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对动画的野心 台导演耗资上亿打造3D动画《废弃之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曾执导《蓝色大门》获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亚洲电影提名的台湾导演易智言耗资上亿台币,花费13年的时间制作3D动画电影《废弃之城》,入围第57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在近年中国大陆,韩国动画崛起,日本则以《鬼灭之刃》证明其动画仍有广大影响力之时,台湾动画在技术和形式上的再突破。

易智言日前接受媒体访谈,畅谈制作《废弃之城》制作辛酸。(林君颖╱多维新闻)

台湾动画困境

过去日本是亚洲动画的霸主,金马奖动画长片奖项也时常从缺。近年两岸三地越来越多精采的动画作品,例如叫好叫座的中国大陆动画《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而台湾2018年则以《幸福路上》斩获首座台湾动画的金马奖。

而长期关注青少年族群的易智言,为何选择拍动画片?他表示“台湾动画界在过去1970年代至1980年代相当辉煌,其动画制作技术层次都数一数二,可惜当时代工居多,少有代表作”。比如台湾至今仍为民众津津乐道的动画电影,为1998年上映的《魔法阿嬷》,该片有着将传统习俗转换成年轻世代孩童理解的特色,但可惜当年的金马奖评审以“怪力乱神”为由让最佳动画长片奖从缺。除此之外,随着时间变化,中国大陆与韩国动画崛起,台湾动画产业不再有过去代工优势,到了今日,与动画短片相比动画长片的数量更是相当稀少。

《废弃之城》里主角小树与塑料袋阿袋成为相当要好的朋友。(金马执委会供图)

易智言观察发现台湾动画不擅常写长片故事,以欧美与日本动画界来说,能看到有拍摄真人剧情片经验的人转而投入动画片的例子,但在台湾,两者是泾渭分明的。因此他希望以自己曾拍摄《蓝色大门》与《危险心灵》的剧情长片经验,让台湾动画激荡出不同的火花。

易智言表示,对于动画配音,他的标准与真人剧情长片相同,就是找合适的人,且声音个性与表演需要和片中角色个性契合。因此找上了黄河与张孝全为《废弃之城》的两个重要角色-小树与塑料袋配音。对于黄河的声音表演,易智言说:“他在我眼里就是我带出来的小孩,而且黄河身上一直有青春期惨绿少年的特质,另外他过去有参与《小王子》动画配音,他在配音与揣摩青少年心境方面,都相当合适”。除了黄河与张孝全外,李烈、高捷与桂纶镁等台湾知名演员,也都有献“声”演出。

《废弃之城》年轻人如何找到自己“天命”价值之所在

《废弃之城》讲述一个在家与同侪之间找不到容身之处的少年(小树,黄河饰),意外结识塑料袋(阿袋,张孝全饰)的故事。小树跟着阿袋来到了废弃物品的集合地-废弃之城,在那里看到各式各样被人类淘汰不要的废弃物,由于阿袋以及其他废弃物品对小树相当友好,小树便想永远待在废弃之城。不过在这里生活的废弃物,都有颗想出去的心,尤其是阿袋,它特别想出去,向外面的人证明自己不是个“垃圾”,为此设计许多训练计划以及路线规划。

片中传递着人即使想安逸过日子,但外在环境因素仍会发生无法掌控的变化。为了因应这样的改变,人不能停留在原地,必须要动起来,也扣合近年世界都关注的环保议题以及少年的自我探索。

历经《废弃之城》的冒险后,小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并相信自己未来能变得越来越好。(金马执委会供图)

而《废弃之城》背景则充满浓厚台湾地方文化元素,像是废弃物品多是台湾1960年代至1970年代的家具、电器用品,整座废弃城则是闽南红砖房,像是个被台湾人遗忘的角落。整部电影没有太过煽情,也没有“我都承认自己是垃圾了,垃圾袋竟然还想要改变自己,那我不能输!”等这种日本动画常见的主角顿悟或是反省的桥段。小树的变化、认同阿袋想做出改变的心,在剧情里是相当隐晦又自然的发生。

《废弃之城》展现出台湾对于动画技術的野心,耗时13年也显现台湾动画长片发展的不易。动画需投入大量成本时间,易智言访谈时提到,做动画之前是有基础的,所以觉得很有信心去做。但也因为这些无知,让他一路惊吓,但也是因为这个无知,让他勇敢走了这一步。《废弃之城》将与两岸合作的3D动画电影《中山魂》一同角逐金马最佳动画长片奖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