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推“第五个现代化” 台湾面临的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出席论坛的部分学者专家合影,后排视屏为《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前排由右至左依序为成大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政大东亚所荣誉教授邱坤玄、中研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员吴启讷、开南大学公共系副教授张执中及台大政治系教授张登及。(多维新闻)

习近平于2013年11月在中共第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以全面深化改革为总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又称“第五个现代化”)后,近年来在各个层面的“治理能力”获得提升,可见的未来,北京不但不会崩溃,而且可能更强大,换言之,台湾面临的挑战将更为严峻。

《多维TW》为协助读者了解中共“第五个现代化”的内涵及其对台湾将造成何种挑战,特与台湾大学政治学系中国大陆暨两岸关系教学研究中心共同主办“中共第五个现代化的台湾挑战”论坛,邀请政治大学东亚所荣誉教授邱坤玄担任引言人暨主持人,《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与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担任主讲人,中央研究院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蔡文轩、开南大学公共事务系副教授张执中、成功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及中研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员吴启讷担任与谈人,于当地时间10月16日下午在台大次震宇宙馆国际会议中心共同探讨台湾的挑战从何而来。

《多维TW》月刊总策划于品海自香港以视讯方式参与论坛,并担任主讲人。(陈卓邦/多维新闻)

于品海表示,中共“第五个现代化”会对台湾形成挑战,有一个“第五个现代化”有助于提升大陆的实力的假设前提,如果大陆的实力因此超过美国,台湾就应该要重视。

于品海指出,“第五个现代化”的总目标是“深化改革”,核心是“治理能力”,过往多数人认为北京与西方世界的竞争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竞争,或是专制与民主的竞争,但他认为“治理能力”才是真正的竞争,习近平在大陆湖北发生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后曾说, 疫情的防控是很大的“治理考验”,就提供很好的说明。对中共来说,什么是“治理”?就是组织社会、治理社会、能不能让人民过好生活,这中间包括民主、发展与经济自由。

对台湾来讲关键是什么?于品海说,“实力”是一个重要对比,大陆的目的是强国之路,在过去几十年有很大成就,他们希望再往上走一段路。对台湾挑战有三方面,第一是团结的挑战,台湾的政治就是不团结,跟民主没关系,跟选举有关。第二是经济的挑战,因为当台湾注意的是政党轮替而不是经济增长、生活提升的话,那要问政党轮替是否有助于台湾经济生活的提升。第三就是战略的挑战,如果两岸间在其他方面不能做得好会不会发生武装冲突?甚至是中美的武装冲突。有些声音说美国会支持台湾,但这究竟对台湾有甚么帮助?是对台湾武器的支持?这些都应该去考虑。

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担任主讲人。(陈卓邦/多维新闻)

石之瑜则从“儒家”的角度切入,指出儒家认为“治理”是体系的建立,也就是把人,变成人与自然间的管理、撷取,这就是为何治理的概念是从自由主义、资本主义下提出来的,也就是要建立规则,提高生产性。但这就不是我们传统社会中,所习惯的概念。

石之瑜表示,儒家讲的“治”是治乱兴衰的“治”,治理用英文可能可以译成governance,但治乱兴衰的治不好译,可以勉强译成governability,也就是政府安排个人的角色,让大家不因性别、肤色而无法相处,如邓小平说的“黑猫白猫”说及“摸着石头过河”等,过往中共的政策施行,往往是中央有一个意象,但地方要思考如何达成中央的交代,包括如何扶贫、搞基层民主、落实“一胎化”,总之,“行得通就行”。

石之瑜说,出自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治理”,需要governmentality,社会上的人必须先相信这套规则,才有用。过去“九二共识”可以运作,是因为两岸都觉得“说得通就好”,人民也相信这一套而展现积极性,是属于儒家特色的“治”。

民进党政府上台后为了破坏两岸的“治”,所以必须采取“乱”的途径,以governability往governance的路阻绝,利用外部局势的发展将台湾社会的所有层面都包进“安全性”检视,使得“反中”成为“政治正确”,以利台湾往“独”的方向发展,但与大陆“促统”方向相背,因此北京也需要以governability,建立“规则”、“规范”来制止“乱”。

石之瑜表示,现况是蔡英文与习近平的作法都受到两岸各自民意支持,两岸走上不同的治理方向,这是北京的挑战,也是台湾的挑战。

蔡文轩则认为,大陆因为其政治体制可以“集中能力办大事”,展现民主制度不能及的“效率”,张执中则说,目前看来,大陆的团结与方向性,相比于台湾是更稳定的结构体,这是台湾最大的挑战。不过,蔡、张两人都认为,北京的问题在于其施政很大方面决定于“领导人”,张执中更说“习近平本人就是中国(大陆)最大的风险”。

王宏仁则说台湾的发展应仍属于“后殖民”,知识体系应是属开放、多元的,但目前的政治认同反而是封闭的、无法容忍“政治不正确”是台湾最大挑战;吴启讷说中共从“共同血缘”出发,倡议的“一国两制”其实可以容忍“不同制度”并存,只要求“形式上的统一”,但当下台湾,乃至于香港有许多人却都更加强调基于“共同历史记忆与价值理念”的“现代国族”,而且各自停不下来,“过去的宽松可能一去不复返了”,这是两岸的挑战。(完整精彩内容请详阅10月29日出刊之《多维TW》第60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