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中共治理体系现代化给台湾的“三大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3年11月,习近平于中共第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并“以全面深化改革为总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多维新闻网将此定义为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在被中共官媒《人民网》等转载后,关于“第五个现代化”的讨论也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第五个现代化”着重的内涵为何,其与前四个现代化又有何区别?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又为何会与台湾息息相关?本刊特邀国立台湾大学政治学系中国大陆暨两岸关系教学研究中心共同主办“中共第五个现代化的台湾挑战”论坛,邀请国立政治大学东亚所荣誉教授邱坤玄担任引言人暨主持人,本刊总策划于品海与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担任主讲人,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蔡文轩、开南大学公共事务管理学系副教授张执中、国立成功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及中研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员吴启讷担任与谈人,共同对话,探讨台湾的挑战从何而来。

与谈人:于品海(《多维TW》总策划)

第五个现代化是很重要的议题,中国共产党用了七八年的时间才把话一点一点地说明白,然后在去年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还专门设了一个党的中央全会,集中谈这个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也就是我们所称的第五个现代化。

为什么要谈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一般在两岸议题里,不会谈这个话题,只是说你中共不够民主、很专制,或是跟美国要进行什么样的比较。但第五个现代化对中国大陆的综合实力非常重要,而这个实力的增减对台湾来讲也是最大的挑战,因为两岸要面对的是统独问题,大陆要求统一,台湾是不愿意的。除了透过说服之外,对大陆来讲,只有透过实力才能达到它的目的。如果实力成为一个对比中心,在现在跟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台湾要留意观测的应该是大陆的实力走向。

美国经常说中国要完蛋了、大陆的经济要崩溃了。年初的时候,川普(Donald Trump)还说,疫情可能对大陆造成严重影响,当时美国跟欧洲的疫情还没开始,一切都是因为“实力”这两个字。究竟你有多大的实力,相对于美国、相对于全世界,特别台湾是很关注这个话题。今天这个议题的前提假设,就是第五个现代化有助于大陆的发展,且巩固了已经成功推动的四个现代化,如果大陆的实力远超台湾,且正在挑战美国世界第一大国地位的话,那第五个现代化就应该被重视,当然包括台湾在内。

新刊抢先看TW060首页封面

过去一段时间,台湾很多人在谈勇气。究竟面对大陆的威胁恐吓,要怎么面对,很多人认为必须要有勇气去面对这个问题。特别是台湾政府,常说要买美国武器,包括国舰国造。武器跟勇气在最近谈得很多,有了勇气,拿起一块石头就是武器,有了武器就可以维持勇气。蔡英文在过去一年多展现了非常强的勇气,帮助大家同时拥有这个勇气,其中一个方法就是买了很多武器,结果拿了800多万票连任,这又提升了大家面对对岸时的勇气。但我们应该知道,勇气跟武器其实不是一回事,勇气是你自己的感受,你要做一些事情不知道怎么做,有了勇气就能往前走。武器是相对的,你有一,别人有二,人家的二比你的一更大,那就是一个对比。现实世界什么东西都有规律,主观的意志是不能改变的,勇气就是主观意志。

最近这段时间台湾很相信美国,但相信美国能不能改变美国对台的态度,或是处理中国及两岸的节奏?另一方面,这两年台湾很讨厌大陆,这能让大陆在对台的工作中变得软弱无能、畏缩不前,甚至放弃统一吗?我们看现实世界时,有必要分清是理性还是感性。

台湾这两年的变化更加厉害,但是在面对大事的时候更必须冷静,台湾经常犯一个错误,在方法论上不知轻重缓急,在认识论上搞不懂东南西北,所以在处理两岸时,要有一个大框架,才能理解第五个现代化究竟对台湾产生了什么样的挑战。

“治理能力”是真正的竞争主轴

1956年,中共“八大”将国防、农业、科技、工业的四个现代化列入党章,后来因为反右、大跃进等一系列的问题搁置了,一直到文化大革命过去之后,四个现代化又提上了日程。什么是第五个现代化?这其实有一个从实践到理论概念形成的过程,具体说,就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到十八届三中全会习近平又提出深化改革,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的竞争,或是专制跟民主的竞争,一直是大家对中国或社会主义,跟西方及资本主义竞争的主标题,但到了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为什么我们说它是第五个现代化?因为我们认为“治理”这两个字才是真正的竞争。

多维新闻举办两岸论坛“中共第五个现代化的台湾挑战”。(陈卓邦/多维新闻)

今年初湖北发生疫情后,习近平曾郑重提出,疫情防控是中国共产党很大的一次治理考验,这就很好地说明了“治理”是什么意思。治理,基本上就是组织社会、治理社会,社会能不能有序运行、大家能不能过上安稳的生活,在这基础上建立自由民主,包括经济的民主自由,这就是第五个现代化简单的说法。

过去二三十年,大陆是以四个现代化为重心,专注于发展经济的生产力,第五个现代化则希望透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全面推动建设用以改变生产关系。邓小平跟习近平所追求的目的其实是一致的,都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邓小平那时的重心放在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所以用四个现代化去说,习近平的重心是放在深化改革,具体是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胡锦涛在2003年刚上台时提出过科学发展观,就是针对改革开放后的二三十年以来出现的问题,包括贫富差距、社会不同阶层的冲突、环境污染、生产效率低,很多伪劣产品,所以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第五个现代化是科学发展观的另外一个提升,这就是第五个现代化跟第四个现代化的差别。

“治理”与“民主”的相互作用

传统对现代化的认识是财富,你有多少钱;军事的霸权,你有多大的军事力量;还有就是你有多大程度的民主。这是我们一般对现代化的切面。今天或未来现代化的其中一个重要标准我认为是治理,什么是治理?政府的组织,譬如说机构改革、反腐、社会基础设施、医疗、教育、养老、扶贫、法治、阶级改革、环境、金融风险管理,这些都是治理的具体内涵。一般而言,民主比较难简单去衡量它,但讲治理可以,还要看人民的富裕程度、贫富差距,资源分配也要比较公平。

对于民主跟治理概念的讨论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治理可以说是民主、经济发展、社会生活的综合体。它是共同组成人类社会完整生态的说法,是一个国家目标、社会组织型态、世界观、价值观的中间键,它把各个东西串在一起,很多国家有民主后,经常发现民主发生了异化,权力间的争夺吵闹,纯粹是党派间的竞争,并不是为了朝着改善生活去发展。

疫情之后的治理能力,是很多国家在谈的问题。譬如说最大的民主政体印度、最强的民主政体美国、最老的民主政体英国,都在这个问题上遇到了很大的伤害。这么高的科技,这么好的社会结构,这么富有的国家都发生了问题,为什么会这样?这就看到了治理的重要性。

今天中共为什么要提治理体系现代化,而不提国家民主体系的现代化?在中共的概念中,今天所谈的治理是包括民主及发展,也包括生活上的处理,今天最关键的,是怎么避免民主异化。美国今天乱的情况就是民主异化,民主党跟共和党没有好好坐下来处理严重的疫情,而是藉此进行政治争夺。不科学的选举制度并不会带来民主,只是一个不充分的民主,就像法律一样,你可以用它来实施专制;武器也可以成为霸权工具。很重要的是,在治理角度上,已经很强烈地包含了民主。

中共第五个现代化中的治理概念其中已包含了“民主”的成分。(路透社)

从现代化治理体系认识政府角色

我经常用另一个角度去比喻治理跟民主,就好像理科跟文科,理科是某领域的能力,文科是另一个领域。在治理问题上,首先要问主角是谁?有很多人说是公民社会,我不认同这个说法,治理的主角还是政府。在这次疫情中,美国前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讲了一段很有趣的话,他说,到最后还是要看政府能做什么,所以政府还是管用的。在西方的政治理论中的哲学家洛克(John Locke)在17世纪末写了两篇有关政府的理论,算是西方政治科学的基础理论,他认为当时的政府经常利用霸权的力量去处理社会事情,因此他提出国家应该保护个人的私有财产、自由和生命。在那个背景下,政府是被制约的,也就是这个原因,他认为议会是最主要的权威代表,也导致了今天西方政治学认为政府越小越好的状况,对于这点我不以为然,我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

当我们提治理的时候就必须问到,政府的作用是什么?究竟是用意识形态还是治理能力去表现?我认为治理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不论是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政府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像是近年台湾对退休金的安排,这是民主问题还是治理问题?这都是关键。治理是民主深化的路径,是传统国家管理的补充,是现代化转换中对国家管理的重新认识。所以当我们讲民主深化跟治理的关系的时候,必须要包含了这种深化的考虑,就是国家的权力必须被限制和分享,国家的权力和性质发生变化,但这不表示没有政府和国家管理,要将国家管理者权力和被管理的社会全体权利结合,重新认识权力和利益的关系,也要加强认识义务和责任的关系。

中共在改革开放时提到“摸着石头过河”,很大程度上已经埋藏了从革命党转向执政党的重要过程。治理跟传统以统治为主的国家管理,存在很大的变化,中共在推动民主转型过程中,非常专注于探索治理的理论,特别是在过去十几年,所以胡锦涛2003年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在今天变成习近平的“第五个现代化”,这是我对中共在管理上民主深化的看法。

很多人会问为什么社会主义的中共享这种方法谈第五个现代化,我认为要回到社会主义的两个部分。第一是公平正义的社会价值观,相对于资本主义纯粹追逐经济规模成长的考虑,社会主义有另一个切面是很重要的,就是对社会组织型态的了解。很多人熟悉五阶段论,这是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中提到的历史发展阶段,后来大家把它分成了五阶段论,就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这五阶段。社会主义的切面中,对社会的组织型态非常重视,根据对社会组织型态的观测,认为客观环境发生的变化,以及大家对这个变化产生的认识,就会产生对整个社会型态的全新要求。

由于这个社会主义的大基础哲学认识,中共在改革开放后花了不少时间从西方社会、特别是经济改造上去学习,当时很多人认为大陆走向了资本主义社会,但在过程中他们发现了非常多问题,包括腐败、财富不均、社会环境,他们认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间产生了很大的矛盾,所以中共开始对治理型态进行很多研究,设想出一些新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也让中共在1990年代将经济发展的部分变成治理部分。

参加“第五个现代化的台湾挑战”论坛的民众向与会学者提出疑问。(陈卓邦/多维新闻)

台湾面临的「三大挑战」

对台湾来讲,关键是什么?实力是一个重要对比,大陆追寻的目标是强国之路,在过去几十年有很大成就,他们希望往上再走一段路,所以提出了第五个现代化。这对台湾形成三方面的挑战:第一项是团结的挑战,当中共实力加大后,对台湾最大的挑战是团结,因为台湾的政治就是不团结,跟民主没关系,跟选举有关。台湾的选举民主是竞争性民主,过去几年大家看到冲突非常大,在面对对岸武力威胁、实力增大时,台湾能不能团结,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项是经济的挑战,当台湾注意的是政党轮替而不是经济成长、生活提升的话,那要问政党轮替是否有助于台湾经济生活的提升。大陆和美国之间不断发生脱钩的讨论,最近一段时间台湾有这么一些声音。但如果中美的脱钩只是口水仗的话,台湾就要慎重了。

第三项就是战略的挑战,如果两岸间在其他方面不能做得很好,会不会发生两岸的武装冲突?甚至是中美间的武装冲突。有些声音说,美国会来支持台湾,那我想应该去问,这个支持究竟对台湾有什么帮助?是给多点武器,还是给多点军事的直接支持?这些都应该考虑。

为什么要强调中共第五个现代化对台湾带来三大挑战?简单说,若大陆因此变得更科学、更现代,甚至更民主的社会,生活跟经济水平不断提升的话,会不会让它更强烈地要求统一?另一方面,如果大陆是一个民主社会,是选举形式的社会,有可能它今天已经进行武统了,这是因为民粹及民族主义的影响。当我们看这些问题时回头反思治理,这对中共的意义是什么?对台湾甚至全世界,治理的概念很大程度跟民主相互作用,了解它们的关系,这是关键,对台湾来讲挑战也更大。

本文转自《多维 TW》期(2020年 11 月刊)对话《中共第五个现代化的台湾挑战》。

请留意63期《多维 CN》、60期《多维 TW》,香港、澳门、新加坡、

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下载】多维月刊 iPad 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