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台美关系背后:比香港更好用凶险的笔尖

撰写:
撰写:

“台美关系史上最佳”,几乎成为近年来台湾人最熟悉的一句话,多数台湾民意也大多认同,此时是自1979年台美断交后,双方关系最好的时刻。若单从美国近年的对台态度与动作观察,此种理解并不算是有误,自2018年以来,美国国会确实也通过如《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台湾旅行法》、《台北法案》等“友台”的法案与决议。

除了在国内推动倡议,美国对外同样动作频频,不仅扩大对台军售、解密美国对台六项保证,也接连派出高层官员访台,与台湾签署卫生合作备忘录、邀请台湾重组产业链,甚或与台湾进行“经济与商业对话”。其对台实益虽尚未体现,所谓“台美贸易谈判”也在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的刻意低调中不了了之,但确实能看出美国毫不避讳的意图拉拢台湾,而蔡政府也“求之不得”的积极响应。

许多人猜测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访台可能是为台美开启商业对话做铺垫,但此一说法未获证实。 (中央社)

用来箝制大陆的“遏华基地”不只台湾一个,曾身为中国对外通道、中西交汇窗口的香港,向来也是西方国家极其重视,并视为监控中国的主要阵地。尤其香港爆发反修例风波、北京通过《港区国安法》为“一国两制”重新定性后,美国也将香港的自治问题搬上台面,接连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暂缓引渡条例,或扬言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做为响应。

当港独与台独被纳入“遏华包围圈”

可以想见,若美国不想放弃在亚洲的霸主地位,必然要拉拢周边地区对中国进行围堵,而将夹杂着民族、主权因素的台港两地纳入包围圈中,更是牵制、刺激北京的一手好棋。台港虽然都因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不断升高的”反中”情绪,而给了外力插手的空间,但对美国而言,“台湾牌”的战略价值与作用力道,都远非“香港牌”所能够比拟。

当然,台港民众都没有愚昧到认为美国是基于“民主价值”而真心帮忙,他们知道美国是极其现实的利益至上,但大多数人相信的是,中美间的抗衡越发剧烈,不论是基于特殊的战略地位或主权因素,美国就越难舍弃得以制衡大陆的台港两张好牌,北京也会对美方介入有所顾忌而软化或退让。台港若能从中美冲突中寻得好处,那身为美方“难割难舍”的棋子,不仅可以接受、甚至还是唯一的出路。

因此不论是香港抗争者不断高喊的“国际阵线”,或是台湾欢欣鼓舞的“台美关系史上最佳”,目的都是十分一致,藉助美国的施压与大陆脱钩,获得独立自主、不受干涉控制的权利,而美国也乐于利用此点给北京制造麻烦。

蔡英文(右)8月10日上午在台总统府接见美国卫生部长阿札尔(Alex Azar)(右2)访问团。阿札尔是1979年以来访台层级最高、也是6年来首位访台的美国部长级官员。(中央社)

但光从分离主义的民意基础上,台港就有极大的差异。首先,支持“港独”的比例在香港几乎都只维持在1到2成之间,即便历经雨伞运动、反修例风波等如此重大的社会冲突,港人的“中国身分”认同有所下降、对港府或中央的信任度也越来越低,但“港独”的支持度始终没有太大起伏,希望维护一国两制的民众依然占据绝对多数。

相较于香港,台湾社会的“台独”倾向则越来越清晰,虽然“维持现状”还是多数人的选项,但偏向独立的比例正不断上升,台湾民意基金会所做的民调甚至有高达54%的民众支持台湾独立。台湾“反中”的情绪与“台独”的意愿,显然呈现正相关成长。

“港独”难以成为抗中利器

此外,“港独”的内涵也与“台独”有所不同。少数主张“港独”者或许是抱持香港要脱离中国的想法,但也有不少人是在民生领域、政治权利上对港府或中央有所不满,在陆港融合的过程中,其所接收的价值观又与大陆格格不入。当原本尊崇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手法貌似成效不彰时,自然就会转变回更加激进的政治主张。

从近年来水货客、单程证、医院及住宅被大陆人占据等说法,都能看出不少港人对陆港交流之后,原有的生活环境和质量受到侵蚀感到不满。但港府对于此些民生问题的调节始终未有大刀阔斧的改革,当矛盾日积月累,港人的想法开始出现分歧,有些人相信唯有要求更大的政治权力,经由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才可能从根本上选出一个“在乎香港人”的执政者;更激进者则将不满迁怒于中国大陆,认为香港在价值、文化与制度上都有异于大陆,唯有彻底摆脱大陆的束缚,香港才有出路。

“港独”要求虽常在街头抗争中出现,但难以对香港局面产生实质影响。(路透社)

由此可见,“港独”的起因是外在环境的快速变迁中,香港改革步伐却并未跟上后的产物,倘若能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港人大多不会对“港独”抱持幻想。这与香港的政治现实有关,“港独”在香港曾是一种口号、一种对港府或中央不满的情绪宣泄,但始终称不上是“运动”,港独倡议者没有明确的方向、策略或是组织,想要进入香港的政治体制,还必须以“本土派”的旗号作为掩护,而无法在任何政治场域公然主张“港独”,更遑论成为掌握权力的执政者。

在北京明确的全面管治权之下,港人对此还是有较为深刻的理解。因此,美国虽能祭出各种制裁向北京施压,但大多是昙花一现,除了助长反对派一时的情绪与希冀外,难以对香港政局造成影响。尤其当北京完全没有软化的态势,反倒推出《港区国安法》为香港乱局定调后,港人大多已认清现实、抛弃幻想,不仅“港独”组织销声匿迹,谈论“港独”者也寥寥无几。

更好用也更凶险的“台独”笔尖

台湾则不然,台独运动在1970年代便风起云涌的展开,在之后的主流认知中,台独运动甚至与民主运动相挂钩,形成极大程度的融合,比起香港,“台独”不仅只是一个口号,而是经过长期酝酿形成一套体系化的价值论述。更重要的是,国民政府迁台后,台澎金马事实上不受共产党所管治,民主化后保留“台独党纲”的民进党两次执政,也确实有能力以各种方式,在文化、历史及法理上“变相台独”。

例如最初台湾课纲的“本国史”与“世界史”,在陈水扁时期被改成“台湾史、中国史、世界史”,到现在新课纲以“东亚史”取代“中国史”,将台湾与中国的历史关系放在与其他东亚国家同等视之,并强调台湾原住民发源于南岛语族等文化多元性,以削弱台湾与中华民族的关联性。此外,扩大与美方军购、提出修改《宪法增修条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等法理台独的举措,也都能造成两岸关系山摇地动的真实风险。

依据《108课纲》所编纂的台湾国中社会科、高中历史教科书,于2019年正式上路以来,就遭到“去中国化”、“美化殖民”等种种批评与抨击。(許陳品/多维新闻)

与现在既“不能说”也“不能做”的港独不同,台独不仅能够大声宣扬、成为一种台湾人人追求的价值理念,因鼓吹台独被拱上高位的执政者也有实权卖力“表演”,在踩线边缘满足选民期望。执政者有需要、民众也乐意、北京难以直接干涉,种种因素使台湾更加满足美国的介入空间与条件,且台湾长期以来对两岸关系的错误认知,更方便美国与蔡政府的“各取所需”。

但台美间的关系并非相互合作,尤其当蔡政府将“台美关系”作为回应“台独”的唯一答卷时,台湾对美国依赖将远大于美国对台湾的战略需要,而使台湾彻底缺乏能动性,充其量只是跟随着美方的需求“翩翩起舞”。因此,台美关系看似升温,美国却不需给出实惠,也不会允许台湾跨过红线,在既有框架内玩弄“一中”,挑拨大陆敏感神经,显然比彻底摊牌更符合美方利益。

即便如此,也已造成台海擦枪走火的巨大风险,面对香港,北京不须动用武力便能有效管治,但台美一旦在踩线过程中不慎“越线”,武力攻台便成为极高可能的选项。在此一问题上,台湾应该从香港看到前车之鉴。香港社会对中国大陆的偏见早已有之,港独与激进本土也存在有年。但是,在“一国两制”下,北京不便直接介入香港具体事务,香港本土政治力量反而利用这一制度空间与美英等外部势力紧密互动,想要进一步扩大成果,后者也想趁机介入香港事务。结果在一场浩劫般的反修例运动后,北京认为踩到了“一国两制”底线,“港版国安法”便成为强力却有效的方法。

类似的风险可能已在台湾上演。台湾民众,尤其是民进党政府过度看重身为美国“笔尖”的份量,看轻了对岸处理台湾问题的决心,因而沉浸于政客们隐晦勾勒的“台独”大饼,使得台湾落入比香港更加“好用”、却也更加凶险的境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