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现状”的“新秩序”:蔡英文要的是什么

撰寫:
撰寫:

2020年蔡英文的双十演说中,在两岸关系上提到“愿意共同促成有意义的对话”、军事上则称“示弱退让不会带来和平”,不少台媒评论为对北京“软中带硬”,俨然其仍是一位理性思考、掌握节奏的博弈者。

然则,整篇演说更为重要的其实是她对国际局势有了新的判断,而这个判断可能将影响巨大。为何如此?这或许可以从2016年以降、蔡英文历次就职与双十演说中“变局”、“秩序”、“现状”三个词汇的此起彼落着手分析。

蔡英文对国际局势的看法有了新的论述,在台湾双十庆典中强调“我们将积极参与未来的国际和区域新秩序的建立”。(台湾总统府)

偏爱“变局”与“秩序”的蔡英文

2016年蔡英文就职以来,上述演讲总共有7次,几乎每次都有提到“秩序”(6次),而“变局”(4次)则是在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之后才成为固定来宾。固然,“变局”用来形容中美之间从贸易、经济、乃至于科技与军事的结构性冲突,几已成为世界之共识,从2017年底习近平首次提出“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来,蔡英文也跟进使用,两年来大抵的意涵并无二致。

但是“秩序”就不一样了。2016年蔡英文就职演说强调会“坚定维护全球的经济秩序”、2017年双十讲话则是“积极为台湾寻找在国际新秩序中的位置”,画风已然不同,到了2018、2019年,蔡英文则屡次提到“秩序”受到冲击或者改变。

尤其,在香港反修例示威与台湾大选如火如荼的2019年,蔡英文强调的是“我们看见中国崛起跟扩张,以威权体制,结合民族主义和经济力量,挑战自由民主的价值和世界秩序。也因此,处于印太地区战略前缘的台湾,成为守护民主价值的第一道防线”;而在“中国挑战秩序”后,则是2020年就职演说内提到“疫情对全球的冲击既深又广,它改变了全球政治经济的秩序”,以及甫在双十谈话中表示“我们将积极参与未来的国际和区域新秩序的建立”。

观察蔡英文所谓的“秩序”,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其团队判断的“秩序”变化,主要是依循美国政策的转变与美国优势的维持,而不是台湾自己、更不是中国大陆。除了自居印太前缘外,2017年蔡英文在“对外经贸战略会谈”中曾裁示,特朗普(Donald Trump)经贸新政影响剧烈,“台湾必须从全方位角度应对全球经贸秩序的剧烈变化”;2018年接见来访的美国参议员时更提到,“台湾与美国共享的国际秩序,面对传统与非传统的挑战”。

“新秩序”高挂 “现状”悄然引退

10月10日,蔡英文一句“我们将积极参与未来的国际和区域新秩序的建立”,使“新秩序”睽违三年重新跃上讲稿中,但新秩序究竟是什么?跟旧秩序有何不同?蔡英文却未明讲,只是接着谈“价值同盟”、“理念相近”、“多边合作”等“旧秩序”的常用概念。2017年的“新秩序”显然指的是特朗普的经贸政策转变、中美关系朝更加紧张的方向前行;2020年的“新秩序”则是由新冠肺炎疫情驱动,但会如何发展?似乎在美国大选落幕前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以往国际“秩序”与台海“现状”的连结,在这次双十谈话中竟被斩断。除了2017年以“不会走回对抗的老路”为例外,以往蔡英文谈到“秩序”时,多会强调维持“现状”的态度,但这次谈了“新秩序”,却漏了两岸“现状”,而改以“区域的和平稳定”替代。

整体看起来,一方面蔡英文没有提及何为“新秩序”,一方面则是蔡英文抛弃了维护两岸“现状”的态度,那最后就必须问,台湾如何定位自身在变局中的角色?

若蔡英文仍认为,无论新、旧秩序,台湾都必须以美国角度为出发点来设想自身战略,并把中国大陆视为“秩序破坏者”的话,这其实是对台湾主体性的一大斲丧,因为国际秩序本就会变动,变动依循的是权力分配的逻辑,台湾没有必要、也没有实力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北京、更没必要充当美国的卫兵。

换句话说,“以小事大”靠的应是智慧,而不是偏见。一向予人理性印象的蔡英文,在谈论“新秩序”时,能否抛开偏见、务实看待世界变迁,才是台湾在变局中安身、真正确立主体性的关键。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