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台湾宫庙女孩闯大陆:《迷走广州》里的两岸侧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年入围金马影展最佳女配角的《迷走广州》描述钢管女郎晶晶和想加入八家将的宫庙少女米淇结伴去广州,晶晶去寻找男友而米淇则是寻找在大陆经商的爸爸。在中国大陆官方暂停中国电影和相关人员赴台之际,能从台湾电影中透过两个女孩的视角去看发展中的中国大陆,有其特别意义,也是另类的文化交流。

宫庙的两个少女在广州在找人的的路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透过她们的视角以及与这些人的互动可以看出两岸文化的不同,也可以反映部分台湾人对中国大陆经济崛起的看法,而两个女孩在广州的旅程,也是一场属于青春和寻找自我之旅,从中也有女性觉醒的元素,也有人称其为台版的“末路狂花”,结合女性觉醒、自我探索、宫庙题材,激荡出独特的火花。

《迷走广州》里有台湾独特的宫庙文化。(FB@迷走广州)

上不了的脸书 文诌诌的大陆人

台湾人到中国大陆旅游、经商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片中米淇跟晶晶踏上陌生的地方,非常的惊奇,一到了广州,就讶异于它的大和繁华,而后开始发现上不了网络,没办法登入脸书和Google map。这样短短的几分钟,就带出许多台湾人对大陆印象最深的地方,地大,大城市繁华以及对网络的管制。

而后遇到的抢劫,旅馆里提供的特殊按摩服务以及餐厅金碧辉煌、有中国特色的气派建筑,是许多台湾人看待近年经济快速崛起的中国大陆时的视角,有刻板印象、也有政治文化的隔阂。

但在这些之外,当然也有人跟人之间最纯粹的关怀。米淇在广州大巴上遇到的大陆男子,不只在她们行李被偷被赶出饭店时,施予援手,与米淇也发展出暧昧的情节。而一开始教导他们用百度地图、带它们去吃撸串的广东人也都充满着人情味。

此外,电影中对米淇晶晶伸出援手的大陆男子设定也非常有趣,在金马影展放映时,引得观众笑声不断。他热心助人,喜欢引经据典、对于老婆要求的限量包包感到不耐,而一直想找寻能回答他“听过雨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的人,他的角色也反映在物质高速发展,拥有钱财后渴求心灵和文化层次的一代大陆人。

结合宫庙和两岸题材的《迷走广州》在金马影展放映,(FB@迷走广州)

剧中对“台商包二奶”这样的社会现象也有讨论。但是也同时关照许多台商到中国大陆发展曾做得风生水起却遇到政府管制而水土不服的情况。究竟是不想回家还是不能回家? 台商包二奶或是另组家庭是长期离家发展的必然吗? 片中对比两个青春少女的成长也衬托出中年人的无奈和沧桑。

在两岸官方交流冷冻,因为政治隔阂而渐行渐远的民间氛围之下,《迷走广州》里两个女孩的青春之旅,写下台湾人对崛起后中国大陆印象的一页脚注。

崛起中国与两岸家庭

在金马影展的映后,导演陆慧绵对于“两个台湾女孩到广州”这样的故事设定给出解释。她提到,中国大陆整个沿海经济发展的时候第一批过去开疆辟土、办厂的就是台湾的台商。因此她想,如果有这么多企业主到中国大陆沿海,代表台湾有相当数量的家庭是没有爸爸的。

其二则是聚焦在她个人的经验。陆慧绵分享,有一次她在美国纽约的梅西百货,满坑满谷的衣服,想带走一件美国制造的衣服。但在梅西百货,找不到一件是Made in USA的衣服。她认为广州是世界的工厂,因此将片子设定为米淇到广州去寻找她的台商父亲。在中国大陆的崛起影响台湾乃至世界的大环境下,写出属于台湾女孩闯荡的故事。

从两个台湾女孩的眼睛,看到对中国大陆繁荣的惊叹、对于网络管制的不解,对于台商爸爸不回来、妈妈不振作的伤心,而去广州则是展现中国大陆崛起的多面性以及大时代对小人物的影响;而米淇与晶晶的不畏惧和勇敢让他们在各种外界的变动下,完成寻找自我的旅程。

在台湾女孩的元素里,导演透过想跳八家将的米淇,呈现大中华封建的文化脉络中,女孩子在传统文化里被当成种种禁忌的现象。例如,月经来不能进庙里拜拜,女孩子身体不干净等,同时也带出台湾对民间信仰的执着以及宫庙文化在台湾的独特性。宫庙女孩迷走广州的故事带出文化碰撞,而对两岸社会现象的观察和对中国大陆崛起的反思,在片中交织出独特的色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