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两岸的“内卷化”浪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内卷化”( involution)一词近期在中国大陆火热起来,同时这个词的意涵也得到延伸,凡事万物皆可内卷,从原本聚焦在经济、社会发展层面,延伸到一代人的精神状态。这些讨论在两岸皆存在,但语境与氛围则略为不同。

那么,内卷化这个词是怎么演变的呢?1960年代末,一位名为吉尔茨(Clifford Geertz)的美国人类学家在研究爪哇岛农业时首次使用,它意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

内卷化一词是由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Clifford Geertz)在研究爪哇岛农业时所提出的概念。图为印度的水稻田示意图。(AP)

尔后,中国大陆学者黄宗智把“内卷化”的概念用于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的研究,他把通过在有限的土地上投入大量的劳动力来获得总产量增长的方式,即边际效益递减的方式,称为没有发展的增长。

后来,内卷化也频繁地见诸于经济学与社会学领域,该概念跟英国学者伊懋可(Mark Elvin)提出的“高水平陷阱假说”类似,或可理解为边际报酬递减。换句话说,从经济生产的角度,内卷化可理解为当人口增加、技术停滞,便会导致重复投入而产出却未同步增长。

但一向作为学术名词的内卷化,又怎么会在市井小民之间得到热烈讨论?或许是这个词打中了民众的痛点,并因此产生了共鸣。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国大陆未来经济提出“双循环”以加速中国大陆经济转型。(Reuters)

从一个探讨社会经济变迁的专业学术语汇,演变成年轻人描绘自身处境的网络用语,中间含义的转变十分值得关注。这代表着青年的精神面貌,与总体经济环境及社会发展有密切关系。

从中国大陆社会的角度来看,近期由于官方在经济发展上提出内循环的概念,内卷化同时也就伴随着经济规划的方向再度被讨论。对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大陆而言,目前正面临到经济增长的关键期,自2016年以来,大陆内部对于经济L型增长的焦虑也一并暴露;因为在大环境下,处于城市的中等群体,如果经济增速持续停缓,阶层可能因而固化甚至下行。

这样的焦虑可以从大陆社会先前曾被探讨的“996”(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佛系” (看淡一切、无欲无求)等流行语一脉相承,这当中意味着青年对于结构的无力、喟叹和讽刺。现在流行的内卷化讨论,应该在这个维度上被认识。

大陆社会先前流行的“996”一词也呈现城市中层阶级的焦虑。(百度图片)

而将视角放到台湾,就一个小型经济体而言,对外寻求市场是宿命。事实上,台湾近20年来的经济发展停滞、薪水增长速度缓,青年的职涯从过往一个月“22K”到近几年零工经济盛行、只追求小确幸等等。这些行为跟大陆青年的焦虑不谋而合,同样处于固化的阶级、停滞的成长与未来。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台湾存在此现象,甚至比大陆更早进入发展停滞,然而社会察觉和抵抗的力道却小很多。这很大程度来自于社会总被政治化、甚至被反中抗中的话语叙事吸纳甚至消解。

其实,观察台湾经济发展停滞跟两岸议题息息相关,一直以来,两岸的经贸连结紧密,中国大陆的经济地位从过往的生产基地到现在的巨大市场,台湾有着天然的地利人和之便,可谓利多,但因过多的政治意识形态导致经济成效不彰,成长自然受限。

民进党政府一方面为了选举利益,一方面又为了掩饰社会治理的弱点,常以红色渗透、抗中、反中作为意识形态宣传,也正是在政治语言强过于民生议题之下,青年的焦虑被吸纳,迄今仍难找到出口。

总之,两岸都陷入对内卷化的忧虑,但因社会发展阶段不同,整体的历程与处境也不全然相似。台湾青年应该警觉到政客别有用心的操弄,认清自身的社会和经济现实,而不是沉醉在政客用话语打造出来的想象世界里,这样才能真的从“小确幸”或“小确丧”的状态里挣脱出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