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特朗普“孤单寂寞觉得冷” 还不是台湾最尴尬的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人近来对美国总统大选入戏太深,只因民进党吹起的抗中泡泡,不能没有特朗普撑着,当特朗普连任失利,民进党也将随之丢失“抗中”戏棚。说到底,拥抱民粹不是万灵丹,台湾人未来一段时间后迟早会明白,“抗中”不过是对“治理无方”最廉价的卸责。(陈卓邦/多维新闻)

不晓得是出于“自大”或缺乏相互的“理解”,每当谈起中国大陆的种种,台湾人大都抱持着鄙视与不屑,若论大陆科技的进步,台湾人会说那是窃取西方专利而来,论市场经济发展,台湾人会说那是官方补贴国企的不公平竞争所致,至于政治方面更不必说,讲中国大陆不民主、不自由,都还算“清淡”的形容。当台湾对中国大陆抱持着诸多偏见,又遇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鼻孔出气的方向与台湾人一致,犹如干柴遇上烈火,美台共同抗中的想象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而今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开票结果趋近明朗,假如没有“意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取特朗普代之大势底定。既然特朗普是台湾成为“全世界抵抗中国压力的最前线”的滥觞,当特朗普时代终结,台湾人难免深感“孤单,寂寞,觉得冷”。

然而在台湾人因特朗普连任失利而叹息的同时,民进党方面没闲着,近来关于民进党政府选前明显亲近的共和党的种种讨论不断,拜登得志后,更令民进党陷入是否“押错宝”的舆论漩涡当中。民进党政府一些明显的大动作,也深化了这类讨论的声量,包括蔡英文主持“国家安全会议”,诉求“争取美国跨党派的支持”、“持续深化与共和党、民主党之间的关系”乃至于通过“党政人士”对外放话振振有词驳斥“押宝说”,难免都令外界心生“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

除非民进党夜路实在走太多而心有不安,否则在传统上,美国民主党向来是与民进党亲近,就算民进党短时间内未能与拜登核心团队搭上线,不代表两边未来没办法找到关系说上话。也因为这样,台湾内部反对民进党诸多在野阵营,尚且不必急着拿民进党与民主党的关系开刀,想趁机甩民进党两巴掌。

退一步来看,或许令民进党焦虑的点并不在于是否会被拜登阵营秋后算账,而是如何令自己的“抗中”剧本继续唱下去,不仅一来特朗普连任失利将令民进党痛失“抗中”戏棚,二来从美国选民决定撤换特朗普一事,或多或少也显示了,美国选民已体认到,“民粹”终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确实,当拜登接棒特朗普,台湾将明显感受到“国际情势”出现变化,毕竟如同拜登所象征的美国传统建制型政治人物而言,本来就不大会如特朗普这样,“明目张胆”地拿台湾去“草蜢弄鸡”,借以谋取遏制中国大陆的发展,尽管有没有用实际作用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拜登上任后中美的竞合大势犹在,但民进党将难以如同特朗普执政时期得以“借力使力”,将美国的“战略模糊”把玩于股掌间,恐怕早已是各方不争的“共同认识”。

至于拥抱民粹的特朗普,虽然任内确实认真面对那些推升民粹的美国社会问题,毕竟美国内部因“全球化”所带来的矛盾太过强烈,制造业的外移令传统蓝领阶级陷入困境,传统中产阶级也随之黯淡,蓝领与中产的集体焦虑,成为特朗普对外要求“公平贸易”,甚至是与中国脱钩打造“第二供应链”替美国找回就业机会的最大底气。

可是,过去数十年的“全球化”,基本是以美国资本为要角主导下的产物,“全球化”确实让部分美国人失利了,但「整体的」美国人依旧是主要得利的受众,当特朗普诉诸民粹,企图通过“破坏式创新”瓦解旧架构来解决矛盾,这终究会衍生另一种矛盾向自己反扑而来,同时也演活了拥抱民粹并非万灵丹的基本道理。

台湾人因特朗普连任失利而“孤单,寂寞,觉得冷”之际,更应该看清,以美国为首发起“抗中”檄文自己也是矛盾的,而这个矛盾某方面而言,也是特朗普连任失利的原因之一。否则,若台湾依然故我,自愿成为“全世界抵抗中国压力的最前线”,或是鼓动“全球供应链重组”,当拔剑面向中国大陆后,才发现自己背后一个盟友都没有,那才是最尴尬的事。

一个人如果不经历一些偏激的思维,不当一回“愤青”,势必将难以回归“理性中道”,换成一个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相信台湾人迟早会明白,“抗中”不过是对“治理无方”最廉价的卸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