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台湾的外交“知美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6年以来,由于民进党与中共“互不信任”,致使马英九时代构筑而成的两岸和平交流终不复见。由于双方无法正式来往,因此民进党政府转而将重心全然放在美国之上。

恰好,商界狂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当上了美国总统,适逢中美科技与贸易战日益酣热,中美结构性矛盾迅速升级,让美国乐得把台湾吸纳进来,充当其与大陆抗衡的滩头堡。在这方面,台湾的“知美派”也出力不少。

特朗普上台后美台关系似乎急速升温。(AP)

此消彼涨的蓝绿“知美派”

当前,台湾外交圈的当红炸子鸡,就属曾在陈水扁时代担任首位民进党籍驻美代表的现任外交部长吴钊燮、以及甫就任驻美代表的萧美琴为首等“知美派”官员,他们和陈菊、郑文灿等民进党本土政治人物不同,缺少从本土崛起的经历与低层情怀,侧重于通过对美外交建构来达成包含“台独”、强化台湾自主性等政治理想与目的。

重要的是,这批人不但在美国获得了人脉与关系,长期浸淫在对美关系中也符合蔡英文这个具有英美留学经验国际法博士的偏好。具体来看,近些年台湾透过各种渠道金援了数家美国重要智库,并希望经由这样的方式促进台美友好、并敦促美方提出友台政策。

萧美琴甫成为台湾首位女性驻美代表。(Facebook@萧美琴)

包括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CAP〉、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和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等智库,都是民进党政府细心“打点”的对象;而对美国重要政治人物的经营,也是民进党政府的“重点”。

当然,现任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其周边的智囊顾问、甚至常针砭时事的马英九,也多出身自美国教育体系,或也称得上知美派。在台湾,因为台美之间的历史原因,“知(亲)美”是个相当普遍的政治现象。然而,近年来,国民党在对美关系经营上不若以往。最近两次的总统大选中,洪秀柱与韩国瑜不约而同拒绝赴美访问,或许就可略知一二。

又或者是自认太熟悉美国、老一辈外交人员都是国民党的“禁脔”,该党自2016年后取消了“驻美代表处”;反而是民进党自2013年起就设置驻美代表处迄今,甚至还由美籍的彭光理(Michael Fonte)担任主任。

江启臣上任之初曾说要重启国民党的驻美代表处,但迄今仍未实现。(中央社)

因此,过去外界多会认为蓝营的知美派较多,但如今国民党的对美关系经营却不如民进党般重视,甚至江启臣欲重启的驻美代表处依旧“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知日派”的衰落

当然,台湾亲美不言可喻,但台日关系也牵动着台湾在区域间的生存与发展。

李登辉时的对日关系,除了本身在日据时期成长的经历外,他自己就是最大的“知日派”。他曾表示自己在22岁前都是个“日本人”,再加上其崇尚的“武士道”精神,也折服了众多日本人与政治人物,包括前首相森喜朗、安倍晋三、麻生太郎,前后任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小池百合子等人,都与李登辉关系密切。

李登辉生前与日本政坛关系密切。(Reuters)

当时的台湾驻日代表,基本上对日本局势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除了蒋家第三代的蒋孝武外,许水德、林金茎、莊铭耀的人生与职涯都和日本有程度不一的联系,这段期间台日也重启断交后就断航的“台北大阪”航线,日本也重新恢复对台湾旅客的72小时过境免签证,1999年9月,日本再进一步放宽对台湾观光客赴日多次签证之规定。

再到陈水扁主政期间,其任内的驻日代表分别是与台独势力关系密切的罗福全与许世楷,两人与日本的友善关系成为陈水扁与日方交涉的重要利器;到了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后的驻日代表冯寄台与沈斯淳,两人与日本渊源不深,冯氏虽幼时在日本生活过,也在外交系统服务,但从未与对日关系上沾上边。沈氏就任之初,更连一句日文都不会说,无怪乎当时政坛传言马英九不重视“台日关系”。

事后来看,不黯日文或对日关系不深,并不影响专业外交人员的工作能力,加上当时亚东关系协会会长李嘉进堪称国民党少见的知日派,这段期间台日仍签署了渔业合作协议等重要项目。

然而,2016年迄今,虽然蔡英文派任的驻日代表是曾任行政院长、还在京都大学拿到学位的谢长廷,台日关系协会(由亚东关系协会改名)会长也由知日的邱义仁出任,但近年来非但台日渔业协议协商停滞不前,双方的“经济伙伴协议”(EPA)也受阻,核食问题亦困扰蔡政府至今。表面上的“台日友好”,实则充满荆棘,只想凭“私谊”强化台日关系,看来是踢到大大的铁板。

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上任至今惹出许多争议。(Facebook@谢长廷)

众所皆知,蔡英文力推“新南向政策”,外交特考还因此新开了越南文等语言组别;但这使原本员额就不多的日语组更受压缩。多年来,外交部对日人才面临严重的青黄不接现象,甚至得从部内其他语系专长者寻求尚能知晓日语的人员进行再培训,加上升迁机会少,使官僚系统的“知日派”大幅减少。

反观中国大陆,虽与日本一直有着既竞争关系,但正因如此,包括现任外交部长王毅、前部长唐家璇等人都是“知日派”,这就是因为大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台湾只在意表面“务虚”的台日友好,“得不到实益”,连人才培训都做不好,再加上中日力量对比以及日本对大陆的牵制能力下降,台湾知日派政治人物的时代早已悄然过去。

无论知美知日 却都愈来愈不懂北京

归根结柢,纵使台湾仍存在着“知美派”与“知日派”,但对台湾来说,两岸关系才是重中之重。可惜的是,“知中派”如今可说被消耗殆尽。民进党政府内部的知中派本就稀少,从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与其嫡系副主委邱垂正历经20年仍在位就可知。在现今的反中抗中氛围下,即便他们有着丰富学识,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是民进党内少数的知中派,但在台湾反中氛围高涨下无太多表现机会。(杨家鑫/多维新闻)

另外,国民党过去自豪是最了解中共的台湾政党,却因2020年大选的惨败,“与中国大陆太亲近”被视为败选主因,使党内检讨声四起、更数度欲抛弃“九二共识”、两岸路线甚至趋近民进党的抵抗路线。

那么,究竟中南海是怎么想的?这或许可从一些蛛丝马迹看见端倪。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台办旗下的微信公众号“海研智库”连续发了7则“九二共识”问答,不管是做给民进党还是国民党看,都表明了“九二共识”在当前仍是处理两岸关系的“定海神针”,也希望台湾各党派能够看懂北京的意思,“回归正途”,共同处理好两岸关系。

但是,无论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的“知日派”或“知美派”,其根本性问题在于没有一个官员及其背后的政治人物可有效解决台湾的民生经济问题。从一例一休、健保费调涨、劳资争议、新南向颗粒无收等,都导致了无人可得到民众的广泛信任,也无人能在社会陷入民粹时有能力和手腕进行矫正。既然无力解决民生,因此政客们只能加强力道在两岸、统独问题上进行算计,藉以迎合民粹,引导民意。

2017年时,台湾各劳团抗议民进党政府的一例一休修法。(多维新闻)

曾几何时,赖清德、林佳龙、郑文灿等人都说台湾要“亲中爱台”、“知中爱台”、“和中爱台”,如今,却都变成了“反中爱台”护卫队。而对民进党政治人物而言,从知日到知美的变化,更折射出被中国改变的世界格局以及台湾的主体性确实。之前,当日本为东亚“领头雁”时,台湾寄望于通过强化台日关系以平衡大陆,如今,在中国超越日本后,台湾已经只能通过强化与美国的关系来平衡大陆。

当前台海局势诡谲不安,此刻更应强化对知中、知美与知日派人才的妥慎运用;但若台湾仍被脱缰野马似的民粹绑架,则后果只会令人堪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