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光复”纪念惹议 凸显同心圆史观衔接困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25日是台湾光复75周年,虽然全台秋高气爽,但是台湾社会似乎没有太多的喜庆气氛,反而是陷入了对于“光复”史观的争吵中,搭配着中国大陆也大阵仗纪念,台湾是否纪念光复,就更陷入“舔共”、“亲中”与否的政治口水,与纪念台湾解殖的初衷渐行渐远。

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光复”这个用语及其代表的意涵,在当前台湾主流政治氛围中,其实已经遭到边缘化,社会讨论不多的主要原因则在于,现有历史教育并无法处理这种复杂政治脉络下的事件。

2020年10月21日,国民党举办“ROC KMT 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75周年系列活动”记者会,介绍预计于台湾光复75周年前夕举办智库研讨会、线上纪念展,以及纪念音乐会等系列纪念活动。左起为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文传会主委王育敏、国政基金会研究员卢宸纬。(許陳品/多维新闻)

“终战”抑或“光复”?

单以台湾内部来说,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称国民党借光复唱和中共的“一中”原则,还有绿营引用日本的角度说是“终战纪念日”,这些视角其实并不罕闻,因为与台湾目前的“去中化”政治正确相当符合;而台湾陆委会则另辟蹊径反驳中共庆祝台湾光复,称依据《开罗宣言》,台湾澎湖是归还给中华民国,亦即台湾从不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

但是,就国民党与蓝营观点来看,这些说法其实与历史事实有所出入,国民党认为,是自己带领中国人民打胜了对日抗战,才有台湾的“光复”以及如今的发展,而纪念台湾光复根本不是什么“唱和北京一中原则”,同时也相当反对所谓“终战纪念日”的说法。

其实从史观来看,这个差异反映了不同史观下,面对复杂宪政、历史现实的尴尬与衔接困难,尤其是对“光复”的“主体”如何进行解读,更构成了党派分野的基础。

同心圆史观难以助于认识世界

目前台湾的历史教育,是建构在绿营执政时规划实施的“同心圆史观”上,同心圆史观以台湾为主,认为“台湾史”跟“中国史”可以截然二分,且“台湾史”才是学习的核心,但这在处理近现代中国史时,往往显得断裂、进而造成认识上的扭曲,这类的事件不只台湾光复,还触及到各个其他领域。

诸如,怎么看待福建省金门、连江两县,一直是绿营的罩门所在,近日民进党在连江县成立最后一个县党部,竟还有民进党政府行政院金马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张景森提出将连江县党部改为“马祖县党部”、以“拉近台澎金马版图团结”;而近几年沸沸扬扬的南海诸岛与钓鱼岛(台称钓鱼台)问题,民进党政府的态度也相当尴尬,不能大力声索,因为无论是南海或者钓鱼岛,主张的依据都必须回到“中国”的主权,但民进党自身就极力抗拒“中国”,这要谈何声索;此外,民进党对诸如《开罗宣言》、《中日和约》等与台湾主权地位相关的国际法文件常常采取忽视或刻意曲解的态度,也在在显露出这种史观视野的局限。

民进党政府对南海诸岛的态度与政策相当暧昧而尴尬,图为2016年12月9日,蔡英文参观“收复南海诸岛七十年”纪念展。(台湾总统府)

在同心圆史观下,1945年台湾回归中国的历史事实,被便宜地与1949年两岸分治后、李登辉跟绿营希望走向台湾主体性乃至于两岸“一边一国”道路所切割,因而蔡英文口称“71年来,台湾经历的一切,困境磨练出我们的坚韧”,也就没有办法触碰到75年前的光复,“中华民国台湾”彷彿是石猴一样蹦出来的存在。

失去中国话语权 台湾也无法认识自己

这样的史观局限,反映在重要的历史事件诠释上,就变成了全面退缩。近代中国的许多历史事件,到了2020年刚好都逢上了整数年的纪念日,诸如韩战70年、台湾光复75周年、抗战胜利75周年、义和团事件120周年、马关条约125周年、火烧圆明园160周年等,对这些事件,民进党政府几乎都是无视,此前2019年适逢一次世界大战巴黎和约以及五四运动百年,民进党政府也毫无关注,尤其前者还是台湾所称“理念相近国家”们相当在意的庆典。

这样的史观所培养的态度其实并不是认识历史,而是忽视历史,因为上述每个事件都跟台湾有强烈的连结、影响当时的台湾各方面甚巨,只是在同心圆史观中,这些都是外层的叙事,不能存在于以地理范围框出的核心叙事圈中。久而久之,台湾对于现代中国与两岸的发展,也就会失去话语权与诠释权,从而对于那些被忽视的历史留下空白、乃至于想象。

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是每年欧美各国非常在意的纪念活动,图为2018年欧美各国领导人赴法国巴黎出席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庆祝典礼。(Reuters)

此前台湾博物馆铁道部园区称“台湾铁道之父”是日人长谷川谨介、以及诸如“台湾吧”教材公司在台湾史的部分强调日本帝国对台湾现代化的突出贡献等,都是聚焦在殖民政府的施政成就,而少检讨殖民者的压迫;对于近现代中国史的认识扭曲,最明显的是台湾年轻网民流行的“逆统战”游戏,举出七大族群对中共的反抗,但该游戏对边疆史脉络充满偏见与扭曲,只剩下支解中国大陆的意图,不过是与当前台湾社会的“抗中”氛围相呼应。

这种一方面歌颂殖民者、一方面“想象”或“架空”历史的表现,更显露出了十余年下来台湾培养年轻一代的教育缺陷以及主体性的难以立足,这跟拒斥“光复节”一样,不但无助台湾认识世界、也无助于认识真正的自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