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危机下 “逆统战”幻想何以诱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两岸分治以来,台湾历经冷战对峙、美国独霸年代,形成了国族认同与中国相纠葛,但精神场域极度亲美的割裂状态。这般分歧与国际情势相作用,反复宰制着台湾命运:中美关系和缓时,台湾便尚有梦游空间;但当两强交恶,安全梦魇便再度袭来。

近期中美对峙加剧,遂令沉寂已久的烟硝味再度涌现,并在近日弥漫了台海上空。9月17日,美国务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访台,解放军遂于隔日以18架军机挂弹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且一度逼近台湾领空;类似场景19日再度上演,且数量增至19架,出动机种包括轰-6K、歼-10、歼-11、歼-16,是为1996年台海危机后最大动作。

但面对严峻情势,台湾社会虽有感知,却未真正重视。综观18、19两日的脸书(Facebook)相关互动,台湾网友最关心的乃是艺人小鬼(黄鸿升)去世新闻,次之则是悼念李登辉的时事,再次之才是共机相关讯息。此外,早在8月17日便已上线募资的反共政治桌游《逆统战》,忽于9月17日起又增加不少新闻报道量,与同时期的台海紧张局势相对照,台湾社会的两岸想象,似乎正朝另一方向诡异狂飙。

《逆统战》桌游近来在台湾引起热议。(啧啧募资平台)

当桌游为右翼政治宣传

桌游《逆统战》全名《逆统战:致地与海的革命者》,于8月17日起正式在台湾群众募资平台“啧啧”上线,故事内容主打7大阵营对中共的反抗,玩家可选择扮演台湾、维吾尔、“藏国”(西藏)、蒙古、哈萨克斯坦、香港、“满洲”(东北)中任何一角,以宣传、资助、间谍、武装、内斗、交通、列强奥援等途径,瓦解“红军”(中国)阵营。

如此鲜明的政治色彩,自也源于政治化的组织规划。《逆统战》看似在近期大红,实则源于2018年的政治宣传;其如今以“ESC团队(台湾境外战略沟通工作小组)”作为游戏开发团队之名,但真实设计、宣传单位仍与2018年一脉相承,由“岛民抗中联合”(简称岛抗联)统筹规划。

岛抗联的成员与组织架构未明,外界只知其于2016年11月成立脸书粉丝专页,主打“抗中渐独”、“脱华入世”、“强化建军备战”、“永远分裂两岸”等论述,并自诩“鹰派台独”组织、经营网站“台海之鹰”,同时辖有“岛民抗中会社”、“岛抗社军事部”等单位。后者不仅持续传播军事信息,也设有足轻、两栖、战兵三阶段军事认证流程,更主张台湾应通过《忠诚法案》,将政府与民间的“亲共”、“红统”、“大中华主义者”清除殆尽,好将台湾建设成恐怖的“抗中航母”。

“台海之鹰”由右翼台独组织“岛民抗中联合”经营。(台海之鹰官网)

平心而论,反中虽是台湾行之有年的政治正确,但军国法西斯论述仍是少数,极右的岛抗联只能在政治版图的边缘活动,且曝光量极低。然而2018年2月起,其赶搭二次元潮流,于网上发表名为《逆统战》的政治活动,将过往的政治论述包装为拟人化游戏,呼吁主角“台湾人”应联合维吾尔人、蒙古人、藏人、哈萨克斯坦人、香港人、满州人等,对中共施行“逆统战”,并表示自己已与香港民族阵线、满洲国协和会、某些蒙古国爱国团体全面结盟,游戏中的“香港人”一角便由香港民族阵线参与设计命名。

此举一出,不仅顺利吸引不少流量,也让精致的人物造型在网络广传,岛抗联更宣布进军游戏市场,表示若有营利,将用以付诸现实生活的“逆统战”。然而2018下半年起,岛抗联宣称遭遇“人力与资金瓶颈”,暂停游戏研发,直到2020年《逆统战》再现募资平台,活动这才卷土重来。

《逆统战》桌游中的“香港人”角色设计。(啧啧募资平台)

集体一厢情愿造就市场

而综观此次募资态势,达标之快可谓狂风扫落叶。活动于17日晚间8时上线,随即在3分钟内轻松达标新台币10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更在仅仅半小时内突破新台币100万元大关,如今赞助金额已高达新台币1,242万,游戏团队因而宣布启动手游开发计划,可谓是台湾桌游界少有的成功案例。而之所以会有此现象,则与岛抗联精准锁定台湾市场偏好有关。

首先,在故事背景设定上,《逆统战》套用台湾近年流行的“中国非国”、“汉地十八省”与“中国本部”(China Proper)视角,意即当今中国的合法领土仅限汉人聚居的“两湖两广两河山,苏皖浙赣云贵川,西北陕甘闽东南”,其余诸如蒙古、西藏、新疆、东北(其称满洲)等,皆为非法占领而来。这般主张既有日本藉以侵华的“满蒙非中国论”底色,也能与台湾当今政治正确相共鸣,用以证成“台湾自古非中国”的论述合理性。

《逆统战》套用台湾近年流行的“中国非国”、“汉地十八省”与“中国本部”(China Proper)视角,主张东北、蒙古、西藏、新疆均为中国非法占领的土地。(啧啧募资平台)

在此脉络下,即便游戏设计充斥着对少数民族的东方主义奇想,并在历史信息上出现不少谬误,甚至虚构哈萨克斯坦人、东北“满洲人”的反抗运动,台湾消费者依旧一厢情愿,认为这些“势力”会是瓦解中共政权的好伙伴,而全然不顾各方脉络与目标差异,一心要在浪漫的联盟异想中寻求主体。岛抗联更因应近半年的香港局势变动,将在2018年版本中位居倒数第二位的“香港”一角,提升至游戏角色介绍第一位,显然极能体察市场风向。

此外,这个游戏从设计到募资的过程本身,便是台湾潜意识的再暴露。跳脱虚拟空间,“反中”在现实生活难有尊严:在国防场域,两岸如今军事优势逆转,且差距不断升高;在经贸领域,台湾高度仰赖中国市场,许多台籍青年也赴陆工作。缺乏客观条件的高声反中,结果便是普遍的灵肉分离,许多人嘴上成日抗中保台,转身却又得依赖庞大的经济体过活,安全结构既难颠覆、经济又无法脱钩,现实困境促成了渐强的心理实践需求,人们因此更要在集体精神上遂行反中独立梦。于是文创产品但凡主打反中,便几乎是台湾市场的票房保证。

到头来,浮于虚空的高昂激情只是资本主义的玩物,《逆统战》除了满足台湾自嗨狂想,并帮岛抗联等极右翼组织吸金外,于现实生活无所作用。但在只重“情怀”的台湾,这般程度便已足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