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桂纶镁《腿》跳脱“文青”风 为爱暴走成恶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2020金马影展开幕片之一的《腿》,同时入围第五十七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着剧本、最佳造型设计四项大奖,最大的收获,恐怕还是主演桂纶镁跳脱了过去“文青”、“小清新”的形象,生动演绎出一名热爱跳舞的文艺女青年,如何被生活淬炼成“大闹医院”的暴走恶女。

金马影展开幕片《腿》是一部喜剧片。(多维新闻/袁恺勋)

本届金马奖中有许多“爱情喜剧”,包括入围最佳剧情片的《同学麦娜丝》、《消失的情人节》,入围最佳新导演的《怪胎》,以及本片《腿》。由于台湾影剧在最近20年里似乎都以文艺爱情的类型闻名,每位导演如何在符合观众口味(与投资口味)的框架中导出新意,也是一大看点。

桂纶镁在《腿》中饰演国标舞者,与舞伴兼人生伴侣的男主角可以说是国标界的“金童玉女”,犹如童话般的爱情美梦成真,但“在一起”却远不是终点,而是一次次现实磨难的起点,逼得一名深信爱情、身体力行传统家庭价值“嫁鸡随鸡”的柔弱女性,在片中犹如疯魔般的执着,与现实的高墙力拚到底。

一名女性可以接受多少次的打击?在决定能否出国比赛的重要比赛中男主失约不到;继而发现他欠下大额赌债被黑帮追杀;为了从黑帮手中保住男主,女主回头向自己父母跪地求援。恐怕三项中任一项都足以使一个人“认清对方”,分手再见。

但一名对爱情抱有梦想的传统女性,希冀的是“浪子回头”,期盼的是“苦尽甘来”。尽管男主因为逃亡时的旧伤再也不能跳舞、尽管为了生活必须由自己出面工作教舞、尽管男主一次次的投资失败要自己收拾结局,身为一名“妻子”、“贤内助”,支撑起一个家既是责任、也是一种献身式的情操。

但一切牺牲在男主出轨后都显得如此无谓。如果说传统女性的节操在于无怨无悔地支持男性,但当男性如此“扶不起”,可还有意义?如果说爱情的伟大在于不计代价的付出,那么当爱情褪色,那些代价终将会扣响婚姻的丧钟。

不知幸或不幸,男主最后一次的愚蠢,代价仅仅只是他自己的生命。女主必须再一次为男主收拾残局,带着“这是最后”的使命感,女主为了从医院取回男主截肢的残腿,从“传统渴爱女”的脚色中挣脱出来,蜕变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罗刹女,上至院长下至清洁工,无不成为她“施暴”的对象,请求、威胁、怒骂、耍诈,无所不用其极。

桂纶镁亦于映后交流中分享道,由于剧本十分完整,女主角性格明确,就是建构一出喜剧故事,但是其中又有很多严肃的桥段,这中间的转换就很难拿捏。另外对于剧中十分吃重的“国标舞”桥段,即使是有芭蕾底子的桂纶镁也必须从头学起,重新学习国标舞中诠释感情的方式。

饰演男主角的杨祐宁没有入围金马奖,这名“爱情全能、生活无能”的“废青”,剧情上实在很难讨人喜欢,但其表演同样难以惹人生厌,将一名本性不恶但好高骛远的脚色诠释得相当稳妥。

桂纶镁以气质、清新的形象闻名。(多维新闻/袁恺勋)

《腿》导演张耀升原为小说家、编剧家,曾以《阳光普照》入围第五十六届金马奖最佳原着剧本。首次执导《腿》虽未入围最佳新导演,但风光担纲金马影展开幕片,亦可说是“编而优则导”。

张耀升亦在映后透露,《腿》的灵感是来自于自身父亲过世时,由母亲花上整整27天找回遗体的腿的真实故事,只不过导演的母亲还远比桂纶镁饰演的脚色更“呛辣”,行事动机也并非来自爱情,而是“好好做个了断”。导演亦感叹,台湾女演员的“戏路”还是有限制,许多外国女演员风格再呛辣都不会被影迷讨厌,但台湾观众可能还是比较能接受爱情故事,因此最终“爱情”在全片仍然占了主要的位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