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新世代》藏头批豫章书院 台版《熔炉》揭特教性侵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在中国大陆年轻族群广受欢迎的综艺节目《说唱新世代》里选手圣代仅花8小时写出一首《书院来信》暗喻中国大陆豫章书院虐待学生的事件,而RAP的藏头诗更得到广泛关注,也让豫章书院的事件再次摊在大众视野下。而台湾上周电影票房冠军则是改编自发生在2009到2011年的台南启聪学校性侵案件的《无声》,透过文化娱乐的力量让社会悲剧、逐渐消失在观众视野的两起校园事件再次引发热烈讨论。

“黑天一直学到清早/读书的声音格外洪亮/屋里干净宽敞/饭菜有妈妈做的味道/理解了老师们的用心/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听话/爸爸我会变得比我从前更加听话/妈妈我会变得比我从前更加听话/快点注意到 /我最近身上的变化”饶舌歌手圣代的歌词里最后一句提醒,“如果你们爱我 就从“头”看一遍吧”,观众会赫然发现这是一首藏头诗。这首歌的歌词首字连在一起会出现,“我倍(被)关在小黑屋里”、“他们每天都在打我”、“爸妈快来救救我”、“我不想活了”,网友马上就联想到2017年豫章书院的虐童事件,遂引起广泛讨论。

这间以帮助学生修身闻名的书院成立于2013年,享负盛名,但在2017年却被爆出体罚学生,把学生关进小黑屋不让学生禁食、用戒尺打学生、院内学生自杀自残等问题,最后豫章书院宣布关闭,2020年7月豫章书院创始人吴军豹被法院认定构成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但是对于这样的责罚许多人认为实在是太轻了,后续更牵扯出当初的举报人被威胁等事件,也有人在网络爆料豫章书院后更换个名号继续营业。

同样是发生在校园的悲剧,在台湾随着电影《无声》上映再次引发舆论讨论的是发生在台南启聪学校的性侵事件。同样有学校制度的迫害,也有罚责过轻的质疑。

《无声》的故事原型是台南大学附属启聪学校爆发的性侵事件。(金马执委会供图)

2011年9月,专收聋哑学生的台南大学附属启聪学校爆发性侵事件,而校方的态度更引起公愤。当时一名年仅16岁的女学生被母亲发现异状后向学校反应,后发现女儿在2005年就遭到学弟性侵。但校方却想息事宁人,校长甚至说出干脆让她女儿嫁给强暴她的同学,不愿意展开调查,只由校方组成小组。后来调查展开后发现,学校在8年内发生164件师生集体性侵害与性骚扰事件,被害人多达92人,年纪最小者仅小学2年级,案发地点包括教室、校车、图书馆等,受害程度之广程度之恶劣,引发高度关注。

但大众对这起案件的关注度随着时间下降,而不只涉案的校长顺利退休拿到退休金,漠视学生求助的老师也仅被记小过,当初协助被害者召开记者会的人本教育基金会强调不只加害者需要负担刑事责任及惩处,隐匿失职的教职人员也该被严惩,不能让弹劾仅沦为形式。

此案件与发生在韩国光州聋哑学校性侵事件相似,而后者在2009年被写成小说《熔炉》,2011年改编自小说的电影《熔炉》上映,除了票房成绩亮眼,更使案件重启调查,一位原本在二审判决缓刑的职员被重判12年,韩国并通过《性侵害防治修正案》(又名《熔炉法》),台湾在《无声》播放后,网络也有许多对于加害者的讨论,但是由于电影并未明确指出是改编自此事件,只是故事原型参考自此事件,遂引发诸多争议。

台南启聪学校的涉案教职员罚则过轻引来挞伐。(FB@人本基金会)

台南启聪学校的事件曾被写成报告文学,《沉默:台湾某特教学校集体性侵事件》而在《无声》上映后,该书作者陈昭如则强调与电影团队并无关系,有评论认为应该尊重人本基金会、记者陈昭如在事件中揭发以及纪录的角色;但有论者则认为,电影并没有直接表示是改编自该事件,应该给予电影创作更多空间发挥,受限于真实事件反而会绑手绑脚。

反映真实事件的文化娱乐商品具备话题性也可以快速吸引关注,但是否会对现实社会的加害者被害者造成二度伤害,又,要还原原始事件多少,什么细节该做戏剧化的处理,尺度的拿捏都是问题。在能够快速传播,吸引大量关注的文化娱乐商品中,有艺术性的作品,也有这些关注社会议题,提醒大家有些问题不该被遗忘的作品也是有存在必要的,文化娱乐商品或许不能快速改变世界,《无声》或许只是特例但能让观众透过这些创作发出更多的省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