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拆中天 消除台湾的“异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4
+3
+2

日前,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召开台媒中天新闻台的换照听证会,最迟至12月初将有中天新闻的“最终结果”。面对NCC的来势汹汹,国民党在党主席江启臣的带领下,开展一系列的抗争行动,诸如10月26日的“新闻自由公车”活动,以及同步在NCC听证会现场外围展开的抗争行动。

综观支持中天新闻台换照的阵营,包含国民党、半途表态的台湾民众党在内,纷纷以捍卫“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为号召,抑或是呼吁NCC审查“制度化”,企图唤醒台湾社会对于中天恐将面临“关台”的事件有所警觉。

国民党抨击,审查会名单一点都不中立,完全是针对中天而来,江启臣直言,几比几的决议都只是借口,NCC变“脏兮兮”。

NCC在听证会所举出中天作为媒体有不当行为的“例证”,其实仍不脱2018年台湾九合一大选及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期间,有关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个人”的新闻比例过高,换言之,NCC的说词跟举例乃是暗指中天“造神”韩国瑜。

然而,在2015年期间,台湾媒体亦对蔡英文个人有所“正面报道”,比方说2015年12月期间,曾有报道称“基督教众牧师为时任民进党总统候选人的蔡英文联手祈祷的当下”,“现场民众目睹圣光乍现”,“原被云层稍微遮住的阳光,在祈祷快结束前突然从天空洒下,'圣光'氛围充满现场”──若依NCC的说词观之,这类报道则可说是封建时代才会出现的“天命所归”,程度还更胜“造神”,NCC“顾此失彼”的说词是站不住脚的。

什么都别管 先拆中天就对了

国民党高举捍卫新闻自由跟言论自由的大纛,又试图抢占“捍卫台湾民主”这个制高点,虽是一个说得上嘴的理由,却也平淡无奇,面对NCC的政治威压显得软弱无力。

NCC此刻的作为恐怕更像“试水温”。综观目前的台湾媒体,受限于台湾社会整体政治正确的氛围,加上外部环境的“抗中气氛”,各家媒体或多或少带有一点“绿色价值”,再不然是得批当政者批得相当隐晦,更遑论本来就亲民进党或干脆站边的媒体。

NCC这一波操作,如果真“达阵得分”,关掉中天而消除“异音”,NCC便是开了“让台湾社会整体达到政治正确、声音同一的社会控制”第一枪。中天应是目前各家台湾电视台中最“政治不正确”的媒体,台湾少了这种“异音”,未来台湾的媒体选择将是“看似多家媒体,资讯接收管道的选择多样化,实际上传达的都是同一类声音”,原因在于中天被杀鸡儆猴后,其他媒体不论是平面、网路、电视台多少会“收敛”些,报道内容可能会加点“政治正确”的调味料。

此类资讯自由、资讯接收管道多样化的虚幻表象不过是社会控制的第一步而已。

控制媒体 “我是你的眼”

控制媒体等于控制“人们的眼睛”,人们常接触的资讯接收管道呈现符合“某些人”希望的“政治正确”内容,在资讯开放自由、选择多样化的假象之下,更没有人会发现“似乎哪里怪怪的”。

控制人们的眼睛后,下一步便是“社会弱智化”,比方说不停播送“政治正确”内容,内容重复性极高又是单一立场,借以剥夺人们思辨资讯的能力,在民主选举这种数人头的规则下,无思辨能力者数量最多,也将成为影响力最大的一群,也因最容易被利用、操弄,“有心人士”的目的自然容易达成。

网路可能会是绕过媒体暨社会控制,看见真正多样化资讯的突破口,但是某些政党的侧翼透过高强度的网路操作,让支持特定立场的文章出现频率高的话,同样会形成资讯屏蔽,依旧无法跳脱由“某些人”设定的语境。

总的来讲,中天关台与否,并不是单纯涉及新闻自由或言论自由、台湾民主等,真正让人细思极恐的是社会控制这部分,而中天关台与否之于执政党也在测试台湾社会的“容忍程度”,能则顺水推舟,扩大控制程度;不能则见好就收,日后再图其他方法──如果台湾民众强烈反弹,也都是NCC和审查委员的错。不论如何,中天关台风波已让“某些人”的野心显露,所谓的审查可能更像是走个过场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