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售台“攻击性武器”风波 揭穿台湾社会主战又怯战的矛盾

撰寫:
撰寫:

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才刚在9月29日的立法院院会上,回答立委疑问,“若台方提出购买攻击性武器,美方是否会卖”时,严德发在院会内“点头称是”,并且强调“为了维护区域安全,确实有做调整。”此言语意味着,美国将会调整《台湾关系法》中,规定仅售台湾“防御性武器”的条文,进一步升级为具备攻击性的武器包裹军售。

由于此议题相当敏感,正当目前两岸关系严峻、台海战云密布的当下,以及中美之间的对抗急速升温,如果再添“攻击性武器”的军售话题,恐怕会火上加油。台湾国防部于9月30日一早,紧急澄清部长谈话,指出“国防部澄清,美国系依《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供售台湾所需之防御性武器,以因应区域情势的变化,确保台湾维持足够自我防卫能力,媒体错误解读‘美可能售台攻击性武器’,国防部特此澄清”。

美国多个媒体大幅报导,近日将准许售台所谓“7大项武器”的清单,外界皆认为其中包括攻击性极强的增程型空射鱼叉飞弹改良而成的匿踪巡航导弹SLAM-ER,可由F-16V战机携载。(Boeing)

台湾国防部此举,等于直接打脸部长的谈话,使得严德发部长必须要开始对外更正自己在立院的谈话,国防部不惜以部长的谈话为目标,去打脸自己的首长,可见得不仅蔡英文政府内部的国安高层幕僚,目前决策反复且内斗不断。

而台海战云高涨,也让蔡英文政府内的国安、国防高层乱成一团,政策反复且说词闪烁,足见解放军是否动武,目前不仅是台湾社会舆论谈论的焦点话题,也是蔡英文政府相当担忧的发展。

蔡英文身边的国安、国防高层幕僚,近期因为台海战云密布,可能陷入决策紊乱的处境,才有国防部发新闻稿反驳部长谈话的尴尬事件出现。(陈宗逸/多维新闻)

事实上,就武器本身的本质而论,何为“攻击性武器”?何又为“防御性武器”,基本上界线相当模糊。由于军武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这道界线连军事专家都难以界定。在《台湾关系法》写就的1970年代,所谓的“防御性武器”,可以借着射程、航程、威力等来界定之。

例如,航程短的轻型战机(如F-5E/F)无法从台湾飞至大陆领空“反攻大陆”,仅能在台湾领空、防空识别区内外进行极短时间的拦截驱离任务,就属于“纯防御性武器”。但是,随着航空器科技的进步,飞机发动机越来越质轻、省油、寿命长,加上航空材料科技演进,战机重量越轻、载弹量越大,如今军火市场,已经没有类似F-5E/F此种轻型战机的生存空间。

在《台湾关系法》立法的当年,类似F-5E此种“纯粹防御性战机”的武器,如今已经难以生存于国际军火市场。(陈宗逸/多维新闻)

而在1970年代被视为“攻击性武器”的F-16战机,早在1990年代就已经改为“防御性武器”而售予台湾。可见得,在现今这个时代,所谓“防御性武器”或者“攻击性武器”,其实也只是买家和卖家之间对外展现的一种“政治表演”。

1970年代被视为“攻击性武器”的F-16战机,老早在1990年代就改为被视为“防御性武器”而售予台湾。(陈宗逸/多维新闻)

而台湾国安、国防高层,会对“攻击性武器”字眼如此敏感,事实上就因为两岸目前的紧张关系,实在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台湾步步小心、却也步步出错。一方面,蔡英文本人希望缓和紧张情势,但是另一方面,绿营喊战喊打声浪高涨、鹰派言论挟持着蔡英文的意识形态,不能做出看起来“示弱”的动作。

内政上,台湾主流民意战意高涨,但实际上希望避战的民意也不低,但是被主流媒体、主流舆论声浪给淹没,成为“沉默螺旋”现象,也就是明眼人少说少做、以免得罪主流民意。而主流民意挟着民粹的高涨战意、似乎也找不到台阶下,而解放军步步进逼、宛如“清理战场”的反潜机每日迂回飞行,也让整个战场的景象渐渐清晰,想战但是又怯战的台湾社会,此时就呈现风向紊乱、政治正确一日数变的现象。

因为这种乱象使然,一意想趋近民意、讨好主流舆论的蔡英文政府,面对此种矛盾现象,也只能见风转舵、对于战争与和平的分界,采取且战且走、胡言乱语的战术,今日之是变成明日之非,故也才有国防部自行更正部长讲话的奇异丑态发生。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