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跌撞不断 密度超高的台湾防空导弹网

撰寫:
撰寫:

台湾号称是全球“防空导弹密度第二高”的地区,仅次于以色列,堪称是防空导弹的“刺猬岛”,从点防御导弹到反导导弹,导弹类型庞杂且系统紊乱,自制品与美制品互相不通用,指管通情系统夹杂1970年代到2020年代的不同世代系统,要整合起来得颇费一番功夫。

台湾拥有亚洲地区唯一一座长程弹道导弹预警雷达,也就是著名的新竹乐山雷达站,装备有美制的铺路爪长程预警相位阵列雷达(AN/FPS-115 PAVE PAWS),于2003年通过预算,2013年正式成军,成军前曾经成功捕捉到北朝鲜银河3号火箭的试射讯号,比日本还早2分钟掌握轨迹,堪称是台湾最强悍的“天网”,但是也一直被认为,一旦发生战争,此雷达将成为解放军攻击的第一目标。

台湾拥有的乐山雷达站,是亚太地区唯一一座长程导弹预警雷达,拥有与美、日分享战术情报的优势,也是战时将被第一时间锁定摧毁的目标。(新竹市航空摄影发展协会提供)

以乐山雷达维核心,台湾成为美、日在西太平洋反导系统的重要一环,由乐山预警雷达所得到的情资,在战时与日本、美国共享,甚至可以提早协助美国部署在南韩的THAAD(萨德)战区高高空反导系统进行拦截,上可捕捉追瞄多批次弹道导弹的轨迹(据称可达到同时捕捉21枚弹道导弹),下可捕捉次音速与超音速的巡航导弹,可谓一鱼多吃,这是整个台湾防空反导网路的核心,也象征了美、日、台在西太平洋的共同利益所在,政治和军事意涵相当明显。

台湾虽然拥有亚洲地区首屈一指的反导预警雷达,但是防空导弹网的布置相当紊乱,科技水平介于1950年代到2000年代之间,相互间没有紧密的联网系统,各自为政、型号互异且难以沟通的毛病,已经存在多年。虽然“密度世界第二”,但是否有以色列般的高、中、低层相互支援、管制且互补的高强联合战力,实在有不小问题。

+4
+3
+2

台湾的防空导弹网之所以复杂且难以整合,在于台湾多年来靠着外购、山寨自制的不规则型发展,搞出了型号庞杂的防空导弹。从1950年代美制的鹰式(MIM-23 Hawk)中程防空导弹开始,然后山寨鹰式、予以优化、再仿制成为类似爱国者I型导弹的天弓一型导弹(1993年成军),而后天弓导弹系列,一路衍生成天弓二型(1995年测评、1997年成军、2004年量产部署)、三型(2011年测评、2015年量产部署)等不同导弹系统,由于是山寨自研产品,故无法与美制的Link16指管通情系统整合,只能藉由“博胜计画”,纳入台湾空军的强网系统中,以人力观测雷达指挥,无法即时用联网方式操作。

美国曾经承诺提供援助,针对台湾数量庞大的1950年代水准鹰式导弹,进行性能提升的服务,但是台湾并未接受。而以色列同样拥有数量庞大的美援鹰式导弹,却接受了庞大复杂的性能提升计画,服役至2010年以后才渐次由以色列的铁穹反导系统(Iron Dome)接替服役。(陈宗逸/多维新闻)

而在1996年,台湾向美国求购多年的爱国者导弹系统,终于抵台成军服役,首先服役的是爱国者PAC-2+型导弹,此导弹优先部署在台北市都会区,担任政军经中枢的反导弹防御工作。之后,台湾接续获购爱国者PAC-3型导弹,担任更加精确的高空反导弹防御工作,目前则是以爱国者PAC-2+与PAC-3混合部署的方式,在台湾西部方面拥有共3个旅、共9套爱国者导弹系统,担负台湾西部空域的反导弹防御以及部份防空导弹功能。

而一般的防空、对付战机、巡航导弹、无人机等任务,还是由已经部署经年的天弓一、二型导弹负责,部署基地遍及台湾西部、澎湖和马祖东引岛等地。至于台湾东部的防空、反导弹拦截工作,目前则由才在2015年开始量产的天弓三型导弹负责,以一个旅的兵力,分别部署在宜兰、花莲与台东等地,天弓三型导弹的反弹道能力,约等于美制爱国者PAC-2+ GEM(增强导引型)的效能。

与天弓导弹不同,美制爱国者导弹系统,不仅能够列入Link16指挥链、同步分享即时讯息给予台军衡山指挥所至美国印太司令部外,也可融合美、日等国的反导系统情报,进行早一步的拦截导弹任务,其战力不容小觑。美方才在2020年中,同意对台湾的9套爱国者导弹系统、共400枚以上的PAC-2+与PAC-3导弹,进行中期性能寿限升级计画,总价美金6.2亿。

在高空防空、反导的位阶上,台湾的防空网堪称相当严密,虽然有自制山寨弹与美制原装弹无法同步指挥、有损作战效能的弊病,但是总体来说,堪称是西太平洋最严密的反导弹拦截网之一,仅次于日本。但是在中、低空程以及野战防空的导弹方面,台军就呈现一团乱、战力空虚的尴尬场面。

日前才结束的台军汉光36号电脑兵推演习结果显示,台军在台北市中枢地区,极度缺乏点防御的低空层导弹,可能致使解放军的首都特攻斩首战可以突破防御。这也是由于台军长期重视高空层、反导弹等高科技的装备获得,而导致预算排挤效应,较为低层次的点防御导弹相当缺乏所致。

台军目前野战防空系统装置,简陋到让人讶异,比第一次波湾战争时代的伊拉克共和卫队还要糟糕。由于没有军事网路概念、没有自动化整合,加上军种本位主义的预算胡乱编列,故台军目前使用越战时代水平的野战防空装备,除了要用无线电通报来袭目标位置外,能够整合三军、联合作战的全自动防空系统,几乎不具备。

+3
+2

其中关键,在于台湾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简称:中科院)扬言要自主研发,却将近15年没有明显成果。直到2021年度国防预算中,才开始编列少量预算,采购试用中科院研发的“蜂眼雷达”搭配“陆射剑2”型导弹的中、低空域防空系统,但由于雷达的效率与美制品差异太大,且导弹产能与性能都不足,要谈所谓“自动化”接战的中、低空层防空系统,其路程还太远。

现代化战场的整合式防空自动化系统,其重要的特征,就是将野战防空系统,也加入整体作战链路之中,作为攻击节点。例如,台军构改/采购的先进F-16V Blk20/Blk70战机,就是整体作战链路系统的节点之一,可以透过网络中心战(Network-centric warfare)的概念,在战场上实时提供信息、甚至介入指挥地面、海面上的防空武器,即使战机机载导弹已经用完,其强大的AESA主动电子扫描数组雷达,还是可以提供给地面、海面的防空导弹,达到最佳使用效益,这是防空导弹整合、自动化的全新概念。

台军的防空网作战,缺乏西方先进的网路整合、即时讯息分享和战场意识零时差的概念,只相信亮丽军售装备,却缺乏对软体与系统整合的了解,故战力因此概念落后而打折不少。(台湾国防部提供)

台军已拥有此种能力的武器,包括已经经过Link16/21升级过得海军巡防舰,以及空军F-16V机群和爱国者防空导弹,即使连陆军的AH-64E阿帕契攻击直升机都被纳入此作战网路中,可先置导引、自动攻击的跨军种节点能力。可是,台湾国防部在整体规划中,并未把美军视为优先战力的网络中心战,视为国防建军优先项目,只对光鲜亮丽的装备有兴趣,却缺乏对系统整合、保密软体书写的系统策划有概念,一昧地宣扬精美武器装备的下场,就导致了台军在中、低空层防空的紊乱与漏洞。

此外,台军号称要“国舰国造”,自制所谓“台版神盾”作战系统、装置在自制主力舰、巡防舰(护卫舰)上面的美梦,也因为自力科研水准过低、吹牛过头,而遭到挫折。近期台湾海军传出“舰队无用论”的口水战,就在于想要将此国舰国造的失落,“甩锅”给美国答应售台先进地对地导弹的采购单,号称没有经费继续发展“台版神盾”,事实上则是因为上下交相贼、国安高层政治讹诈所导致的下场,致使台湾海军的舰队防空作战,起码在2026年之前,都还会停留在美军1980年代初期的水准上,这个不折不扣的国防跳票难局,如今还看不出台军或者国安高层,有出来负责道歉的迹象。

军事议题回顾: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