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为什么不能当祖先:神话背后的“历史心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10月13日下午,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邀请中央研究院院士王明珂以“神话与历史”为题,于台湾大学文学院演讲厅发表演说,从其多年田野研究的经验出发,解析汉人、羌人等不同族群的神话,是如何构成了“历史”,以及背后的人类生态脉络。

王明珂1992年取得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博士学位,现为中研院史语所特聘研究员,专长是历史人类学,尤其对于华夏边缘的族群与人类生态有过多年田野研究,足迹遍及四川、青海、新疆、内蒙古等各个省份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曾出版《羌在汉藏之间》、《游牧者的抉择:面对汉帝国的北亚游牧部族》等多部著作。

王明珂指出,弟兄祖先历史普遍存在羌寨当中。(廖士锋/多维新闻)

神话为假?历史是真?

演讲从“神话”与“历史”两个概念出发,通常大众会认为神话看起来好像是随便说说且不可能为真的,是一些有别于历史、非常虚幻的叙事;而历史则被认为是过去发生的事实。

王明珂提到,实际上很多人文社会学科都有对神话进行专门研究,并不是纯然虚幻,包含诠释学注意神话当中的符号等,而历史本身的定义:为人们对过去的记忆,过去发生的事被人们回忆及表述而成为历史,使得历史学家非常分歧,有些史学家认为人们回忆跟表述都受到社会文化偏见影响,所以真实历史我们永远不晓得,但还有学者则认为,正因为历史有非常多偏见,可以了解作者所处时代的个人与社会。

王明珂从我者/他者;历史/神话两个维度出发,铺展出四个子议题一一探讨,包含:一、他者的神话,我们的历史;二、神话变成历史、历史变成神话;三、神话被包含在历史叙事中;四、神话缔造社会现实与历史。

两种神话范式:英雄祖先与弟兄祖先

王明珂以松潘小姓沟、北川青片上五寨等多个羌族沟、寨田野调查经验为基础,例举各羌寨其实都有“弟兄祖先”的神话范式,藉由追溯邻近周边村寨与本村寨的祖先为兄弟,达到现实上的和谐共生关系,他指出,弟兄祖先故事是一种“历史”,其本质是本地人群合作保护共同资源,以兄弟为符号,隐喻了三个面向:一是合作,二是亲兄弟明算账、各吃各的,三则是兄弟彼此斗争,但亦共享资源。

王明珂称,这种祖先叙事背后是一种“历史心性”,“弟兄祖先历史心性”让适宜的弟兄祖先历史不断被创作,以顺应当前社会环境。在弟兄祖先历史心性下,没有征服者与被征服者,可能只是将原本的五兄弟改为三兄弟,这跟汉人习惯的“英雄祖先历史心性”不同。

“为什么我会认为这就是历史?”,王明珂解释,对他们来讲,这个历史非常真实,平常打猎到这寨子后方,就知道他要越界了,心里就想,我是一寨、他是二寨,祖先是兄弟,现在感情也向兄弟一样,越界就是破坏感情。外寨来人,大家会一起赶走,因为祖先是兄弟。尽管挖掘出神话背后的历史脉络与社会现实,但王明珂也自嘲,“我在台湾从没被当过口述历史学者,因为这被当作是神话”。

华夏“英雄祖先历史心性”如何想象四方历史?

王明珂接着提到,神话也可能变成历史。以《史记》作者司马迁为例,司马迁透过“黄帝”这位英雄祖先,讲的是华夏帝国政治之始、血缘之始、疆域之始、文明之始,这个想象的共同体随之被记载成为了历史。

不仅如此,王明珂更指出,华夏将英雄祖先历史心性推展到四方,例如朝鲜的祖先是商王子箕子、吴的祖先是周王子太伯,另外还有楚国将军庄蹻入滇为王、爰剑奔西羌、徐福到日本、匈奴源自黄帝后裔淳维等。这些都是“英雄祖先历史心性”的扩展,这反映了中原华夏的我族中心主义,以及对四裔的亲疏观感。

王明珂解释,中原帝国势力深入南方之后,原本的神话造就了社会现实的辩护。(廖士锋/多维新闻)

王明珂特别举出“盘瓠”的神话,探讨华夏最蔑视的西南边缘。传说华夏统治者高辛氏允诺,谁能成功讨伐敌人,则能获得巨额赏赐并嫁予公主辛女,结果是一条名为盘瓠的狗将敌人首级叼来,高辛氏不得不兑现承诺、将女儿嫁给盘瓠,并偕往“南山”,孕育六男六女,成为苗、瑶、畬等族群的祖先,这些族群也曾以这段渊源作为不缴纳税的理由,《后汉书》对“长沙武陵蛮”的描述即是如此。对于这段叙事,王明珂解释这反映了“中原中心主义最瞧不起的是南方的蛮夷,给人家祖先是一条狗,当时对南方无力控制,就编故事来解释为何他们不缴税”。

历史的改写

中国南方少数民族会不会以犬父为耻?王明珂坦承其实是会的,因为很多文本可以看出有矛盾在里面,有些瑶族将祭盘瓠改为祭盘古;畬族则认为盘瓠娶公主后,用七天七夜炼成人形;湘西苗族则传说,盘瓠的儿子们以犬父为耻,趁着一次打猎后,把父亲杀了,后受辛女责备才祭祀盘瓠。

至于近现代中国由“华夏蛮夷”转变为“民族国家”过程中,这些边缘族群也面临“少数民族化”的工程,以羌族来说,“1950年代以前没有羌族”,每个地方称法都不一样,每个地方都认为自己孤立,被“蛮子”、“汉人”包围,“民族识别”后才一股脑儿划成了“羌族”,而且还出现“一节攀一节”的少数民族化,王明珂称,“像传染病一样”,背后有羌族知识分子在鼓励,因为只要40%人口属于某一少数民族就是能成立自治县,会有很多资源。

由于若成为民族自治县,能享有巨大利益,1980年代川北不少寨子开始一截攀一截地成为了羌族。(廖士锋/多维新闻)

原本华夏书写的边缘地区英雄祖先历史心性,也在民族国家工程中得到改组,例如苗族由盘瓠子孙成为了蚩尤子孙,蚩尤九黎城更是著名的蚩尤城,并重新塑造了包含蚩尤、黄帝与炎帝的“中华三祖说”。

最后,王明珂认为,不论是历史与神话,都以其叙事结构与符号,透过他们的表述与默示讯息,对人们产生社会意义,而因为人们创作“历史”、活在“历史”建构的社会现实中,因此人们才认为他是真实的过去,又因为社会现实变迁或者个人及群体为了争逐更优越的社会身份,人们争论以及改变“历史”,因此神话可变为历史、历史也可变为神话。这样使用神话与符号的隐喻与动员,在当代大众媒体与网络社群其实也并不罕见,激化了对立与猜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