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复杂的马来西亚:《南巫》《你是猪》看大马华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有两部马来西亚电影入围第五十七届金马奖,分别是最佳新导演、原着剧本的《南巫》,以及入围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的《你是猪》。两部电影一讲神鬼、一论种族,在各方面都堪称对比。另外还有以《日子》入围的导演蔡明亮,是旅居台湾的马来西亚籍华人,不过其电影较少着墨大马当地。

第五十七届金马奖入围视频《你是猪》剧照。 (金马执委会供图)

大马的华人缩影

不约而同地,《南巫》与《你是猪》都着力描写身在大马的华人族群。《南巫》导演张吉安本身就是大马知名的乡音工作者,长年采访、采集大马各年龄层的华人与其生活样态,包括从中国大陆移居而来的第一代长者。而《你是猪》导演黄明志在过往执导电影中一直都有出现大马各种族群的身影,特别是主角视角由华人(自己)来担纲。

《南巫》展现出大马华人的矛盾心理,也就是心中的“边界”,对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这块土地有着复杂的情结,例如片中的华人乩童,降乩做法本来是华人的仪式,但“降”的却是马来西亚当地的“拿督公”,“上身”后还以马来语谴责女主角:“在马来西亚却不会说国语(马来语)吗?”一方面极力融入当地社会民情,一方面却也极力保护自身的习俗文化。

另一方面,《你是猪》中不只族群间的争议,还包括了华人与华人之间的阶级关系。华人学生当然希望华人校长、老师站在自己一方,但身为“成功人士”的华人师长,是否将华人学生当作同乡、同族来照顾,抑或是将穷苦的华人学生视为“麻烦制造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南辕北辙的两部电影

《南巫》于2018年在金马创投会议中获得“内容物数字电影奖”,更获得拍摄地的马来西亚吉打州政府支持,并列为2020大马旅游年的吉打州宣传项目,并委任吉打州议员陈国耀为电影顾问。本片并同时入围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与亚洲电影促进联盟奈派克奖,导演张吉安作为新马知名的乡音考古工作者,尽管自述在资金上也遇上不少问题,但这第一部长片还是受到相当的瞩目。

反观《你是猪》,题材涉及敏感的种族议题,几乎是秘密制作,并选在即将废校的校园以十天工夫拍摄而成,为了节省预算采用全片素人演员,片长也仅有62分钟,导演黄明志直言:“再剪就变成微电影了。”坦承一开始完全不准备上映,仅想拿去影展参展,甚至本身也是第一次在大屏幕上观看;好在预算也仅有不到200万新台币(约合7万美元),亏也亏不多。

第五十七届金马奖入围最佳原创音乐《你是猪》导演黄明志出席影人场。 (袁恺勋/多维新闻)

均改编自真实事件

《南巫》与《你是猪》同样都根植于导演的童年回忆。《南巫》设置于1980年代末,是张吉安童年时与他父亲遇上的降头奇事,算是亲身经历改编;而《你是猪》则是一起于2000年发生的校园暴动事件,在当地口耳相传而来,偏偏不同人讲述版本差异甚大,这也成为电影的故事灵感。

不过《南巫》尽管是导演亲身体验的神怪故事,故事却说得隐晦,连镜头也每每偏移出角色,让观众迷失在背景的庙宇、山洞、稻田中,不知道剧情中的降头、诅咒、鬼魂等灵异元素,到底是真?还是幻?直到接近片尾,导演突然重磅一击,马华信仰、大马民俗、暹罗巫降、当地山神一一显灵。当魔幻一夜过去,曙光乍现,病重的丈夫回复健康,仿佛也把观众带离了那个充斥着各种教派民俗的时光一景,回到现实中来。

相反的,《你是猪》中的一起校园暴动事件,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版本,偏偏每个人都说得斩钉截铁,连细节都绝不含糊,根本没有妥协空间,于是银幕上的影像越清楚,观众心里越糊涂。直到最后摊牌时刻,观众才如同片中的查案警长一样,看清在这里的没有真相,只有被种族与政治绑死的结,并且深深陷在余韵中。

第五十七届金马奖入围最佳新导演《南巫》导演张吉安。 (袁恺勋/多维新闻)

复杂的国度铸就复杂的电影

大马是多种族、多语言混杂的国度,这在两片中都明显地提及。而一如故事剧情的隐晦,《南巫》中对于不同种族、族群之间的差异甚至是冲突,是隐藏在简短的对白、报纸标题、甚至是对宗教习俗的解释上。从报纸上大大的“华校抗议”,到学校中小孩们:“要讲华语,讲方言会被罚站。”的对白,再到妻子为丈夫的怪病求助乩童,乩童却语带嘲讽地暗示身为华人的一家不重视当地文化才会染病。

但乩童给出的“解方”(得罪山神)仍然无效,于是妻子找到了伊斯兰教的宗教师(其实就是马来巫师,顺应政府破除迷信的政策而改头换面),虽然将大马和华人民俗崇拜的神明斥为邪灵,却似乎是给出最有效解法的一位。最后连当地山神也显灵帮助妻子,并指出自己原本是中国大陆的泉州公主,却已永远过不去边界,回不了家乡。短短一句话似乎隐喻华人移民的悲哀。

另一方面,《你是猪》直白得近乎粗暴。本应纯朴的校园中,不同族群的学生互相斥骂为“猪”,更直接动手互殴,引爆全校大乱斗。马来人批评华人是外来者,华人斥骂马来人懒惰不努力,人数最少的印度人也因为不同文化而遭到排斥。一开始似乎夹在不同族群之间、努力维持秩序的学校师长,到头来竟是整个压迫的源头,整部片竟似乎没有一个完全无辜的“族群”。

这也是《你是猪》与《南巫》的共同风景:太过复杂的大马,太过复杂的大马华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