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川建国”获台湾认可 台青如何看待美台升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在2020年11月3日展开,而随着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选情告急,外界也认为他可能会挺而走险打出“台湾牌”。而在两岸关系不断恶化、台海局势战争风险攀升,以及两岸民间对立、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社会氛围下,多维新闻访谈了化名小曼的台北青年,询问他对两岸关系和中美关系变化的切身感受。

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在2020年11月3日展开,其结果会否影响两岸关系也是外界关注焦点。(多维新闻)

多维新闻:你能否简单地介绍自己和你对中美台三方局势的看法。

小曼:在我看来,中美关系日渐恶化,致使台湾过往游移空间锐减。由中美大结构观之,削弱中国是美国的长远政策,但在特朗普任内晚期,这股力道受疫情、选举等特殊事件催化,转化为更强劲的领域斗争,从中美贸易战、封禁华为,到闭馆逐使,中美在经贸与外交领域碰撞渐烈,“新冷战”风声也不胫而走。

在此情势下,台湾长年赖以生存的模糊定位受到两方向的挤压,一是与陆方日渐显著的实力差距,使台湾难有话语权;二是美国出于政治需求,屡屡炒作“台湾议题”,直欲将台湾当作激怒中国的马前卒,遂让台海情势更为险峻。

多维新闻:台北市长柯文哲曾经用三角形来形容中美台的多边关系,而它认为在中美局势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中美台原有的大三角其实是不断限缩成为小三角形,而这意味着台湾的发展空间越来越限缩。在台湾生活的你,有感受到台湾随着中美局势恶化的变化吗?

小曼:有的,近来尤其明显。首先,政府的态度呈现两方摆荡的进退失据。在中美闭馆逐使风波上,蔡英文明显低调,转头却开放瘦肉精美猪进口,并高调接待捷克与美国官员访台;类似举措还发生在近来的斐济外交摩擦上,台湾起初对这场外交人员冲突隐而不宣,消息传出后便急转强硬。对民进党而言,某些党内精英或也能体察两岸危情今时不同往日,却戒不掉操作反中亲美,以获取民意支持的惯性。然而在如今情势下,后者恐极易被视作挑衅举措,为台湾引来灭顶之灾。

其次,在民意分布上,虽然台湾民意普遍亲美反中,但随着近来东风试射、军机绕台、台谍案的相关态势发展,探讨“是否愿上战场”、“是否同意恢复征兵制”、“是否认为美国将出兵助台”的讨论也多了起来,或可作为台湾感知两岸局势与中美关系恶化的反应图景。

多维新闻:你有在关注美国大选吗?你认为台湾社会对美国大选的关注度高吗?此外,你对特朗普被中国网友戏称为“川建国”有什么想法呢?

小曼:有的,台湾这边对美国大选十分关注,但整体的舆论方向非常亲特朗普,网路尤其严重。在许多网友眼中,特朗普是台湾利益的捍卫者,拜登则亲中卖台、十恶不赦,故前几日拜登父子的乌克兰黑料在台湾舆论圈非常有市场;许多分析美国大选的相关社群媒体专业、媒体人,但凡在文章中提及特朗普短处,便极易被贴“川黑”标签,遭遇网友大批出征、围剿。如此一厢情愿的疯狂,侧写出台湾社会的极化与撕裂。

另外“川建国”虽是戏谑之语,但也确实反映某些政治现实。一是中国网友对于中国崛起、美国衰弱的感知;二是特朗普上任以来,某些不顾结果的举措、过于单边主义的作为,不仅透支美国的霸权软实力,也消耗自身底气,长远观之,确有加速美国衰退的迹象。

多维新闻:先前台湾社会似乎认为特朗普当选,对于美台关系的延续才有保障,不过,这两天台湾新闻传出蔡政府也有在跟拜登(Joe Biden)团队接触的新闻,外界认为台湾似乎避免不了“两边压宝”的局面。你觉得美国大选的结果对台湾会有什么影响吗?

小曼:我认为就世界史的视角来看,对小政治实体而言,两边押宝或许才是生存硬道理。然而台湾社会普遍存在一种迷思,即认为台湾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并偏执地臆想台湾在美国的战略蓝图中举足轻重,更由此忽略国际局势变化,一味对美芬兰化。美国大选后,不论谁当选,台湾的“微不足道”皆不会改变,差别仅在“马前卒”程度的强与弱,错误单押一国,或许比押错总统候选人还严重。

多维新闻:最后,你对于台湾普遍充斥“反共亲美”的社会氛围有什么想法跟感触吗?

小曼:这种氛围先有日本殖民遗绪,又受冷战对峙催发,如今又与台独议程相捆绑,表面看似反共,內里实是反中。这股情绪如今走向民族国家化的道路,成为台湾政治动员的最佳土壤,短期之内难见颓势,无形中也不断阻绝两岸和统的机会。对于这种发展,我感到非常忧心,却也无能为力。这种民族国家化的独立情绪,不仅会是中国的挑战,也将为台海和平烙下阴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