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 “挺特倒拜”俨成美国第51州 醒醒吧台湾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民众关注美国总统大选开票结果。(陈卓邦/多维新闻)

美国总统大选开票,过程堪比好莱坞电影高潮迭起,不顾若干州的点票作业持续进行,特朗普便急不可耐地提前发表“胜选宣言”,随着邮寄选票相继开出,特朗普(Donald Trump)被后来居上的拜登(Joe Biden)反超,美国选情陷入胶著,双方最终恐打上法律战。相较过去历次美国大选,台湾民众给予这场选举特別高的关注,尤其在台美关系迅速增温的情况下,许多台湾网友俨然化身成为离岸的“特粉”,明明没有美选投票权,却能为了特朗普是否保住政权而看得捶胸顿足,甚至出现许多崩溃情境,宛如台湾已成美国的第51州。

回顾富贾的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因政治素人出身,行事作风基本跳脱传统菁英窠臼,时常不按牌理出牌;又因为商人底子,万事皆可谈,没有一般国家领导人的可预测性,上任以来,不断搅乱国际秩序。奉行保护主义与单边主义的特朗普主打“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号,要求制造业回流美国,期间不惜因贸易问题,冲击美国与传统欧亚盟邦的关系,更在2018年开始和中国展开激烈贸易战,以及接下来一连串的外交战、媒体战、科技战,短短几年便颠覆影响了国际既有秩序。

负面标签缠身的特朗普

特朗普还是美国孤立主义的化身,带领美国从多边主义中退却,他的崛起,更被外界视为“白人至上主义”的复辟。2020年中,美国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杀害,引燃美国内部种族问题的火苗,但特朗普始终回避谴责白人至上团体,更以“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的诉求,开拔大选。

难以信任、没有可预测性、极端保守主义、种族主义等等标签,全贴在特朗普身上,若再加上特朗普在大选的“胜选宣言”,要求尚未开完票的多个美国州停止计票,不够民主这个标签,特朗普恐也躲不掉,这样的一位美国总统,难怪遵循传统国际规则的欧亚各国,尤其是那些跟美国有紧密关系、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及人民,对特朗普本人是无甚好感,反观台湾却在这之中“异军突起”,在与美国建立紧密关系的国家与地区,只有台湾民众支持特朗普多于拜登。

2020年11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简报室发表讲话。(AP Photo/Evan Vucci)

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台湾长期以来就被国际社群排除在外,特朗普搅乱国际秩序的同时,台湾根本无感,甚至希望能在乱局中,争得一些掉出来的肉块;二方面是跳脱传统外交规范的特朗普,对台政策跳脱建制派的框架,近月两度派遣美国高级官员访台,频繁公开台美外交及军事上的合作,持续批准一项又一项对台军售,有些武器更属“攻击性”武器。尽管台湾官方与民间或多或少也体认,特朗普一系列的作为,多有借打“台湾牌”以挑弄美中关系,以“反中”为己造势,但总的来说,特朗普给台湾民众留下的,是一个“挺台总统”的形象。

所以在美国大选开票过程中,台湾民众无不紧盯大选结果,为特朗普的选情加油打气,特朗普佔优势的时候,网路上狂刷“我特威武”,还邀请特朗普海外谢票首站可拜访台湾;当特朗普落后时,许多台湾民众纷纷崩溃,担忧台美关系在拜登上台后会降温,攻击拜登过去的亲中行为、质疑民主党作票,导致台湾的府党高层,一个又一个出来发文,呼吁民众冷静,强调支持台湾已是美国跨党派的共识,但失控的“台湾特粉”,还是止不住自身的激情,四处出征,甚至连必须遵守行政中立的美国在台协会(AIT)脸书(Facebok)也不放过,闹出了笑话。

阴谋论纷陈 民主素养不足

台湾民众在美国大选期间的“挺特狂潮”,发生了不少令人揶揄的一幕,如有政治学教授就称,由于民众连续几天紧盯萤幕,已对美国50个州的位置、名字(尤其是摇摆州),及传统的政治倾向瞭若指掌,未来课程可直接省略这一部分;或者是有名嘴笑说,台湾若成为美国的第51州,以台湾2,300万的人口规模,将可成为美国第三大州,将多30张选举人票力挺特朗普,这看似笑话,或许更是那些台湾特粉的心底话。

相对于对特朗普选举要赢的痴迷,挺特的台派民众对于目前胜券更在握的拜登,则怀有极大的认识偏误。可以说,这群正在网路上鼓譟、崩溃的台湾人,对于拜登的根本认识,大多是基於他不是特朗普,或相对于特朗普的反面所建构。

当然,关注他国选举无所谓对错,尤其美国身为世界第一强国,与台湾关系匪浅,最终是谁入主白宫,在未来四年中当然深深影响台湾。但深陷“亲美抗中”情绪的台湾人,显然已经“入戏太深”,一方面逾越了看戏的角色,还打算爬上台上当起演员来了,其自豪的民主素养更是堪虑,即当选举结果不如己意,各种阴谋论在台纷陈,忽视美国人一票又一票淬鍊出来的结果,没有选票又“看戏的喊烧”,足见抗中民粹给台湾社会留下的午夜回响。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于2020年11月4日星期三在德尔威尔明顿向支持者发表讲话。(AP Photo/Paul Sancya)

另一方面,台湾社会对于拜登上台抱有排斥、甚至恐惧的远因,在于众人把过去几年特访普吹给台湾“政治泡泡”视为一种真实与信仰来度日,忧心台美关系史上最好、台湾能倚美抗中的“政治泡泡”到了拜登手中,霎时吹弹可破。嗜玩本不实际的“政治泡泡”,是台湾自我沉迷於国际格局变化的一种瘾,倘若拜登最终赢得了这场美选,之于台湾或许并非一场坏事——政治表演欲极强的特朗普能给台湾的不过是政治上的泡泡与鸦片,台湾人迷幻其中,不管在不在理,终究被晕得七荤八素;未来换做拜登,至少还留给了台湾一次可以醒过来、了解真实的机会。

事实上,台湾自顾自地对特朗普睁眼、对拜登闭眼,一点好处也没有。台湾应该问自己一个更远一点的问题:倘若拜登胜选,作为一个被咸信只当一个总统任期的拜登,其过渡性带给美中台三边关系的未来影响,究竟是何景况?近年伴随特朗普大打美中贸易战的鼓声,“脱勾”是个很特别的关键词,这对台湾而言,确实存在某种机会,甚至利益。只不过,一旦今朝上台的是拜登,那么主导美中关系大势的关键词便不再是“脱勾”,顶多是“围堵”。说得更具体一点,拜登领导的民主党政府或以美国得有的“巧实力”,对北京进行“聪明的围堵”,就算这样的政策依旧对台湾有一些吸引力,但绝不会是“远中心切”的台湾所期待的“脱勾”性质。

此外,台湾忽视的也不只有强权之间的现势互动,拜登与习近平之间的私人关系,似乎也不在台湾人的视野范围与考虑之内。一旦拜登入主白宫,如何管理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必然是首要任务,其他诸如重回巴黎气候协议与伊朗核协议也指日可待。当然,也可预期拜登将调整美国对北京掀起的贸易战火,中国很大可能在短期内安排习近平与拜登的会面。不应当忘怀的是拜登个人有其外交能力,当年代表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访中行即已表现若干,他对中国的基本态度也早已显见。台湾的最大问题,主要还是在于执迷于特朗普对台吹的虚幻泡泡,并且不顾一切地甘于沉醉。

台湾社会必须理解,不管是特朗普或拜登当选,美国都会以自己的国家利益作为首要考量,而非考量台湾的利益,特朗普当选,台湾不会就此发达,拜登当选,台湾也不会因此完蛋,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而台湾应在可操之在己的部分谋发展,才是在国际丛林中生存的硬道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