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假如不信台湾分配不均 “智商要开根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前世贸组织(WTO)代表团常任代表、台“中研院”院士朱敬一在当地时间10月23日指出,台湾近20几年来所得和财富分配不均的趋势是客观事实,不信者恐怕“智商只有157开根号了”。

台湾前驻世贸代表、台“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指出,台湾社会分配不均、贫富差距的恶化是不争的事实。(中央社)

为纪念台经济学家于宗先逝世周年,台智库中华经济研究院在10月23日以于宗先长期关注的所得分配不均课题为主轴,筹办“全球财富与所得分配不均”研讨会。台前世贸组织(WTO)代表团常任代表、台“中研院”院士朱敬一以“台湾的所得与财富分配”为题发表了专题演讲。

朱敬一表示,要了解台湾的所得分配,假如只从台湾的吉尼系数(2018年为0.34)及台主计总处对家庭平均所得的“五等分层级所得比”观察,近十几年来的趋势,是看不出什么名堂的,反而让人误以为台湾所得分配不均不严重。因为这些调查,可能不会接触到最有钱的人,或是他们也不会如实以告。

朱敬一认为,必须针对所得资料做更细的切分,才能看出分配不均恶化的趋势。例如从财税资料来看,最高所得5%家庭的平均所得,与最低所得5%家庭平均所得的比,近20几年来的变化是明显上升的。

朱敬一说,假如这还看不出来是分配不均上升的趋势,那么“智商只有157开根号了”。此外,他强调,把所得资料分组分得越细,就越能看得出,社会财富是累积在顶层身上的趋势。

朱敬一表示,从所得来源观察,越穷的族群主要所得的来源是工资,而越有钱的人所得比重很大部分是来自于股利所得和土地交易所得。因此他笑称,“凡是说自己薪资高的人都不够有钱,因为真正有钱人是靠资本所得赚钱”。

为何有钱人喜欢土地交易呢?朱敬一说,主要是因为台湾土地交易的实质税率过低,但土地交易的报酬很高。

朱敬一借分析资料指出,在马路上随便找一个人问,“去年你有没有土地交易?”回答“是”的比例只会有2%,但是最有钱的0.01%,10人中就有将近4人有过土地交易。

他说,大部分的人平均20年至30年才买卖一次房子,但极有钱的人是平均2年至3年就有一次土地买卖。而根据2017年度的财税资料,当年有参与土地交易者,一般人平均赚到的钱约是新台币2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可是最有钱的前0.01%群体,平均赚到的钱则高达新台币6,000多万元。

为何台湾富人在房地产和股票的投资报酬率较高,朱敬一指出,可能的原因包括,他们请得起理财高手、口袋深、关系好而有取得内线资讯、有富爸妈等。 (IG@smithwollenskytaipei)

尽管人人皆知某些地段的房地产会涨,但为何普通人不会去买?朱敬一说,因为一般人买不起,银行也不会贷款给你。再者,一般人也养不起地,口袋不够深。在财务限制下,一般人就是“买不起,也撑不住”。

朱敬一直言,房地产买卖是重要的所得不公平来源,客观的数据指明,大多是富人在炒作房地产,且交易频率很高、获利丰厚,结果自然是“富者越富”。此外,最有钱的群体(尤其是最有钱的2%)靠土地投资获利暴增的趋势,在近20几年来的变化更是显著。

朱敬一表示,台湾各阶层财产所得(例如土地、房屋、股票、储蓄、汽车)不均变化,也是非常明显。从统计资料可见,台湾最有钱的前2%者,其在财产组成表现为现金储蓄少、股票多,而他推测这些富人房地产以信托方式赠与子女的比重也可能较高。

在所得与财富的不均之外,朱敬一表示,台湾社会不公平的现象,也表现在教育机会、婚配等面向上,好比说,公立大学的弱势学生占比较少、富人容易与富人成为亲家。而且台湾的高房价问题,也影响了年轻人是否容易成婚。

朱敬一指出,台北的房价所得负担比高达14.1,与其他国际城市相较,仅次于香港20.8。据他分析,在其他条件不变下,有房子的男生比没房子的男生,要多出33%几率结婚;有房子的女生比没房子的女生,要多出25%的几率结婚。而上述现象,在房价所得比越高的城市,就越严重。

社会的种种不公平,朱敬一说,问题源于市场运作出了问题,例如过于放任自由市场。但他认为解方不是“市场有问题,就不要市场”,强调市场通常还是要“人”去决定。

朱敬一说,很多人碰到不公平会说“我们能干麻?”他认为包括富人群体在内,都应该把不公平当成切肤之痛“take it personally”,尽最大的能力,借发言或在政策层次上设法去改变它,面对不公平,社会需要多一些正面思考和社会关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