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天是维护还是扼杀自由:媒体立场化与“自由”大哉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26日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NCC)举办中天新闻台换照公听会。在这场中天新闻台与NCC的拉锯战中,可以看出在数位时代对“新闻自由”、“假新闻”、“媒体立场化”以及“媒体自律和管制”等问题的再思辩,不只对于台湾社会,在人人都可以是新闻产制者的社群时代,每个人都有成为自媒体的可能。而当各种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传统媒体也不再具有绝对的权威性。

而随着网络普及,立场极化加剧,掌握话语权的传统媒体能不能完善监督和报导职责更被放大检视。特朗普数度杠上美国CNN等电视台并批评他们为Fake News,台湾则是电视台的蓝绿光谱过于明显,亲绿者痛骂中天新闻台是假新闻;挺国民党者认为三立新闻台是绿营的宣传口。而从中天的换照风波里NCC公听会里委员专家与中天高层、律师的交锋,可以厘清当代对于媒体价值、管理的态度和对新闻自由的反思。

NCC举行中天换照听证会蔡衍明亲自出席,他并强调未干预新闻内容。(陈卓邦/多维新闻)

争议点:假新闻与事实查证

新闻的事实查证是什么?怎么样的查证是足够的。这是现代媒体人时常要自问的。如果受访者的话里面有虚假的讯息,媒体要做的是证实这段话受访者有说,还是要更进一步查证它所言的虚假?中天新闻台与神旺投资等利害关系人代理人律师方柏勋一开始发言时,对事实查证要做到什么程度丢出疑问。

另外,对于在政论节目上来宾的言论要不要由电视台负责查证的任务,如果是直播的节目是否可以推迟几分钟做查证的工作?都是在公听会中讨论涉及的重点。在讲究点阅率的时代,新闻常常会为抢快而未先查证发生许多错误的情况,又或是引述专家或是媒体人的话时,未查证而使媒体平台同样承担传播假新闻的恶名,中天新闻台最出名的“文旦事件” 就是因为未查证受访者说法,而爆道有200万吨文旦滞销丢水库,而被开罚新台币100万(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成为NCC裁罚单一个案最高金额。

对此,中天新闻台则解释单位误植已经第一时间更正,并强调真的有文旦弃置的情况,律师则表示,后续各家电视台并未查证中天新闻台播报的情况而直接说出这个新闻是捏造的,是否也是假新闻? 未经查证的报导和采访是一大媒体乱象,但要如何从头改进,遏止抢快抢独家文化?如何判定假新闻是有意为之的捏造或是未经查证的不专业?都是值得探讨的议题。

听证会外挤满支持中天的群众和新闻媒体,中天换照是台湾近期的舆论焦点。(陈卓邦/多维新闻)

争议点:独立监督人机制可行性

此外,NCC委员多次询问关于2014年中天电视台换照后附加条款提到的“独立审查人”(ombudsman)机制是否有落实,这是台湾首次有电视台设立独立审查人。中天新闻部总监梁天侠表示,独立审查人至少每周开一次会,也会透过电话联系;而中天的独立审查人、世新大学副校长陈清河则表示,每天监看中天新闻两、三个小时,重大的新闻监看时间则会更多。但一天三小时的监管能发挥多少效用?过去西方媒体,如华盛顿邮报也曾尝试此种方式,但最终宣告失败。比起只检讨或是探究独立审查人在中天的职责履行与否(毕竟并无先例),将这种实验性质的制度具体落实困难之处或是待改善之处作为以后的参考范例,是更能健全媒体生态的做法。

争议点:新闻内容审核与集团金主

另外,此次NCC委员询问神旺集团投资董事长蔡衍明时,对于他是否对新闻内容下指导棋,是否干涉新闻部的运作以及建立微信群指挥提出问题,也提到中天新闻台是否替水神(神旺集团的抗菌液)打广告等为财团置入性广告的质疑。

对于人事调度以及新闻内控,身为投资者的蔡衍明到底能掌握多少? 蔡衍明对此则回应,新闻人不好管,否则自己为何要开Youtube表达自己的立场,并强调最多是沟通。但何谓沟通? 何谓集团领导者下指导棋? 这方面如何界定?要如何举例证明投资者干预新闻内容还是新闻部的人“自发性”的报导,都有其难处。而台湾各家电视台或多或少都会帮自家集团打广告、投资者的立场会多大程度的影响新闻内部工作要如何管理?也都是台湾媒体长久存在的问题。

蔡衍明出席公听会强调自己爱台湾,并表示之前不知道自己这么被台湾年轻人讨厌,强调自己爱台湾的心。(陈卓邦/多维新闻)

争议点:立场、新闻自由与社会公益

辅大新闻系副教授陈顺孝在听证会上对中天新闻报导违反公平原则进行分析,他表示,中天新闻台在内部的新闻制播原则中,都要求选举期间,新闻对各政党公平对待,但九合一选举,中天播出韩国瑜新闻比率为57.43%,陈其迈的比率只有5.7%,已严重违反新闻报导之公平原则。对此,中天则回应当时韩国瑜是一种社会现象,也因为观众觉得有趣而多做播放,是新闻选材的方式,中天更透露当时的收视是其他电视台的7倍之多,投观众所好以及被收视率制肘也是台湾媒体的一大乱象。

而鉴定人之一、台权会副会长沈伯洋提到,意见要多元,但重点不是亲近哪一个立场,而是有无公平,并要做到内容公平确实严苛,但应要有发言公平,例如反送中运动,中天两度唯一没有报导。但对于如何选定新闻?什么样的新闻是应该揭露的?什么样的新闻符合公益?或许没有统一答案。

挺中天民众到NCC前抗议。(陈卓邦/多维新闻)

而沈伯洋举孔子学院为例,强调关闭孔子学院看似妨碍学术自由,但事实上学院从事行为与计划书不同,不能以学术自由包装。而沈伯洋一派的说法,也是这次关不关中天关于新闻自由的大哉问,正反两方都以新闻自由为大旗,此次判决也将是对新闻自由的再定义。

综观上述争议以及公听会内容,其实可以看出NCC与鉴定人着重在2014年换证至今中天的未改善、违规案件过多(各家新闻台之冠)以及内部运营状况的质疑;而中天新闻台则是责罚的不合乎比例原则和外界对中天的许多误解并强调已经更换过团队会慢慢改善。而两方在公听会前未能有足够时间审视对方的数据,使得这场公听会似乎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各自的同温层和言论滤泡中(Filter Bubble)中企图说服对方自己的才是真理的论辩中。但透过爬梳争论的几个争议中,可以看出许多对当代媒体环境和新闻自由概念再度厘清的重要性。

其中关于言论和新闻自由是否该限制某种声音,又或者限制或者是消灭某些“错误”的声音才是真正的维护自由? 又要如何来定义何种“错误”构成“违规”,而违规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就不再具备媒体的“资格”?都是需要厘清的。此外,台湾各企业都觊觎的台湾电视新闻台到底谁有“资格”能申请,以及未來违规到什么程度不得予以换照?都是值得省思之处,而中天一案的判例也将是对上述这些问题的解答。

在信息爆量的时代,许多人更在乎自己眼中的“真实”和“立场”,而不在乎更需要时间的查证跟真相。媒体在社群世代面对来自内外的冲击和考验,从中天一案,反思媒体在当代社会的意义和价值并厘清媒体的公众责任与政府的关系,似乎是一代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