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了孔子学院 就是台湾“宝岛”的机会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今(2020)年8月时,美国国务院宣布将管理美国国内孔子学院的“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为“外国代表机构”,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当时说“要让外界清楚该学院的本质”;到了9月,蓬佩奥更加码表示,希望今年底前能关闭所有在美国的孔子学院。对此,民进党政府与绿营立委即认为,台湾应趁此良机,填补一旦孔子学院撤出后所遗留的“空间”。

美国务卿蓬佩奥日前表示,希望2020年底前能关闭在美国的所有孔子学院。(Reuters)

当地时间10月28日,民进党立委赵天麟在质询台湾侨委会委员长童振源时问到,当孔子学院退出美国后,会不会有“宝岛学院”?童振源回复,会尽量规划,希望把官方系统纳入当地侨胞的体系,以“培养更多知台的人才”。无党籍立委林昶佐也希望一旦孔子学院撤出台湾能够补进去,对此,童振源也说,“这很重要,今年底、明年初,就来试办”。

除此之外,美国在台协会(AIT)发言人孟雨荷(Amanda Mansour)近期也称很多美国人与外国人想学中文,但不想遭到审查与胁迫,因为台湾是在自由环境下教中文,她希望有更多的台湾老师去美国教中文,台湾也能鼓励美国大学生赴台学习中文。言下之意,就是对比美国眼镜下北京的威权专制与台湾的民主开放,希望台湾能有进一步的“实际动作”。

不止于此,美国国务院在10月17日时宣布设置学习计划资源网站,还在网站首页放上了台湾的101大楼做为为封面轮播图。民进党立委王定宇认为,这代表台美关系深化,希望侨委会能够向美方“争取”相关业务。

台湾101成美国务院外语学习资源网站的中文封面代表。(截自languages.state.gov)

事实上,自2004年中国大陆在世界各地正式组建孔子学院以来,其所引发的争议与质疑都没有间断。虽然孔子学院的主轴是在语言教学、文化交流、文史哲课程交流与汉语教师培训等,但一直以来的“统战”、“间谍”疑虑未曾在美国乃至西方社会消失。

2014年,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曾呼吁大学捍卫学术自由原则,终止或重新谈判孔子学院项目的协议;而近年来肇因于中美贸易战、以及愈发猛烈的中美博弈情况,孔子学院也再度成为美国的箭靶,轻者抨击其影响学术自由,重则指控其为中共代理人,是推动北京全球宣传及恶意影响力的机构。

然而,即使美国政学界经常表态、且或多或少都提到可与台湾进行合作,但台湾除了在2011年设置了目的为在海外推广中文正体字、以及台湾研究和汉学研究的“台湾书院”外,并无其他积极作为。或许,因为当时两岸关系融洽,国民党政府也只能表明台湾书院虽不与孔子学院合作,但亦不与之竞争。

时过境迁,当2016年后两岸关系跌至谷底,加上台湾一面倒向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以及正值所谓“台美关系史上最佳”时,绿营窃喜此刻或许是台湾发挥影响力的最好时机,创立新的宝岛学院、推动台湾软实力更是团结自由民主阵营抵御共产极权中国的重要途径。

但很明显的,民进党政府从上到下,从短期与长期的战术战略、专业人员培养、以及最基本的经费都相当贫乏,侨委会等相关部会目前连纸上谈兵的程度都还称不上;当AIT都开口希望台湾语言人才能到美国教学、并促进双方交流时,民进党政府显然跟不太上美国的脚步,以至于迄今仍只能依着立委的话顺着回答。

美国在台协会发言人孟雨荷称美国与其他外国人,多希望在自由的环境中学习中文。(Facebook@美国在台协会 AIT)

过去,台湾曾经长期占据华语教学的第一把交椅,而当北京的影响力迅猛提升后,台湾就远远落后而没有应对作法。民进党政府必须正视,就算现在台美关系好像很好,若仍只会“空嘴薄舌”说大话(台语,意指好发议论却没实际行动),那么即便有了宝岛学院,仍只会是徒有其表、难收实效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