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若少了特朗普 蔡英文“新南向”怎么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大选过程激烈,而对台湾来说,在目前台美关系“史上最好”的甜蜜氛围中,不少台湾人也担忧若选举结果造成美国政权转移,是否会影响到台美关系,乃至于两岸关系。

对于蔡英文政府来说,除了关切未来的美中台关系发展外,其费力经营的“新南向”政策,同样也有可能因美国大选这个外部因素的变化而有所影响。

台湾是世界各地少有的支持并看好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的地方。(Reuters)

两强格局下的两党差异

新冠疫情发展迄今,中国大陆没有因而经济崩溃,反而从第二季以来仍能维持经济增长,而美国同样也在明显复苏,其他主要各国的情况则相对悲观,世界两强的格局,似乎未因新冠疫情而有所松动。

不过,共和党的特朗普与民主党的拜登,在处理对外政策时却有些根本差异,在特朗普眼里,更多的是其所谓的“美国优先”,而拜登则注意到多边关系以及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领导地位”,这主要与两位候选人认识世界的观念差异有关:特朗普认为美国优势都被外国所侵蚀,尤其是中国;拜登则认为特朗普破坏的秩序若能得到修复,则美国会重新成为内外兼修的世界最强国家。

显然,特朗普与拜登都注意到国际体系上已经是两强结构,也都会防止北京成为霸主或首强,这固然是共识,但是实际上如何操作,则手法大为不同,以往特朗普几乎把所有内部社会民生问题,都推卸责任到过往对外政策上的作为,若拜登胜选,则一切可能都要重新拆析,才能挖掘更细腻的美国利益。

亚太政策:拜登并不会朝特朗普方向前进

以亚太政策为例,特朗普时代的“印太战略”具有明确的制衡中国大陆的色彩,美国与几个亚太盟邦,包含日本、印度与澳大利亚,不仅仅是恢复举办寺方对话(QUAD),最后更被热议可能演变为“亚洲小北约”,朝向明确化的军事围堵前进。

而拜登则可能会低调许多,因为他更强调对“多边”国际秩序的复健,以及国际上的“领导”,这意味着,就算对中国大陆仍是围堵,也会有更多的弹性与合作的契机,诸如拜登自己提过,包括公共卫生和气候变迁领域,都将会与中国合作,与中国的关系将是“既竞争又合作”,但在这些领域里,特朗普甚至不愿与传统盟邦紧密合作。

拜登若当选,则亚太战略的实践方式应不会与特朗普相同。(Reuters)

就此而言,目前已经高度倾斜至特朗普“印太战略”上的台湾“新南向”政策,若要在拜登当选后还能与美国对外政策持续对接,就不能不考虑到美国在亚太政策上的可能转变,而已在两岸关系上竖立更多障碍的民进党政府,或许就得要重新找回弹性与对话空间。

回望历史 美国不乏在围堵之中与北京合作

除了美国曾在列强瓜分中国前夕,以“门户开放”政策助推了中国的完整外,历史上不乏美国对华政策“转向”突然友好的画面。冷战初期,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Acheson)所提出的“新月战略”(Great Crescent)打算构筑东起日本与朝鲜半岛南部,顺太平洋东岸而下,沿印度洋直抵埃及亚历山大港的、围堵共产势力扩张的一道新月,但是1971年这轮新月就调整了,当年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藉由访问巴基斯坦秘密飞抵北京,撬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以求共同制衡苏联。

基辛格(左)曾在1971年秘密访问北京,打破美国对中共的围堵。图为2019年基辛格与习近平会面。(新華社)

而在1989年六四事件与冷战终结后,美国国务卿贝克(James Backer)在1991年重新提出对中共的围堵,他称之为“扇形架构”(Fan Framework),内容构想以美国为扇柄,在整个亚太区域各个国家部署扇面,围堵住中国大陆。这样的局势在1999年美军轰炸中共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乃至于2001年4月中美南海军机擦撞,达到了最具张力的高峰,但旋即发生的九一一事件,又使美国转为了与中国大陆合作反恐。

从历史轨迹来看,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不必然是永恒的,美国会依照自己在不同时段的利益,展开与北京的合作或者破冰,从前都是如此,何况是想要重拾“国际领导”的拜登,就算是特朗普连任,美国也不可能永远将抗中策略持续下去。因此,台湾若从结构上下定论、继续押宝美国百分百会反中,实际上美国的国家利益绝不可能凝结在当下,只要有任何动态需求,美国必会调整,这样一来,台湾的“新南向”可能也无法再如现在般,镶嵌进美国政治上的反中战略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