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战狼】“入关”路经台湾:中国崛起的一面镜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将当代世界比拟为中国明末清初的“入关学”,已成为2020年一个难以忽略的网络“键政”词汇,固然“入关学”反映了中国大陆一部分网络舆论对国际政治的思考,但是这个概念背后也面临许多现实阻碍,甚至过于异想天开的判断,也与中共官方的外交政策有明显落差。本组议题将分别从网络舆论、现实、国际与历史等面向进行讨论。

若照“入关学”的路径,两岸必须先行整合,再共同向既存的国际秩序叩关。“入关学”对两岸关系未来发展的“愿景”自有一番论述,但如何将看似同文同种,可是对“政治制度”的信念以及对于是否统一,皆几乎不存在“共识”的两岸而言,中国的“统一”,是否能如“入关学”所勾勒,是中华民族“入关”的“先期进程”?又或者是中国大陆必须先行“入关”,台湾方能如关内的大批“儒者”般自然来附,并大力歌颂中国大陆制度的“优点”、两岸统一的“必要”,乃至于中华民族引领国际秩序的“正当”。

习近平2019年1月2日在《吿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强调“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九二共识”。图为台湾民众在街头观看直播。(中央社)

无论如何,就如同习近平曾言,“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换言之,倘若中国大陆成功“入关”崛起完成民族复兴,台湾问题必将完结,哪怕台湾问题事实上是属于“入关”的“先期进程”,或是“入关”所收受的“政治红利”。既然“两岸统一”被“入关学”视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就现实面而言,恐怕也是外部力量难以违逆的大势,那么“两岸统一”是“因”还是“果”,过程是“武”还是“和”,只要方向不冲突,“入关学”所叙述的“两岸统一”脉络,与现实之间是否存在落差,自然也不必多言。

只不过,从两岸的统一放在“入关学”也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来看,对于大陆与台湾之间该如何看待彼此在政治上的分歧,以及对未来是否存在的携手共荣的可能性,也再次成为了必须严肃面对的课题。

台湾方面自蔡英文政府就任以来,对前任政府树立的两岸对话基础,也就是“九二共识”,不仅视而不见,更不惜一切痛下杀手大力推翻,甚至在对下一代台湾人的教育上更刻意“去中”,将台湾人民族属性成分中的“中华民族”收敛到极限,同时将“南岛语族”成分放到最大,塑造“两岸两族”的语境,借此加以解构写在《中华民国宪法》的“一个中国”,为统一堆栈阻碍。

也许对“中华文化”影响力抱持高度认同的一方会认为,两岸血缘、语言、文化存在着根本性的连结,“大树绝非民进党的小刀足以锯断”。但是,当对中国大陆的疑惧成为美国的主流思维,民进党眼见机不可失,选择与美国合流求取政治利益,借着香港问题把“民主自由”吹捧成至高无上的真理,“不自由,毋宁死”,非理性的情绪因民进党死命催化而在台湾内部发酵,制度不同的中国大陆成为了台湾人排斥的对象,血缘文化的脉络此刻已不足令台湾人反思两岸问题,尽管大陆从来不以剥夺台湾民主自由为己志。

至此,制度不同而产生的政治矛盾、人民矛盾,正高速在两岸之间加剧,而民进党当局就算知道加深两岸矛盾对台湾百害而无一利,但坏就坏在两岸的矛盾能替民进党创造丰厚的政治红利,全面掌握台湾政治实权与网络舆论力量的民进党更不可能踩下剎车。当前不论政界或学界,对两岸未来的发展均普遍感到无比悲观,一方面台湾正在民进党的操作下往“两岸两族”、“两岸两国”的方向高速飙车,而中国大陆则高举“民族复兴”的大旗,毫无可能坐视台湾进一步分裂。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能够完全排除两岸冲突升高的可能性。

然而,既然两岸之间的矛盾是经由有心人士刻意“建构”而来,必然也能循着同样的路径加以“解构”。当前两岸最主要的差异便是基于“制度”的 不同而生,假如两岸的制度在未来的演进发展上,看似难以寻得交集,那么大家不妨从回头检视两者制度发展的过程,反向找寻彼此是否存在着共同的价值与理念?事实上,政治制度的变迁,均是随着人民的需要而生。

蔡英文政府就任以来,两岸关系因为制度的不同而走向极端对立,但事实上,两岸的制度本是基于双边人民不同的历史记忆与集体目标而生,并不存在优劣或善恶之分,更不应成为人民彼此敌视的原因。(中央社)

回归到台湾的生命历程,从《马关条约》以来,台湾人“被他人决定命运”的乌云便挥之不去,这段历史记忆的伤痛,成为了台湾人追求“当家做主”的力量泉源,最后也如愿直选领导人,巩固了令台人感到骄傲的民主制度。至于大陆的生命历程,则是清末以来遭受强权欺凌而国破家亡的悲歌,才得以令“民族复兴”大旗拥有无比政治正确地位,举集体之力“做大事”,纵然不像台湾每四年可通过改选重新检视内部政治种种议题,但上层政治的稳定,无疑也是中国大陆取得今日这般经济地位的一大因素。

正所谓下层建筑决定上层建筑,两岸政治制度的发展走向不同的道路,均源自于解决人民的需求而生,在本质上并不存在着“善恶二元”、“优胜劣败”之分,两岸之所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撇除掉外部势力以及民进党的刻意为之,彼此之间缺乏的不过就是相互谅解,以及如何确保彼此的历史伤痛不会再因对方而被掀起。换句话说,台湾不应自甘沦为美国遏制中国大陆的马前卒,而中国大陆则应力求“台湾人的主体性”不再被“他者”片面决定。当满足了彼此心底深层次的需求,谁说两岸的矛盾不存在着乐观的可能。

换个角度来看,台湾问题就如同中国大陆面对“入关”挑战的一面镜子,倘若连同文同种的台湾,都对中国大陆会不会强迫自身“改变”存在着疑虑,更何况是政治、宗教、制度均更为多元的整个国际社会。毕竟无论“满清入关”、“蒙古西征”,历史上每一个民族崛起、扩张的过程,岂有不流血不冲突?若借满清入关的过程来看,就算不必经历“嘉定三屠”或“扬州十日”,恐怕也难以避免“剃发易服”的适应过程。进一步而言,中国大陆对台湾已成形的政治制度与民主自由,能给予多大的体谅,将决定台湾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入关”,换成国际社会,也是相同的道理。

总归来看,当落叶归根,两岸问题的终局必然是彼此理解、相互包容,毕竟中国那么大,世界也那么大,不同的制度及政治需求在同一片土地上,必然能找到互利共存的空间;而放眼整个宇宙的浩瀚,以及时间宏观的长河,“我们”其实也无比的渺小,面对人类文明的层层挑战,又有什么必要彼此坚持你是你、我是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