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力量深刻调整 北京的自信与台湾的恐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中国外交部)

没有“意外”的话,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拜登(Joseph Biden)将成为白宫的新主人。相较于蔡英文政府、民进党政治人物及台湾绿营侧翼从选前的“我川威武”(Donald Trump,即特朗普,台湾译作川普),到选后不断强调台美情谊深厚,并以拜登曾称习近平为“恶棍”、曾发文认同特朗普采取“对中强硬”立场等进行“自我安抚”,北京至今仅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指出,“理解到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与程序做出确定”、“中方表态会依照国际惯例办理”,依然采取“不介入他国内政”的淡然立场。

同一时间,国际知名政论期刊《外交家》(The Diplomat)及《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都发表专文,不约而同引用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中“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内容,指出“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其实是“美国走衰、中国崛起”的“含蓄”说法,做出北京已有足够自信“中国崛起是历史必然”,并据此推论“谁当美国总统,北京 don’t cares”。

汪文斌对于美国大选结果的“淡然”,以及中共选在拜登发表胜选演说的11月8日宣布川藏铁路动工,间接肯定了《外交家》、《经济学人》评论文章对北京“不关心谁是美国总统”及“自信”的观察。

北京的“自信”绝不是因为拜登是较温和、可预测性高的“建制派”,或者是天真地认为中美贸易战、科技战或因此有喘息空间,而是因为造成美国走衰的结构性因素、特朗普任期内加剧的社会撕裂以及“蓝、红对立”的政治结构,绝非拜登上台就能轻易扭转;再者,北京挺过新冠肺炎及长江水患等“百年难遇”的疫害、洪灾,扩大“双循环”经济见效,加上“made in China”的强大制造能力已成为世界的不可或缺及一直从磨难中取得成绩的“历史教训”。

难道不是吗?就算拜登宣布胜选,但特朗普人马却不愿依“惯例”展开政权转移,相反的,虽然拜登是美国选举史上得到普选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但特朗普“史上得票数第二高总统候选人”的成绩,反而让“反拜”势力更加团结,加上共和党在美国参议院仍能与民主党抗衡、美国大法官中的保守派居于绝对多数等,都说明了拜登虽然有许多“愿景”,但他能否只靠着受到各界肯定的“胜选演说”就“团结”美国,其实在未定之天,更遑论美国的经济成长及纾困多靠“以世界为壑”的宽松货币政策及举债撑起来的,凡此种种,都让北京可以淡然看待美国大选的结果,而将之视为“机遇”或“挑战”等待“确定”的那一刻,甚至在此一时刻也不避谈“武统”,甚至还有“知台派”大谈“不用武力难以统一”、“北京应展现战略定力”,“战略清晰”到几乎不给“模糊派”的拜登任何“蜜月期”。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后,特朗普的支持者集会时,反抗议者穿着迷彩服。(Reuters)

反观台湾内部,反而因为拜登的当选而陷入慌乱。一则蔡英文、民进党人及所谓“主流民意”,不但早早对特朗普交出“投名状”,大买武器、扩大含莱克多巴胺(俗称瘦肉精)美国牛肉及以行政命令开放美国猪肉,形同“榨干”台湾向特朗普输诚,不料却是拜登上台,恐再难有“资力”取悦拜登;其二,拜登的“抗中”理念多显现在“人权”领域,却是国际合作、多边主义的信徒,可以预见“硬度”不如特朗普,台美同声一气“无差别反中”的机率大降;其三,绿营人士在大选期间拿着已被证实为“假新闻”的拜登次子亨特(Hunter Biden)与中共联络以图私利文件,以及滞美“反共富商”郭文贵释出的“性爱片”等资料,在大选期间在绿媒政论节目“黑拜”,型塑拜登“犯罪家族”、拜登“养子不教”的人设,却不知“现世报”何时会到?

因为“历史因素”及民进党的政治操作,可以理解为何台湾人对此次美国大选的结果异常重视,但除了“入戏”与“看戏”之外,对于拜登即将成为下一任白宫主人,何以北京淡然?蔡政府慌乱?其实更值得台湾人深刻思考,所谓的“壮大台湾”该是何种模样?以及该采取何种作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