路势必也窒碍难行。为此,多维新闻以“台湾的第三条路”为题,以七则稿件解构“第三条路”的本质仅是选举包装、回避两岸终局方案的“假议题”,并提出台湾能否在一个中国主权底下求得自主空间的另一种思考模式。

多维在前面几篇文提到,蓝绿也曾试图提出除了“统、独”以外的“第三条路”,但由蓝绿两党所提出的这类方案终也难逃非统即独的“窠臼”。台湾舆论每隔一段时日便兴起期待,冀盼得有打破蓝绿的“第三势力”横空出世,社会也不乏民意呼唤有识之士或政党能够指引超越统独的未来发展方向。

端看台湾目前主要政党,国民党、民进党、台湾民众党与时代力量,除了台湾民众党之外,其余三政党实已决定了自身政党的统独立场,像是国民党就被视为较偏向于统一的政党,民进党与时代力量则被认为肩负着台独主张,那人们不禁要问,自诩或是被视为“第三势力”领头羊的台湾民众党,究竟能否带领台湾人走出统独之外的“第三条路”?

第三势力跳不出统独二元

近二十年的台湾政治发展难逃统独政治框架,以2008年的政党轮替来说,即便当时令民进党大败的因素不少,但陈水扁无法妥适处理两岸关系低潮,也是让自信有能力应对两岸关系的国民党能够重返执政大位的关键之一。八年后时局再度翻转,撕不下“卖台”、“亲中”标签的国民党失去政权,高举台湾主体性的民进党则重返执政,并在2020年“亡国感”下顺利高票连任。

台总统蔡英文在2020年大选的胜选因素很多,但其中一点难免还是与统独议题相关。(陈卓邦/多维新闻)

即便台湾不乏有志者想要突破蓝、绿两大阵营对于台湾政坛的垄断,但想起2000年总统大选前,国民党打出“安定、繁荣”牌,更将前台湾总统陈水扁的当选视为两岸关系的不稳定因素,如今20年过去了,“中国因素”甚至其背后的台湾统独路线议题依旧主宰政坛,足可见,台湾当今政坛的内核分析框架不是蓝绿两党,而是与台湾前途息息相关的“统独”议题,蓝绿阵营不只是两个政党的区分,进一层的差异则是其所依附的“统”与“独”二元对立。

“统独”与其伴随的蓝绿两阵营长期垄断台湾政坛,不过相对于台湾持续有“第三势力”诉求“打破蓝绿”,但台湾确实显少有“第三势力”政党诉求要“打破统独”,甚至台湾当前扣掉民进党与国民党,其余大小政党除了台湾民众党之外,包括时代力量、台湾基进、亲民党、新党等都已然能在统独光谱上找到各自的归属。

时代力量就内政议题即便不见得与民进党同调,它的统独立场却非常分明。(谭英瑛/多维新闻)

“第三条路”与“第三势力”都具有超越既有“二元对立”结构的概念,但事实上,当前台湾政治的“第三势力”仍在蓝绿的夹杀中艰辛求生,例如时代力量在统独议题上与民进党处于同一阵线,不过就个别政策而言,曾被外界质疑“小绿”的时代力量,也持续在政坛上充分发挥该党对于各式政策的主见。然而相较于“第三势力”仅能借着政策讨论,使自己在由蓝绿所主导的体系下存活,政治话语权看似摇摇欲坠,随时吹弹可破。既然台湾蓝绿的二元性都已如此牢固,换在更缺乏弹性空间的两岸关系来看,当前台湾似乎已很难出现超越统独的“第三条路”政党。

柯文哲能否走出第三条路?

目前看来在两岸立场尚未明确表态的台湾民众党,会是台面上最有机会走上跳脱“统独”的“第三条路”者?台湾民众党主席暨台北市长柯文哲自诩为“白色力量”代言人,以光学角度来看“白色”,正好可从“红、蓝、绿”混合而成,这也是纠缠台湾政坛多时的“三原色”,犹如“白色”须以上述三色混合而至,以白色自居的民众党,盼冲破蓝绿长期以“统独议题”对抗的用心,不言而喻。

即便柯文哲总爱讲要「超越蓝绿」,但经过政坛多年历练的他应清楚「超越统独」比「超越蓝绿」还要困难。(Facebook@柯文哲)

柯文哲或其支持者总爱将一件事情挂在嘴上,台北市政府用人不太看出身背景,市政府局长的政治光谱从新党到民进党都有,三位副市长更各自出身于国民党、民进党与亲民党系统,但问题是“统独”决择不可能因柯文哲的“用人”不问蓝绿,就自然得出能囊括、满足统独支持者的路线。

面对吃力却不见得能在选举占便宜的统独路线抉择,目前柯文哲依旧处在一种悬而未决的状态,并不像民众党开始对于台湾内部各式治理问题勇敢表态,犹如柯文哲曾在2020年双城论坛上表示,“我也没有打算在现阶段有更多的论述”,柯文哲与民众党的两岸论述就停留在“五个互相”(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互相谅解)和“两岸一家亲”上面。而上述名词是否真能清楚界定民众党的两岸观?当然依旧无法,所以才会出现亲绿选民认为民众党是“蓝的”,甚至是“红的”,而亲蓝选民则直指民众党是以白色外衣包装着墨绿内底。

不过,可想而知民众党为何选择“现阶段”回避统独路线抉择,一来是民众党实通过回避两岸政策立场以换取该党在台湾政坛最大的生存空间,目前也将多数精力与时间放在台湾内部议题的耕耘,但民众党“现阶段”的选择也凸显所谓“第三势力”政党在统独议题的结构性困境,不统不独的“战略模糊”根本讨不太到便宜,就好似曾被国民党视为通关密语“九二共识”的处境一样。

2020年台北市与上海市双城论坛。(谭英瑛/多维新闻)

依照国民党人的解释,“九二共识”是两岸各自与口头方式表达对于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认同,这个中国对国民党而言是“中华民国”,对北京而言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过随着模糊的空间越来越小,这词再也无法担当起“模糊”两岸实质关系定义的“斗篷”,强调“九二共识”中的“中华民国存在”形同“拒统”,不强调“中华民国”又使这名词成为“反独”的代名词。

显然地,随着情势演变,在两岸关系上任何所谓的“创意性”、“战略性”模糊终都得面对必须向统独清楚表态的现实,倘若“九二共识”的际遇是如此,直言“直接准备”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的柯文哲与台湾民众党又何尝不是如此。这道理也在在显示了,“第三势力”政党的存在,并不直接不等同于超越统独“第三条路”的存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