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巡舰艇“解围”马祖 背后藏着什么两岸秘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船只在马祖海域违法抽砂事件,2020年台媒已经屡有报导,但近日传出马祖南竿岛遭大陆抽砂船包围将近半个月以上,直到当地时间10月27日多家台媒报道,台海巡新北舰驰援马祖莒光海域“驱赶中国抽砂船”,事件才告一段落。

这看似又是一则“抗中保台护主权”的叙事,其实背后真相乃是两岸官方共同执法而成,台湾海洋委员会主委李仲威即表示,因马祖列岛周遭限制水域外是中国大陆管辖范围,要透过两岸合作才可有效防范抽砂船,“像昨天两岸共同执法,效果不错”,后续会依循两岸机制,遏止船只盗采砂石。

在“抗中保台”的大叙事之下,中国大陆开始着重生态保护以及两岸合作打击违法抽砂的事实被淹没了。(多维新闻网)

马祖在两岸关系上的特殊性

与金门相同,马祖列岛在冷战时期曾是两岸对峙的前线,战地政务直到1992年才解除,回归正常的行政体制,但所谓的正常行政体制,其实也不全然正常,因为马祖列岛所隶属的福建省连江县,国共内战后被共军攻占、原连江县政府因此撤至马祖南竿岛,连同福建省政府也撤至金门县,世界上因而有两个连江县政府与福建省政府。

尤其,国民党政府所控制的马祖列岛,在原行政区划上分别隶属于福建省的连江、长乐、罗源三县,尔后才在1956年撤销长乐、罗源二县政府,将长乐县白肯镇及东肯乡、罗源县东涌乡都并入连江县,最后并成莒光、东引两个乡镇。这跟金门县代管了莆田县的乌坵乡一样,都是国共内战特殊脉络下的行政变迁。也是因为金马与大陆有千丝万缕的连系、难以切割,1999年李登辉政府公布《中华民国第一批领海基线、领海及邻接区外界线》时,并未将金门马祖领海标出,连江县至今仍使用“禁止水域”与“限制水域”与中国大陆福州市隔海分治。

抽砂不是一天造成的

砂石是工业、工程与住宅兴建重要原料,庞大需求永远在支撑着,所以不只中国大陆,台湾也常传出业者盗采河床砂石;而中国大陆业者采海砂之所以仍然有恃无恐、屡尽不绝,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盗采海砂是门无本生意,不但不用买矿权、更不用付出太多人事成本,而一艘海砂船随便载运都能有成千上万吨,以连江县旁的闽江口来计算,中共官媒央视网2018年曾报道,“一吨六块就很好赚”。

台湾舰队分署曾表示,2019年到2020年9月,马祖海巡队登检中国大陆抽砂船6艘、没收罚金及拍卖缴纳国库金额高达约新台币1.5亿元,行政罚款已达700万元。(中央社)

此次爆发的大陆抽砂船围岛南竿,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近年来屡屡传出的大陆抽砂船违法事件,涵盖诸多台湾周遭岛屿,包含澎湖、南海诸岛、金门、马祖列岛等,而大陆抽砂船甘愿冒险到台湾周遭海域抽砂,除利润外,据台媒CTWANT报道,主因仍是中共官方已祭出更严格政策,且只要业者走私海砂利润超过71万人民币以上(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最高可处无期徒刑。相形之下,台湾盗砂的罚金与刑期要低得非常多,业者铤而走险的欲望也就更为强烈。

事实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矿产资源法》、《海岛保护法》等法规,盗采海砂最重可处以违法所得 50%的罚款,而中共官媒新华社曾报道,隶属中国大陆武警部队的海警局自2019年至2020年4月底,查缉的非法海砂盗采活动达470起,查扣涉案船舶528艘,抓获涉案人员4,093名,查获海砂约435万吨;除了中央之外,中国大陆沿海各省近期也各自进行强力执法,尤其是广东省海洋综合执法总队与福建省海洋与渔业执法总队查缉动作不断,且又处以10万到20万元人民币不等罚缓。

两岸联合执法仍是绕不开的解决方案

回过头来看台湾,其实台湾法律对于盗采海砂的罚则并不比大陆轻,依据《中华民国专属经济海域及大陆礁层法》,在专属经济海域或大陆礁层,故意损害天然资源或破坏自然生态者,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5,000万元以下罚金(1元新台币约合0.34美元),盗采并得没入船舶、设备及采获物。

但现实是,台湾海巡舰艇执法团队的定位比起大陆要弱小得多,海巡署编制员额仅万余名、1,000吨级以上巡防舰仅有10余艘,这样的配备,除了巡护台湾本岛之外,还要拨出余裕处理金门、连江、澎湖、南海诸岛、东海钓鱼岛(台称钓鱼台)等各处的护渔、生态、守土任务,其实并不足够。此次连江县海域抽砂船事件,虽然抽调1,000吨级新北舰、苗栗舰处理,但并不是常态性留驻,11月起才将会调派500吨级连江舰长驻当地海域。

台湾海洋委员会7月29日曾在脸书(Facebook)上统计,自2020年1月至7月底止,海巡舰艇已驱离中国大陆抽砂船共2,988艘,数量远超于2017年所驱离的2艘、2018年的71艘、2019年的600艘。海委会并宣告,“你敢抽,我就卖!船卖不出去就击败,做成军方靶或击沉当鱼礁!”(Facebook@海洋委员会)

一方面是海巡配置不足无法强力执法、一方面是马祖列岛就在中国大陆闽江口,所以两岸合作打击违法抽砂船成为势所必然。但是台湾媒体的报道,大都忽略中国大陆近年来强力执行海洋环境保护,以及两岸在打击违法破坏生态的合作,反而称“海巡舰艇强力驱赶中国抽砂船”,更有不少媒体揣测大陆抽砂船是否就是“海上民兵”。也难怪中共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在10月28日的记者会上,面对抽砂船是否为中共组成的围岛民船疑问,即反问“台湾民众之所以会产生这样如此联想或担忧,不正是由于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分裂势力不断进行谋独挑衅造成台海紧张复杂而造成的吗?”

连江改马祖 无助于解决问题

就文初谈到的马祖政治定位来说,民进党刚在连江县成立境内最后一个县党部,台行政院金马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张景森更称连江县党部应改为马祖党部,显然要进一步去除“连江县”名称背后的“中国”连结,使得“中国”更加“他者化”。一波“连江改名马祖”的倡议掀起后,台行政院长苏贞昌更说“尊重当地居民意见”,语调暧昧,但对于改名,连江县长与议长都未表示赞成。

最后,违法抽砂本就不该、为何大批抽砂船“包围”南竿更是难以探知,但是这种地理上无法完全切割的现实、以及台湾执法能力的限制底下,需要两岸政府合作,是如何“正名”都去不掉的事实。除了李仲威坦言,“两岸共同执法,效果不错”外,连江县政府也表示已在与大陆沟通,希望能比照金门、厦门共同执法打击越界渔船,福州市台办也已经允诺并签呈给省级单位。

就此,若只看到“海巡舰艇驱逐中国抽砂船”,这样以“抗中”视角诠释下的两岸执法合作,并没办法助于解决实际问题,反倒会使离岛的治理更加困难、也使两岸关系雪上加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