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唤醒“中山魂” 影视史学与史实的拉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台湾教科书简化到让青年学生都已忘记“三二九广州起义”,不知道黄兴、林觉民、秋瑾等革命志士曾为推翻清王朝抛头颅洒热血的壮烈,2011年中华民国建国百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海峡两岸一群文史工作者与动画制作团队共同制作了动画长片《中山魂》,并入围了2020年第57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欲借回顾历史的影视史学手法,诉说顶天立地的历史人物与革命志士。然而,这部向革命先烈致敬的动画片却也存在不少问题。

由两岸团队共同制作、描写孙中山革命历程的动画长片《中山魂》,入围第57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图为动画《中山魂》电影宣传海报,前排为孙中山,第二排左起为喻培伦、林觉民、黄兴,第三排左侧着旗装、梳旗头“大拉翅”者为慈禧太后。(許陳品/多维新闻)

遭妖魔化的晚清

《中山魂》导演谌静莲表示,国际电影都有许多表现历史伟人的故事,但华人世界则相对缺乏,希望能创造属于华人历史的伟人故事,特别是希望能针对儿童、少年观众,因此才以动画形式进行发展。这表示动画《中山魂》的受众,从一开始就锁定在偏小的年龄层上,势必不会蕴藏太多对哲学或史观的探讨,也就是用简单的方式让观众“神入”(Empathy)、回到那个历史情境与脉络中,感受、体会并理解当时的人为何这么想、这么做。

可惜的是,《中山魂》却是用一种善恶二元对立的手法描绘清王朝—将其妖魔化。从阳光虽然射入北京紫禁城太和殿、却始终照不到龙椅后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塑造出清王朝带有暮气沉沉、阴森诡异甚至恐怖的气息。在宫廷大殿的栋梁上,始终盘桓着众多乌鸦,而慈禧太后却会使唤乌鸦群去“消灭”革命党人,像是一位在广州三二九起义后被俘至朝堂的女烈士小薇,就“死”在乌鸦的“攻击”中。倘若只以巫术般的表现手法体现清廷镇压反清的革命运动,反而会使年轻观众对于烈士的牺牲感受更加不真实。

在动画《中山魂》里,慈禧太后于片尾化作一条大蛇,在孙中山身后虎视眈眈。(2020台北金马影展网站)

影片中间之后,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终于现出真身,不仅是身材比例成椭圆形、比一般人身形高大至少2倍的中年妇人,有着塌鼻子、血盆大口的丑陋相貌,片尾更化作一头大蛇,让孙中山甚至拿起一旁的宫灯与之搏斗。如此以“打怪通关”式的演绎,表现孙与革命同志的坚定信念战胜大蛇、象征革命胜利,但这样就能体现中国从此结束绵延两千余年来的帝制,迎来以建设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为纲领的民主共和国吗?恐怕也太过于草率。

缺乏突显革命的必要性

片中孙中山在英国募款时向群众说到:“有充足的电力、人人吃饱饭、人人有书读,那才是中国的未来”,或是参观工厂、考察水坝等硬件设施,擘划建设新中国的蓝图,于是要进行排满的革命行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便获得了围观群众如雷的掌声,这看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或许影片是想以更戏剧化方式呈现中国在无数仁人志士努力下终于迎来曙光,却也片面地将近代中国衰败的原因全部归咎于清王朝统治阶级的腐朽,忽略了19世纪末中国本身早已“内卷化”(Involution)的经济型态,缺乏走向工业化、现代化的动力,以及帝国主义在东方的殖民与经济剥削。

对年龄层较小的受众来说,与其从孙中山口中听见的抽象话语,还不如直接用具体画面展示国家财政拮据时清廷的骄奢淫逸,以及底层群众的生活困苦。例如清廷耗资600万两修建“三海工程”(北海、中海、南海)、动用300万两修建颐和园,而两大工程就占去海军经费(2,300万两)的三分之一多。再或者描绘八国联军之役后,慈禧太后偕光绪帝出逃,在山西、陕西的一切威仪逐渐比照北京,御膳费每天花销就在200金(约1,600两白银)以上,在西安府专办皇差的支应局,开局不到一个多月就耗费白银29万余两。而清代七品官(知县)年俸45两白银,加上养廉钱1,200两,29万两的开销相当于县令232年的收入!对每月花销仅1两银的清苦人家来说,这些钱简直是天文数字。当这些生活条件进入到反清革命运动的脉络中,无论是多大年纪的受众才能更“有感”,也会让这场革命更加具有正当性与合理性。

图为动画《中山魂》中,在广州城搜捕革命党人的广东水师提督李准。(2020台北金马影展网站)

剧情安排的时空错置

此外,片中也出现一些时空错置的场景。依据史实,慈禧太后崩于1908年11月15日,但革命党第九次起义(广州新军起义)是在1910年2月12日,1911年4月27日又发动第十次起义(广州黄花岗),皆在慈禧太后逝世之后,又怎会发生广州黄花岗之役失败被俘的女志士小薇被送至慈禧太后面前,在大殿上被乌鸦妖术所“杀”的事情?

剧中情节演至孙中山于伦敦蒙难(1896年10月11日至10月23日),经恩师康德黎营救与英国政府施压才得以脱困,但随后孙却现身阻止清廷邮传部大巨盛宣怀与英、德、美、法四国银行团签订借款合同的场景。事实上,盛宣怀代表清王朝与四国银行团的《湖北湖南两省境内粤汉铁路、湖北省境内川汉铁路借款合同》(《粤汉川汉铁路借款合同》),是于1911年5月20日才签订,而清廷在保路运动爆发前已获得40万英镑的借款,与孙中山伦敦蒙难完全无关,况且辛亥革命爆发时孙正在美国各地进行演说募款,要说孙阻止了银行团继续贷款给清廷,时间点其实是他于1911年11月抵达伦敦后,经过一系列的外交活动与游说,才终于促成四国银行团停止对清政府的一切借款。

剥离社会主义的“中山魂”?

若“中山魂”指的是孙中山一生的革命精神与风骨,那么孙晚年曾主张三民主义中的“民生主义即社会主义”,并自诩为“社会主义领袖”的一面,在电影中完全没有呈现,戛然而止在孙于1912年1月1日出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那刻。事实上,孙中山于1912年4月卸任临时大总统、让位予袁世凯后,在广东之行曾说“吾国乃社会主义之民国,欲行社会主义。吾等皆是真诚的社会主义领袖”,又在1924年发表三民主义演讲中开宗明义指出“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又名共产主义,即是大同主义”,并促成了“联俄容共”。于是,中国的国民革命运动有了苏联的帮助才得以完成北伐,实现国民政府形式上统一全中国。对中华民国来说,孙中山无疑是肇建民国、再造共和的重要角色;对中共而言,不但从“联俄容共”得到发展组织的契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所实行的“新民主主义”,亦脱胎自毛泽东所总结的“新三民主义”,故至今中国大陆政府还是自诩为“辛亥革命未竟事业的继承者”。因此,将孙中山晚年对于社会主义的思考与行动抽离,“中山魂”也不会完整

有位中国大陆知名演员曾说:“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极重要历史人物的孙中山,影视史学诚然是让更多年轻世代认识他的渠道,但应贴近史实、不做过度演绎,思考如何更具体地带观众“重回历史现场”、表现中山思想,以及如何诠释、与当代思潮或世界局势对话,才能继续赋予“中山魂”贴合当今的时代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