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峰回路转的美国大选遇上“入戏太深”的台湾社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大选陷入焦著的状态。(REUTERS)

如果有细心观察2020美国大选的话,没有人会否认,这次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峰回路转”的一届选举。

一开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看似领先,但中期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取得佛罗里达州这个摇摆州后,气势又大增,双方一度形成拉锯的局面,直在北京时间2020年11月4日当晚,在密竭根、威斯康星、亚利桑那和宾州等地暂停计票时,外界一度认为特朗普已有“十拿九稳”的胜算,而特朗普也随后在白宫发表“胜选感言”。

不过随后,随着邮寄投票的“援军”到来,拜登却在密歇根、亚利桑那、威斯康星三州实行逆转胜,也在最后获得264张候选人票,赢来“听牌”的局面。

常言道,现实比小说精彩,这个“峰回路转”的过程,根本超出许多编剧者的想像。而在另一方面,台湾社会却在11月4日当晚一度陷入特朗普当选的“狂欢”气氛中。

虽然台湾社会也知道选举还没有结束,但各家媒体和名嘴仿佛已经认定特朗普“必胜”的事实,而台湾社会这种“集体无意识”或许和所谓的美台升温、美台最高点也有因果关联。而这种心态背后突显的其实是台湾社会对于美台关系的一种焦虑感,深怕因为政党轮替导致台湾成为未来中美关系和缓的“弃子”。

换句话说,假如台湾社会存有支持民主党拜登的倾向,那么各种励志和渴望奇迹的桥段应该适时出现在媒体的宣传语境中,例如“比赛还没有结束”、“九局下半”等等。与此相反,台湾媒体还有认为拜登可能使用“奥步”(卑鄙招数)来“偷走”大选的手段,其政治立场十分显明。

而台湾社会为何如此支持特朗普,主要原因不乏以下三点。首先,是美台升温的事实。这由美国近期派出高官访台可以证明,而最高层级到达美国国务次卿。其次,特朗普的商人性格。特朗普曾说台湾是“笔尖”,而大陆是“书桌”,或许在他眼中台湾仍然有利用之处。而依照特朗普的商人性格,以台湾的经济潜能,未来美台或有机会签订BTA的双边贸易协定。最后,是特朗普对华看似强硬的态度。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台湾就认为特朗普对大陆来说是个难缠的对手,而其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也会在未来持续给北京造成困扰。因此相较于拜登的亲华态度,显然特朗普会是台湾“联美抗中”的最佳盟友。

而相较于台湾社会的“选边站”,蔡英文则是显得十分谨慎,两边都不敢得罪,深怕因大选结果而破坏美台关系。蔡英文于11月4日在民进党中常会上表示,“民进党与美国两党都有交往,现阶段美国主流民意对台湾的支持相当稳固,会持续深化这样的支持趋势”。

蔡英文的反应可以显示台湾其实并不如她自以为的重要。如果从中美未来的局势发展来看,不论哪个政党上台都不会大幅度地改变美国的对华政策,那么台湾应该要有自信和底气继续一贯地担任美国“抗中反共”的“桥头堡”,也不必在意美国大选的结果。而不管是蔡英文或台湾社会,显然对于美国大选的过程和结果都“入戏太深”,代表他们并没有充分的自觉,究竟台湾应该在中美关系之间扮演何种角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