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换照风波:如何用“新闻自由”杀死“新闻自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备受关注的“中天换照风波”终于有了结果——台湾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在18日经审查后作出裁决,以7比0大比数一致否决续牌。

NCC主委陈耀祥在记者会上给出的否决理由是,中天新闻台违规记录严重,内控机制失灵,有大股东蔡衍明介入,控制新闻制播。更直接的说法是,中天新闻台专业程度不够、制造假新闻、刻意操纵政治风向,甚至妨碍了台湾的新闻自由。

当地时间11月18日,NCC主委陈耀祥宣布不予中天新闻台换照。(多维新闻)

如何用“新闻自由”杀死“新闻自由”?中天换照风波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件。

第一个“新闻自由”,是那些支持否决中天续牌者高举的旗帜,在他们看来,只有把中天之类的“红媒”踢出去,才符合台湾的进步价值,台湾也才能回归到人们所期望的“新闻自由”;第二个“新闻自由”,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闻自由,一种带有乌托邦性质的理想图景,虽然这一“新闻自由”常常成为民主政体构建共同体以及用来对抗中国之类的专政政体国家的有效口号和工具。

这一次,第一个“新闻自由”终于杀死了第二个“新闻自由”。那么问题来了:第一个“新闻自由”还活着吗?从台湾社会目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来看,当然是活着的。但当第二个作为精神内核的“新闻自由”死了,第一个“新闻自由”也等于名存实亡、走向另一种专制了。

这是台湾“新闻自由”口号背后的残酷真相和本来面目。人们只愿意听到、看到自己愿意听到、看到的信息,进而去相信或憎恶,这本就无关乎新闻自由不自由,而是人们主观选择的结果。对政客来说,便是政治需要的结果。

一直以来,中国大陆就被认为是没有“新闻自由”的。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共就遵循着政治家办报的原则,新闻媒体的政治属性是第一位的,这决定了宣传才是媒体存在的核心要义。十八大后,随着一众偏自由派的媒体沦陷,比如《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共识网等,人们越来越笃定,中国大陆距离“新闻自由”越来越远了。

《炎黄春秋》更换主管单位风波曾在中国大陆备受关注。(VCG)

这是横亘在中国大陆与台湾乃至西方社会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且在“民主的就是进步的”“专制的就是落后的”普世价值之下,凡是关涉到“新闻自由”的争论,不用多说,中国大陆从一开始就是输家,因为你是专制的,注定没有“自由”可言,也注定“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

这一次的中天换照风波,或许可以成为人们重新思考“民主与专制的辩证”、“进步与落后的辩证”的契机。就像2006年台湾左翼作家陈映真回应龙应台的那篇《文明与野蛮的辩证》一样。巧合的是,陈映真与龙应台的那次“公开对垒”,也是起因于一起媒体审查事件——《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因刊发一篇有关义和团有关的文章被整顿。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台湾人能真正意识到,自己正在成为助推台湾走向“独裁”的一份子,更遑论以此作为思考“民主”与“专制”的契机了。

“言论自由不是为了保护与我们一致的言论,而恰恰是为了保护我们所憎恨的言论。”这才是言论自由的真谛,同样适用于新闻自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