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成靶心 台湾政媒关系的自由与放纵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国家通信传播委员会(NCC)当地时间10月26日在舆论争议声中,首度召开中天新闻台的“换照听证会”,该新闻台的执照将于12月11日到期。台湾社会反应对此正反两极,不只是中天新闻台的违规次数与罚款金额居各家新闻台之首,更由于该电视台的“亲蓝”背景,加上该台某种程度又是2018年韩国瑜风潮(韩流)的缔造者之一,使中天是否能顺利取得执照一事,不再纯然是道传播学议题,更是一场充满蓝绿攻防的政治大秀。

NCC举行中天撤照听证会蔡衍明出席。(陈卓邦/多维新闻)

国民党政治人物对于此案多以“新闻自由”角度出发,力挺中天换照,还将此上纲上线至“言论自由”、“民主内核”,像是马英九就曾表示,撤销电视新闻台在民主国家是极为严重的事情,假使政府不让中天电视台换照,将严重侵蚀民主内核;除了马英九之外,其他国民党政治人物也纷纷为中天“赞声”,像是台北市议员罗智强就指“中天关定了”,更将中天换照与否比拟成“新闻自由小麻雀”。

除了国民党之外,兼任台湾民众党主席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凑上一脚,一方面说道“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捍卫你说话权利”,另一方面又表态称,假使中天因“政治审判”关台,他将出来声援,不过就跟多数捍卫中天“新闻自由”的政治人物一样,柯文哲对于媒体机构需承担的“媒体自律”只字未提。

虽然力挺中天的阵营将维护“新闻自由”一词喊得震天价响,但常被政治口水忽略的“媒体自律”实则与维护媒体机构的“新闻自由”一样重要,身为当代社会第四权的媒体,当对政府部门进行各种监督,但“第四权”也不是媒体业主可恣意妄为的“免死金牌”,事实上,“新闻自由”的前提,端赖媒体业主的“自律”才能达成。即便媒体业主高呼“新闻自由”多过于“媒体自律”,但“新闻自由”与“媒体自律”一体两面的本质始终未变,媒体一旦能尽到自律责任,政府自然也不当对媒体进行过度的介入或监管,新闻自由方得以延展,反之亦然。

就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中天换照”一案,台湾社会与阅听大众其实没有太多心力去关照到上述价值本身,除了各政党相继入局让案情政治化之外,媒体业主多关切自身权力,进而轻视媒体当有之职责,辅以台湾的媒体环境在政治紊乱多年后,已然壁垒分明,当蓝绿政党各有偏爱与掌握的电视台与媒体,各色媒体摊在台湾阅听受众面前,不过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台湾新闻媒体发展蓬勃到头的无奈。

中天的支持者纷纷在留言墙上留下各式支持中天的言论。(谭英瑛/多维新闻)

但需要积极思考的是,一旦有政府开了先例,出重手祭出关台,等到的究竟会先是政媒关系底下的寒蝉效应,抑或是面临各方舆论挞伐,群起对不同颜色与立场的媒体进“适格”与“自律”的质疑,最后搞成鱼死网破,这在台湾政媒立场壁垒的现况下,并不好说。民进党政府此际审查中天新闻台换照一案,其换照与否的结果,将决定台湾政媒未来的两条路,是否维持现状般,任凭“绿营与绿媒有属于自己的新闻自由”、“蓝营与蓝媒有属于自己的新闻自由”,两相对立却保持一种微妙平衡,或是掀起NCC一竿子打翻中天后,进而翻动了一整条船,打开未来一场场无穷无尽的政媒闹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