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美国大选进行时 华文媒体是看热闹还是看门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而华文媒体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究竟是什么,的确值得深入探究。总得来说,两岸三地的华文圈媒体其实对于美国大选的判测态度有四种看法和做法。

外界认为美国大选的选情不像想像中容易预判,图为2020年美国大选辩论会。(AP)

对此,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2020年11月1日发表了一篇社评,认为“美国大选对中国人来说真的就是一个热闹”,该社评主要认为不管未来谁当选,都改变不了未来中美关系的面貌,换句话说“指望美国大选或许能够创造某种对中国有利的新契机,就太天真了。”

胡锡进的讲法或许代表了中共部分党员的心声跟想法,“中国因素”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拜登(Joe Biden)辩论会中的主题,而谁更“亲中”也似乎成为一种差异化的选项,例如拜登说出“中国是最大的竞争者”(而不是“最大威胁”)。但有人认为,即便拜登最终胜出大选,美国当前强硬的对华政策也不会随着他上台而有所改变。因此,胡锡进认为美国大选只是一个“走过场”,从他的角度来看,就是一场“看热闹”。

不过,其实两岸也有许多人自认能够美国大选中看出些许“门道”,举凡先前很流行的“义乌指数”就是一种预判大选结果的说法,而大陆媒体也对此颂声载道。

总得来说,两岸三地的华文圈媒体其实对于美国大选的判测态度有四种看法和做法。

首先,是媒体单纯的引述、转载和报道外媒的预测和分析。这种做法比较符合新闻学的专业态度,倘若华文媒体冒然对于大选进行预测和分析,会显得有点“外行领导内行”,或是有“不接地气”的问题。两岸主流媒体(例如台湾的《中央社》)可能会转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甚至是《福克斯新闻》的民调和分析,但转载的媒体仍然会小心媒报背后预设的政治立场,避免过度倾向一方。

第二种做法则是勇于预测和分析美国大选的情况,意即所谓的“内行看门道”。有不少华文媒体和智库、研究院,甚至包括各国政府的“内参”都会尝试运用社会科学的方法论结合民调去分析和预测最终结果。当然最终结果必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其中也不乏各种“事后诸葛”的解释出现,盖因所谓的社会学方法论并无法做到科学方法论般的严谨性和可预测性,甚或所谓的“模型建构”都可能只是用来申请科研经费的“套路”,究其本质而言,整个过程跟“赌博”其实差异相去无几。而媒体再根据可能不精确的预判做出进一步的分析,显然后果恐令人大感意外。2016年的美国大选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个现象,而2020美国大选似乎也有陷入选情接近的局面,甚至也不排除可能有意外情况发生,因此结果似乎更加难以预期。

第三种做法则是和第二种做法接近,但媒体却“旗帜鲜明”地支持某一方候选人的立场。例如台媒《自由时报》在选前或许因为美台升温的关系,便偏袒现任总统特朗普,而在十月下旬更开始大肆报道拜登之子杭特(Hunter Biden)的丑闻案件。它在美国大选中“站队“的立场可谓十分鲜明。

最后一种则是认为媒体应该保持谦逊的态度,认为大家都只是在“看热闹”,而对于整个大选的预测和分析是充满许多未知和不足,如同环球时报总主编胡锡进的看法一般,虽然他是认为“不需要预测”,但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他无法预测出最终结果,所以才会用“看热闹”一词。

不过,另一方面,相较于胡锡进的看法可能代表大多数中共党员的心声,台湾蔡英文则是从原先的“单边压宝”转向“两面压宝”的情况,显示两岸政府对于中美局势的看法和美国大选的结果仍然有不同的看法。换句话说,对蔡英文来说,换谁上台显然对于美台关系的影响将十分重大。

根据《华盛顿邮报》在2020年10月30日报导指出,蔡英文政府在涉美事务上疑偏重共和党,对此,台湾外交部于10月31日驳斥相关说法,强调台湾对美国一向采两党平衡交往原则,因此与其说台湾是“两面压宝”,不如说是“两边都不敢得罪”,而这也突显出做为“棋手”的台湾,对于美国大选的结果显然不够具有自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