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国家文化记忆库” 是又一招“文化台独”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源于民进党政府2016年所提出《前瞻基础建设计划》中的“国家文化记忆库”网站,将正式在2020年10月17日上线,台湾文化部次长李连权与众多合作单位代表于当地时间10月16日上午举行上线记者会。台文化部表示,将来将继续推动“国家文化记忆库前瞻2.0计划”,扩大征集范围与结合AI数字科技,通过文化之力让台湾成为“世界的台湾”。

台文化部解释,之所以选在10月17日“台湾文化日”上线,是为了延续林献堂、蒋渭水、蔡培火、赖和等先人成立的“台湾文化协会”之精神,以传承台湾文化生命力,借此吸引更多台湾人民参与构建“国家文化记忆”。李连权介绍该记忆库的目标,在于“数字深耕台湾文化DNA”、“公私协力建构在地知识”、“带动国家文化的自省与反省”、“形塑国家情感认同”、“推动国家文化素材之转化应用与创新加值”。目前,台文化部称自2017年9月起,已整合22个县市政府、117个民间单位、18个政府部会与12个文化部部属博物馆,共同推动“国家文化记忆库及数字加值应用计划”,如今已收存高达270万笔以上数据。

民进党政府推动的“国家文化记忆库”,意欲从“岛国意象”、“族群历史”、“本土艺文”、“打拚精神”等面相形塑台湾历史记忆,此举的政治居心不言自明。(多维新闻/塗柏铿)

李连权强调:“一个国家没有记忆就没有历史、没有文化”,呼吁期盼“国家文化记忆库”能被多加使用。出席的台教育部次长蔡清华,还宣称《108课纲》的精神乃从土地而非只从课本学习,因此“国家教育研究院”(国教院)也配合推出“台湾小故事101”,希冀能从“岛国意象”、“族群历史”、“本土艺文”、“打拚精神”等四个面向传承。

值得关切的是,虽然该记忆库搜录了不少珍贵的常民文史资料,比如后场音像纪录工作室拍下的木偶戏大师陈锡煌的操偶手艺、梭梦创意有限公司的“中华商场与台北庶民生活技艺计划”则留下早年中华商场的身影,还有早年台湾药商与电台的念歌数据、台“中研院”数字化日据时期的林业文献《本草图谱》、诸葛四郎文化艺术基金会搜罗的大批台湾早期漫画等。桃园市文化局文化发展科科长黄兰燕介绍了奔走纪录眷村与大陈岛移民的点滴,在在都是弥足珍贵的历史素材。但台文化部宣称这些都是为了“启发国人对台湾主体文化的认识与认同”,不免教舆论怀疑记忆库的设置动机。

民进党政府推动的“国家文化记忆库”,将搜录核心聚焦于台湾各岛,淡化与中国大陆的历史连结,乃形塑“文化台独”的一种工具。台文化部次长李连权(左六)与合作的官方和民间单位代表于上线记者会上合照。(多维新闻/塗柏铿)

毕竟民进党政府屡遭訾议推行“文化台独”,而该记忆库又将搜集核心聚焦于台湾本土,未纳入《中华民国宪法》法定疆域中的大陆部分,台湾社会的记忆建构似乎就此与“中国”被切裂。且《108课纲》在文史课本内容中的“去中国化”已频遭抨击,“国教院”据此推广的“岛国意象”,此用语的政治意涵自然更不言而喻。

此外,李连权还以今名“国立台湾图书馆”的原“国立中央图书馆台湾分馆”为例,声称该馆源自台湾总督府所设的图书馆,至于台湾光复后被改为“国立中央图书馆台湾分馆”的缘由则被李连权忽略,无形中将台湾的“历史记忆”给上接至日据时代而已,至于同中国大陆的连结便就此淡化。

何况台文化部所追溯的“台湾文化协会”,乃是林献堂等人为在精神文化领域抗日与启迪民智所成立的组织,其意在日本的殖民压力下保存中华文化,民进党政府推动的“国家文化记忆库”与这宗旨似不大符合。因此该“国家文化记忆库”的作用,虽在客观上有益于弥补官方档案史料的不足、保留民间的岁月纪录,但究竟是要打造什么样的“文化记忆”、形塑什么样的“国家情感认同”,恐怕已毋须有识者多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