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不需要大陆来的孙中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进党立委范云和莊瑞雄日前共同提案,欲修正《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删除政府机关、学校团体及军事部队应于礼堂、集会场所悬挂孙中山遗像之规定,同时修正“宣誓条例”,官员宣誓将不须再面对孙中山遗像,只须面对中华民国国旗。

对此提案,国民党立委陈以信痛批是“去中华民国化”的切香肠战术,认为民进党是意识形态治国,“今天能以转型正义为由拿掉国父遗像,明天就可以用同样理由换掉中华民国国旗”。但莊瑞雄则不以为然,认为民主时代应告别“党国威权、封建思想”,不要再对图腾象征进行崇拜。

绿营所谓的“党国威权、封建思想”,究竟是指涉对特定人物的“遗像”致敬太过封建、抑或是认为国民党塑造的“国父”是一种威权象征,或许尚有不同解读,但自命为“台派”的台湾基进党立场则十分明确,直接公开表示孙中山是“党父”不是“国父”,国民党爱拜可以自己捧回家拜,并直言孙中山是“外国人”、是中国国父,对于爆发辛亥革命时还受日本殖民的台湾人而言,孙中山根本只是个毫无关联的历史人物。

民进党立委提案修法,使今后官员就职时不需再向孙中山遗像宣示。(徐筱岚/多维新闻)

这类说法在台湾其实并不陌生,尤其在所谓“转型正义”的要求下,越来越多人开始对孙中山进行翻案,批评他并未参与武昌起义、不配被称之为国父;也有人认为“国父”的称号是国民党自己决定的,并非台湾人民的意志;许多台派更搬出其风流情史,直指孙中山是个迷恋女童、诱骗朋友女儿的“萝莉控”。台湾本土意识越高涨,孙中山在台湾的地位就越低落,如今面临遗像被拆除的命运,似乎也是预期之中。

国民党既然被台派们视为侵占台湾的“外来政权”,那当然也不会认同身为中国国民党首任总理的孙中山是“国父”,现时中不少人对孙中山的批判,很大一部分是源自于对国民党的厌恶。但其实孙中山的意涵早已脱离国民党的垄断,国民党对孙中山也没有任何独占式的话语权,而是被整个“中华民国”所继承,否定孙中山的一切,也同时否定了“中华民国”。

对台派而言,这当然也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中华民国”自始自终都不是台派所认同的“国家”,也不会对“和平、奋斗、救中国”有任何感情,中国从来都不是他们要拯救的对象。更令台派感到别扭的是,孙中山源起于大陆、却落地于台湾,成为了难以抹去的“大陆符号”,尤其在孙中山所提出的民族主义,两岸同属被帝国主义压迫下的同一民族,是共同抵御外敌的最后武器。若承认孙中山为国父,也就等同于承认两岸在历史、民族等诸多方面的“难割难舍”。

这也是为何台派会将孙中山定调为“外国人”,并丑化其人设、否认其革命贡献,这不仅是用之于弱化国民党的统治正当性,更是要将台湾与孙中山的关联彻底切断,也因此才有了孙中山革命成功时,台湾正被日本殖民,孙中山与台湾根本毫无关联的说法。

在许多主流的台派论述中,孙中山早已从国父变为承载诸多负面形象的历史人物。(VCG)

但孙中山真的对台湾毫无影响吗?事实显然不是如此。尽管当时被日本殖民统治,但孙中山的革命思想及中华民族认同,依然对台湾人的抗日历程产生莫大的启发,在孙中山逝世之后,台湾民众仍在日本的高压统治之下年年哀悼缅怀,若说孙中山是只属于大陆的革命家,那无疑忽略了他在当时对台湾思想上的影响与贡献。

从三民主义到五权宪法,孙中山对台湾政治理论和体制的影响其实未曾抹灭。当然,在当前台派急于分隔两岸的情境下,许多人批评“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在根本上就是失败的,台湾不需要孙中山所留下的思想遗产,自然也毋须对此抱持任何敬仰之心。

随着时空环境的改变,百年前所提出的政治理论或许确有不少修改的空间,但并不有损于其当时开创性的意义,若没有这些思想的奠基,后人也难以在此基础上提出更多的改革与想象。这也是台派向来的弊病,他们去除了所有两岸的牵连,舍弃了所有历史承先启后的脉络,却说不出在“去芜”之后,究竟还有没有“存菁”可言?仿佛只要不断的减法,减到最后台湾主体性就能凭空浮现。

其实孙中山究竟是台湾人或大陆人,不应成为他能否称为“国父”的依据,重点在于它所留下的思想与精神,究竟有没有对台湾社会带来重大影响?他的思想遗产又是否对台湾造成足够多的贡献与传承?如果台湾人真心认为,孙中山只代表了国民党、只代表了威权、只代表了对岸,而没有任何其他意涵,也没有对台湾的政治体制与思想带来任何正面作用,那也确实,不需要如此虚伪的对着自己都不认同的挂像致敬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