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雾社抗日事件90周年 赛德克族努力发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恰逢台湾雾社事件90周年,台湾“原住民族赛德克族语言文化学会”于当地时间10月23日上午,在台立法院举办“赛德克民族的历史-雾社抗日事件90周年追思系列活动记者会”。该学会理事长瓦历斯.贝林(Walis Perin)与立法委员孔文吉(赛德克名Yosi Takun)、郑天财(阿美族名Sra Kacaw)、伍丽华(鲁凯族名Saidai Tarovecahe)立委助理、静宜大学人文暨社会科学院院长郭俊岩皆出席记者会。孔文吉特别提到,除了为此举行的一连串雾社事件纪念活动外,期盼未来能结合台文化部、林务局与水保局,发扬雾社事件古战场-南投县庐山温泉后山。

台湾“原住民族赛德克族语言文化学会” 在台立法院举办“赛德克民族的历史-雾社抗日事件90周年追思系列活动记者会”。邀请赛德克族耆老与立法委员孔文吉(前排右二)、瓦历斯.贝林(前排左二)、静宜大学人文暨社会科学院院长郭俊岩(前排左一)出席记者会。(林君颖╱多维新闻)

蔡英文甫上任推行的“转型正义”,至今有许多争议,像是威权统治不包含日据时期等,始终让外界有“清算国民党”之感。仅管2016年蔡英文在总统府内向原住民“道歉”,但关于原住民“转型正义”的部分,如土地、调查日据时期发生的“剿番”历史事件等,民进党政府皆以历史年代久远且复杂为由,不愿处理。由于必而不谈过去日本殖民与原住民族群议题,也让原住民在历史诠释的话语权上寸步难行。

雾社事件为台湾日据时期最大规模的一起原住民族(赛德克族)武装抗日事件,地点位在今日的南投县仁爱乡。当时日本殖民政府使用飞机、山炮、化学武器(毒气)来进行军事镇压,由于不敌日方强大的武力,身为起事领袖的莫那鲁道最后饮弹自尽。而参与起事的部落也几遭灭族,死亡人数超过总人口(约1,500人)的一半以上,最后起事的六个部落仅剩298人。

瓦历斯.贝林表示于1930年发生的雾社抗日事件为赛德克族人共同的历史伤痛,因此特别于90周年举办一系列活动,盼唤起台湾社会大众重视雾社抗日事件的历史本质。瓦历斯.贝林语重心长地说,雾社事件从发生以来,经过很多人的研究与诠释,但这些解读都不是出自赛德克族人,期望通过这次由族人推动的90周年追思活动,传递赛德克族角度的雾社事件给社会大众。

孔文吉致辞时提到,希望雾社事件90周年不要流于表面形式的纪念与追思,而是要真正给予莫那鲁道的后裔照顾与重视。他提议,希望能够好好保护并发扬南投县庐山温泉后山,那块今日人烟罕至的地方,不仅是莫那鲁道的出生地,还是他逃命、躲避日军追赶的地点,且其中还有雾社事件古战场遗址。孔文吉表示希望未来台文化部能与林务局、水保局合作,让传统部落再现才是对雾社事件最好的纪念。

雾社事件90周年追思系列活动,由原先推动赛德克族正名运动之组织-“赛德克族民族议会”(原为“赛德克族正名运动促进会”,赛德克族获台行政院颁布正名后,该组织转型为“赛德克族民族议会”),协请台湾原住民族赛德克族语言文化学会主办、静宜大学人文暨社会科学院直行规划,办理一系列活动。

雾社抗日事件90周年追思系列活动于10月24日开始,特别选在当年赛德克族起义抗暴的地点雾社公学校,今已成为台电万大发电厂举办追思音乐会、11月27日至28日举行赛德克民族论坛、12月1 日至12月31日举行赛德克族历史文物展,12月30日与31日还会扩大举办赛德克族岁时祭仪等,藉此连结赛德克族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希望通过追思活动,唤起台湾社会大众重视雾社抗日事件的历史外,也期望赛德克族能共同缅怀过去所有的历史伤痛、并能通过这一系列活动凝聚赛德克族的共同意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