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媒”中天换照公听会 台学者:亲中立场制造社会对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被台湾部分舆论视为“红媒”的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旗下中天电视台12月面临6年一度的“执照更换”,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于当地时间10月26日罕见召开公听会。然而,七位鉴定人陈述意见大多对中天不利,认为中天自律内控机制失能,没有改善迹象;亲中立场非常鲜明;反倒成为制造社会对立和争议的源头;执照不是永久持有,应落实退场机制,回归良性竞争。

公听会举行时,民众手持标语、呼喊口号在场外抗议,其中有人提及被民进党视为反抗威权的象徵、为“百分之百言论自由”而自焚而死的郑南榕。(陈卓邦/多维新闻)

当地时间10月26日,台NCC召开中天换照案听证会,神旺投资董事长蔡衍明也亲自出席。NCC会前强调表示,召开听证会是事涉新闻专业,非涉意识形态。

中天新闻台与神旺投资等利害关系人代理人律师方柏勋发言时指出,关于中天有无营运不善、裁罚过多等说明,2014年换照后,前3年评鉴合格也没有遭受任何裁罚纪录;目前NCC统计总共21件裁罚,目前只有5件裁罚确定,其他仍在行政诉讼。

方柏勋认为,NCC统计裁罚案21件、罚款总金额1073万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4美元),若扣掉16件仍在追讼案,确定的仅有5件、133万,主管机关的行政处分是推定有效,但不是推定合法,他质疑,还没经由法院确定的案件是否作为换照衡量因素?

同时,扣除政治类的裁罚案,其他中天被民众检举遭裁罚的次数,相较其他电视台并无过高。他认为,这跟台湾民众政治立场结构和主管机关执法方式有关,公正的执法机关应同时考量其他电视台状况。

进入鉴定人发言阶段,前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中研院法研所研究员廖福特表示,当然应该追求新闻自由,但换照应基于资源善用,不能给了执照就永久持有,应与其他新闻台比较。

公视董事、辅大新闻系副教授陈顺孝表示,中天是所有新闻台被裁罚次数最多、金额最高的,在事实查证上,有很严重的问题;在公平原则上,两次选举也都没做到,显示自律失能、营运不善。

文化大学新闻系副教授陈慧蓉则表示,中天没有落实检讨程序,目前也无改善迹象,内控机制有问题。

前NCC委员、北大经济系教授郭文忠认为,中天有75%持股是神旺投资,持股集中,媒体报道可能受到大股东偏好影响。并强调,过去甚少不予换照,形成新闻台市场僵化,适当进退和频道位置流动,有利于产业汰弱留强,良性调整。

公民参与媒体改造联盟召集人林月琴则认为,“中天经常报道中国事务,却极少报道中国压迫新疆维吾尔族人、实施宗教迫害等人权新闻,报道角度未见多元,亲中立场却非常鲜明”。反倒成为制造社会对立和争议的源头,扰乱社会秩序、增加沟通成本,媒体不应滥用新闻自由,应落实换照程序,回归良性竞争。

台湾人权促进会副会长沈伯洋表示,新闻自由值得保障,但应有界线。单一频道意见要多元,应保障“发言公平”,例如“反送中运动”,中天两度唯一没有报道。

面对NCC委员质疑干预媒体制播,蔡衍明强调,新闻人没那么好管,并没有叫他们这样做。(陈卓邦/多维新闻)

在案情答询阶段,NCC委员也请蔡衍明说明。针对如何管理中天新闻台,蔡衍明说,“我一年去中天两、三次而已,大概就是开市、中元普渡去拜拜”。

有NCC委员质疑蔡衍明自己曾说每个月会跟媒体主管开会一次?他则表示,“那个不是开会、是沟通,新闻人没那么好管!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接受思想审查还是政治审查,虽然你们不会这么说。很多人叫我不要来,但我来是要捍卫中天新闻人的尊严与生存权”。

NCC委员意有所指追问“你会希望电视台帮你说话?”,蔡衍明激动说道“你不要设圈套,你要让我说出‘是我叫他们这样做’?我没有叫他们这样做,这样回答可以吗?”

蔡衍明表示,参与媒体十年来,他受到很大的委屈,简直是跳到海里都洗不清,“那些没有求证、没有平衡报道,你们(NCC)也没有罚他们呀”。

主持公听会的NCC委员林丽云(左)、王维菁(中),曾被爆料是来“处理”中天的,两人都曾参加过“反旺中运动”。但上任时两人都强调不针对个案、不为任何政党服务。(陈卓邦/多维新闻)

方柏勋也补充说明,称蔡衍明与媒体主管有微信群组、沟通,不代表中天制播的独立性就受到影响,就会受到控制,编辑室有自由意志与专业能力。反而是用关台来处理与主管机关意见不同的媒体,恐怕会让换照制度,沦为政治角力、分赃的工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