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键盘共同体:台港世代的示威“共情”

撰写:
撰写:

泰国曼谷民主纪念碑前,7月18日迎来了数千名示威群众聚集,提出包括解散国会、停止威胁异议人士和修正军方所制定的宪法等三大诉求,这是泰国近6年最大规模的示威。此次示威延续自今年2月对泰国军政府领袖、现任总理帕拉育解散备受年轻人欢迎的“未来前进党” (FFP)的不满,在疫情过后更加壮大。

这场主要由“青年”组成的示威活动,与近年各地的示威有相似之处:无大台、通过社群媒体组织(自由青年)、流行文化、迷因(Meme)等元素包装诉求,得以快速与广大群众沟通。

很快地,延续“奶茶联盟”时的“团结”,香港与台湾的网友开始声援泰国,“对抗威权政府”、“争取民主自由”似乎成为全球年轻一代的共识。无独有偶,日前白俄罗斯爆发的群众示威,也得到香港﹑台湾网友的“共情”。在香港、台湾部分网友眼中,“反抗政府”的群众都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手足,投射自身情绪在网络世界形成想像的共同体。

但这样的共同体能带来什么改变?在“共情” 激荡之际,高墙就瓦解了吗?

《多维TW》059期 2020年10月刊即将新鲜出炉,精彩内容抢先看!

奶茶联盟的“团结”

时间回到4月,推特爆发一场被媒体称为“中泰大战”的事件。起因是泰剧男星Bright的女友Weetaya被发现在社群媒体上涉及辱华和台独,遭中国大陆网友出征。但泰国网友随后也发布各式迷因反击,随着台湾、香港网友的加入,推特上“#nnevvy”的转发量突破250万次,中国大陆网友碰上擅长使用推特、迷因的泰国网友以及“友军”港台网友,战况“一败涂地”,泰台港网友在网络上庆祝着“联军”胜利。

携手“击退”中国大陆小粉红的战绩,让泰台港网友产生了意识形态的链接感,称这三个拥有不同口味奶茶的地方,可以组成“奶茶联盟”。与此同时,有报告指中国大陆在湄公河上游澜沧江筑坝拦水,加剧下游国家的旱灾,并通过蓬佩奥(Mike Pompeo)推特发文推波助澜后,便有泰国网友创建网络标签“#StopMekongDam”,寻求盟友再次支持,号召共同阻止“中国霸凌”。但从推特大战、水源权议题再到近期的泰国示威,无论是社群影响力或是讨论热度,都明显逐次减弱。

Bright迷倒不少少女。(IG@bbrightvc)

而在中泰官方关系上,泰国旅游局于事件延烧时在微博发文,指出“个别艺人言论不能代表国家立场,请网友们保持理智”;大陆驻泰使馆则在脸书发文强调“一中原则”、“中泰一家亲”,并表示网络上的个别杂音只能反映其偏见无知,代表不了泰国政府的既定立场和泰国主流民意。

网络上的狂欢、互挺,最终无法带来什么“实质”改变。而被大陆网友抨击、泰国网友声援的男星Bright,尽管进退两难,仍在事发两个月后向中方道歉,惹得当初声援他的一些粉丝抨击。

台港新世代的共情

“奶茶联盟”的故事仍未完结。此次泰国爆发群众示威,台湾、香港年轻世代延续奶茶联盟的态势给予声援,展现“手足之情”。在社群时代的如此链接,有几项特点:其一,都是为了反抗某种威权而生;其二,通过流行元素或社群平台快速传播,特别容易吸引年轻人在此间达成某种“团结”。

例如,泰国的示威活动以《哈姆太郎》主题曲歌词“最喜欢的东西是向日葵的种子”,改成“最喜欢的东西是纳税人的钱”,用很萌的方式呈现对政府财政问题的不满,获得年轻人共鸣。又,被警方拘捕的22岁泰国学生领袖巴利(Parit Chiwarak)被捕后举起三只手指,这个《饥饿游戏》主角凯妮丝(Katniss Everdeen)的经典手势,也成为反抗威权的重要象征。此外,为了避开侮辱皇室的罪名,化身《哈利波特》对抗“佛地魔”(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等。

简明扼要的诉求、通过流行元素包装得以快速传播,让近年的示威运动在社群平台及传统媒体快速发酵,当其他地区年轻人再将自身政治和历史经验投射其中,又使得抗争加速蔓延。

革命,无疑是激情、慷慨、引发关注和同情的,小人物扭转世界、小虾米对抗大鲸鱼,都是更令人无比揪心的情节。只是在互相声援之下,少有人真正去了解这些“盟友”、“手足”真正面对的问题,不仅是政治上的强权,更在于犹待解决的经济问题,以及背后复杂的历史脉络和社会结构等;而各地在复杂国际形势下的处境,也经常被忽略。

“去脉络化”地认识他国

长期关注东南亚政治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黄凯苹,对于此前的推特大战给过巧妙的譬喻:“就像是大家一起发烧,每个人的病因都不太一样。”她也提到,不能这么轻易将在“推特发生的大战”定义为“泰国的民意”,更不能直接与“反中”画上等号。

9月19日,泰国曼谷,示威者于法政大学( Thammasat University)外调用口号。(Sakchai Lalit/美联社)

每一场示威就像是一次发烧,而声援的人们就像是有同样“症状”的患者,互相寄予同情、怜悯,各自带入了对自身所处社会的不满和悲愤。例如8月中旬,人口仅200万的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数万人上街质疑大选结果,并要求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下台。在这场示威中,群众喊出选举不公,警察逮捕示威者,爆发流血冲突,也使得对此画面颇有既视感的香港人寄予同情,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更喊出“支持白俄罗斯手足”的口号。

而各国的“发烧”现象,背后的病因却不尽相同,追求的“民主”也未必一样。更重要的是,互相声援的背后,其实也将其他国家人民当成被动的“客体”看待,忽略各自原有的主动性。

就像要理解泰国问题,就要先了解泰国有高达六成的乡村人口,中产阶级占比最多只到20%至30%,在泰国整体社会结构中是少数。而政治势力则包括政府层面的泰国皇室、军政府、文官集团,各有各的利益牵扯,夹处其中的中产阶级是最矛盾的群体。若将推特大战、示威学生的组成,推估为中产阶级的年轻世代,再加上泰国复杂的政治现况,他们所追求的“民主”,其内涵可能与港台青年的想像差距甚远。

黄凯苹提到,泰国中产阶级在某种程度下还是希望有民主,让他们民众能够发声、扩大对政策的影响力。“但问题是,如果单就社会结构,他们在人数上无法跟广大的乡村民众抗衡,倘若实施完全一人一票的民主,很可能会让像塔克辛这样在中产阶级眼中是“暴民政治』的代表人物所带领的政党再次上台。”因此,人数较少的中产阶级,并不支持塔克辛式的民主,也不支持军方,只能在两者之间摆荡。

各种标签的背后

除此之外,台湾香港媒体或年轻世代时常将政权粘贴亲中、亲美、亲俄的标签,其实也忽略了这些国家在国际情势之中兼具的主动和无奈。例如白俄罗斯此次示威对抗的卢卡申科,就被视为亲俄派,对比许多台港年轻世代眼中“民主自由”的欧洲,在亲俄与亲欧间摆荡的白俄罗斯政府似乎就是做了“错误”的选择。然而,这种观点无视俄、白关系的复杂性,以及白俄罗斯在经济上高度仰赖俄国的现实。

2020年8月23日,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近20万名民众聚集在卢卡申科官邸附近的独立广场及独立大道一带举行游行集会。(Dmitri Lovetsky/美联社)

同样的情况也可以在泰国看到。许多人批评泰国皇室“亲中”,其实也是一种投射,忽略泰国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在中美等大国间折冲樽俎、寻求能动性的努力;而在这之中,如何运用外交解决国内经济问题,才是最实际的,也是民众最关心的。政治口号、意识形态的对立背后,更多的是民众对于政府无法解决经济问题的失望。

但网络社群的声援,往往将不同国家复杂的内政和外交予以简化、去脉络化。所以外界看到“发烧”的现象,并互相以“推倒极权”、“追求民主自由”为退烧药方,彼此加油打气,但激情口号下的梦幻同盟,往往掩盖了各国内部环环相扣、复杂纠葛的社会结构矛盾。

示威过后 有何改变

最后,抗争的成果,还是要由各国人民承担。在跨域网络社群声援之后,示威群众有没有办法实现“诉求”?实现“诉求”后又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却是屏幕后面“键盘战士”们,无法承担的责任,也不再关心的议题。

不该被忘记的是,2010年突尼斯一位26岁青年,拉着一部摊车在街上贩卖蔬果,但因为没有申请摊贩执照而被警察没收而自焚,事件在社群平台快速传播,更影响中东各国掀起“阿拉伯之春”。此后,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国陷入连年内战,更出现难民潮,革命成功也不能保证人民从此幸福快乐。而且,回头来看近年的大规模示威,比起台港青年讲述的“反威权”,对于“经济民生”、“结构问题”无解的不满,才是真正爆发的关键。

2011年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并推翻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政权后,与兄弟会关系密切的「复兴运动党」(Ennahda)终于被允许筹组政党。(AFP)

“键盘共同体”的群众,或许并非完全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只是过度投射自身被“威权”压迫的经验、同仇敌忾,希冀与其他国家能在“民主自由”、“推倒威权”的政治旗帜下结合。但无论最终成功与否,各国“友军”仍要回头处理自身社会待解的经济民生困境、外交关系与国家发展等难题。如同一起搭上“梅利号”的海贼们,或许有短暂的“相同目标”,最终仍得面对自身的问题,走向不同的航道。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 TW》059期(2020 年10月刊)《键盘共同体:台港世代的示威“共情”》。请留意062期《多维 CN》、059期《多维 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下载】多维月刊 iPad 版,阅读更多深度报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