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侦查侵害隐私有虞 台湾官民检警各自表述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为使侦办手法能与时俱进,先前台湾法务部端出《科技侦查法》草案,却引发争议,后以法务部暂缓送台湾行政院作结。面对外界对于该草案侵犯隐私权的质疑,台湾法务部次长蔡碧仲于当地时间10月8日表示,订定《科技侦查法》不是为了要给检警调办案方便,而是要保障人民,该法就只差在法案名称上明确写上“既保障”而已。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于今(8)日举办“科技侦察手段引发人权争议”公听会。(谭英瑛/多维新闻)

蔡碧仲表示,假使舆论认为当前检警调在办案上有侵害人权疑虑,那就更应使该法案尽速通过,毕竟这法案也是对于人民权益的保障。

台湾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于今(8)日举办“科技侦察手段引发人权争议”公听会。国民党立委、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召委李贵敏表示,这次法务部公布《科技侦查法》草案惹议,即便法务部多称立法是为因应新环境,执法人员需有相对应科技手段侦办案件,但立法不应一切以本位思考,似乎任何侦防手段都该入法授权。

李贵敏认为,为要因应科技侦防手段的突破,执法机关与其另立新法,倒不如通过修正《通信保障及监察法》、《刑事诉讼法》,更重要是应确保“科技侦防”需在尊重隐私及人民集会结社等基本人权前提下,坚守“法官保留”原则,而不是以“科技”为名,合理化各类侦防手段。

对于本次草案,上诚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奕廷表示,凡事越便利、成本越低,越有效率的手段,就越有可能诱惑侦查机关用于调查,但这可能更加涉及人权侵害,故就这方面立法,政府应以最严格态度来面对,否则宁愿牺牲侦查案件效率,来追求全民对于隐私权的底线。

再者,草案将“隐私空间”定义为实体空间再加上具“秘密之合理期待”,陈奕廷认为,这是对于隐私非常狭隘的理解,毕竟“隐私”早已脱离物理,像是大法官释字689号就曾提到,公共场域也具有一定程度的“隐私”权。

就执法机关对于新科技犯案的需求,台湾人权促进会台湾网络透明报告专员周冠汝却认为,“木马侦查”武器的破坏性并没有被广泛讨论,像是WannaCry勒索病毒,后来就被爆出当初原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网络武器,却遭到他人利用而变成病毒,而德国虽有类似于《科技侦查法》的法案存在,但台政府没有提到,这法案正遭到德国宪法法庭审查,而德国公民团体也指出,当政府就由资安弱点进行监察,这些弱点也将被其他犯罪者所使用,也是破坏信息安全的一环。

不过与会的屏东地检署检察官钟佩宇认为,台湾四面环海,假使没有GPS工具协助,检警根本无法得知疑犯行迹,制毒工厂也往往在深山荒郊,假使没有空拍机科技设备,办案很容易打草惊蛇;至于先前未成年少女遭囚于密室案,警察去了3趟都找不到人,这表示找人其实并不容易,还是人们认为警察可以“通灵”?

钟佩宇觉得,当前检警的合法侦查手段非常有限,所有侦查手段都没有法律依据,这也使自己怀疑台湾是否为“法律国家?”故他也希望台湾社会能给予检警相当的武器与尊严,让检警能合法使用科技器材,以对抗日新月异的犯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