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陆片港片不来 金马奖如何看见中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第57届金马奖日前公布入围名单,由于从第55届后中国大陆政府暂停陆片和陆方人员来台,抵制金马奖,导致去年金马奖陆片挂零。2020虽未公布报名的陆片港片数量,但从入围名单来看陆片跟港片仍旧稀缺。今年入围金马奖的港片比去年增加,共有7部电影入围,包括6部剧情长片,其中香港新晋导演陈健朗指导的《手卷烟》入围七个奖项,是入围最佳剧情长片的唯一港片,更被选为金马奖的闭幕电影,来势汹汹;而在陆片方面,动画短片《白露》和最佳纪录片《爷爷和父亲》是今年唯二入围的大陆电影。

两部入围陆片的未来

回顾第56届金马奖,先前备受看好将在金马奖囊括多项大奖的王小帅作品《地久天长》、张艺谋的《一秒钟》和娄烨的《兰心大剧院》先后澄清没有报名金马奖,而后唯一公开承认参加金马奖并顺利入围最佳纪录片《少年问道》受到两岸广泛关注,但公布入围金马奖后导演朱昱疑因不堪舆论压力而在微博发文表态退出金马奖,他也解释当初参加金马奖时,中国大陆国家电影局尚未发布消息。在《少年问道》宣布退出后,2019年金马奖陆片数量就此挂零。

《手卷烟》是今年入围金马影展奖项最多的港片。(电影海报)

由于中国大陆官方已宣布暂停陆方人员和陆片来台,许多大陆影人表示在拿龙标(中国大陆电影公映许可证)和报名金马奖间只能二择一,因此商业类电影大都舍弃金马,而过去金马奖最佳纪录片也有许多本就不抱拿龙标希望的纪录片报名,成为关注大陆社会议题的新切面,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纪录片的质量提升,关注面向更广,成为备受期待的一个奖项。

但也因为聚焦真实的社会议题、难免碰触敏感的政治红线,第54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囚》导演马莉在得奖感言提到“低端人口”在中国大陆直播时被卡掉;而第55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导演傅榆的表态更引发政治风波。

而今年入围的唯一大陆纪录片《爷爷和父亲》聚焦在都市化和房屋拆迁问题,在建设与守旧之间,刻划两代人的辛酸和时代下小人物的悲欢,近看是家庭史,其实是在时代转型下一个个小人物的生命史。近年这种聚焦在时代下小人物的大陆纪录片在金马影展都颇获好评;透过人物给出反思而不直接大鸣大放的控诉,兼具艺术和写实的价值。

此外,充满中国古典之美以及节奏优美的《白露》入围动画短片,近年中国大陆动画片不乏兼具口碑和商业的佳作。《白露》能否不退赛又或者抱得金马奖而归,也关系到未来动画类奖项陆片的报名意愿。最终《爷爷和父亲》和《白露》会不会重蹈去年入围最佳纪录片《少年问道》最终退赛的覆辙?如果顺利得奖或在颁奖前仍未退赛,未来是否会有更多非商业性大陆电影愿意报名金马?值得观望。

金马奖如何看见大陆

《迷走广州》被誉为是台版《末陆狂花》。(FB@迷走广州)

但即便今年的入围陆片港片稀缺,聚焦大陆社会议题的片子仍旧不少。例如最佳纪录片《迷航》由香港导演李哲昕拍摄大陆著名的民众集体抗争事件:2011的乌坎事件,當時更曾爆发警民冲突。此外,在两岸三地有高名气的台湾漫画家郑问纪录片《千年一问》也同样取材两岸三地。而讲述两个出身宫庙的女孩去广州闯荡故事的《迷走广州》入围最佳女配角奖。

第57届金马奖陆片目前未像上届一样挂零,而即使陆片跟陆方人员无法来台,在金马奖的入围电影中也有各种纪录、观看中国大陆社会和故事的切面,华语电影最高殿堂的金马奖在政治对立的社会下能否慢慢绕过纷扰,重现华语电影影人齐聚一堂的盛况,犹未可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