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忙了 北京才是台湾免于边缘化的解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1月15日,东盟十国以及中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领导人以视频形式参加RCEP签署仪式。(新华社)

亚太地区15个国家日前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边缘化”再次成为台湾政坛的热门辞。没有意外,蔡英文政府再次以各种“话术”安抚台湾民心,如RCEP自由度不高、台湾高科技产业未受影响、台湾受到《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CPTPP)国家欢迎,总归一句“影响不大”,蔡英文更亲自出面推销一直以来“宣传大于实质”的“新南向政策”及画了满满大饼的“美台经济繁荣对话”及沦为单边宣传、连边都还没摸上的《美台双边贸易协议》(BTA),并美其名说是“已超前部署”。

相比于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Joe Biden)对于RCEP签订、2年内生效后的世界人口最多、区域国民生产总额(GDP)最大自由贸易区的戒之、慎之,蔡英文及她的政府官员的“话术”,虽不致于是“信口雌黄”,但很大程度确实是自欺欺人、吹口哨壮胆罢了。

姑且不提连“楼梯响”都称不上的美台BTA了,明眼人都知道那是挂在驴口前的萝卜,不过是美国拿来对台湾需索的借口罢了。眼下台湾政坛不分朝野,都将由日本主导、大陆没有参与的CPTPP当成唯一的解方,前绿营立委沈富雄更公开表示那是“台湾唯一生路”,不然台湾产业只能迁厂、关厂。

可以理解台湾人为何将CPTPP当成“救命稻草”,毕竟在情感层面,台湾人还相信当下的CPTPP的主要成员国日本、新加坡“对台友好”,而且说不定拜登上台后为了与中国大陆抗衡,也会重返CPTPP,届时也可成为台湾的“助力”。

然而,毕竟那只是台湾人的一厢情愿,因为CPTPP除了“对台友好”国家之外,还有其他“不想得罪北京”的缔约国,而根据CPTPP协议第五条规定,“任何经济体在寻求加入之前,都必须先与其他缔约方展开谈判以取得同意条件”,纵使蔡政府的官员说台湾受到CPTPP许多成员国欢迎,只要有其中一个不同意就无法加入,说到底,北京还是有足够影响力成为台湾能否加入CPTPP的关键因素。

就当下两岸关系之紧张、恶化,答案已经很清楚,台湾加入CPTPP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那是否就代表台湾除了高科技产业外,其他传统产业、农渔产业就只能逐渐凋零、苟延残喘?

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不满服贸协议处置程序的抗议民众,高举标语表达诉求。(Reuters/VCG)

其实台湾还有一条“生路”,而且还是现成的路,那就是继续推动、真正落实《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中未完成、因2014年3月“太阳花学运”停滞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与《两岸货物贸易协议》,完成原先设定的“两岸共同市场”。

许多台湾人都忘了,ECFA是台湾因应东盟10国与中国大陆签订《东盟─中国经济合作架构协议》(CECA),主动向北京提议后催生出来的。如今的RCEP其实是东盟与中国大陆根据CECA的谈判时程,逐一签订投资保障、服贸、货贸协议推进成“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CAFTA),进一步整合东盟与日本、东盟与韩国、东盟与澳纽及东盟与印度自由协议,并扩及到区域内的经济技术合作、知识产权及竞争政策等层面,才成为日前问世的RCEP。

还记得“太阳花学运”是如何落幕的吗?台湾朝野还有谁记得《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民进党副秘书长、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是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来?

说到底,ECFA目前仅有“早收清单”生效,而且明显是台湾占大陆便宜,纵使两岸关系因为蔡英文政府的关系恶化至此,且所谓的“十年大限”早已逾期,但北京仍默默的让其持续生效,无非是仍将台湾人当成“同胞”,更何况大陆政协主席汪洋日前还公开喊话“但凡(两岸)只要有一丝和平解决的可能,就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实际上还不断推出“惠台政策”至今未停。

只不过,大陆的“惠台政策”对台湾来说,的确会发生沈富雄所谓迁厂、关厂以求“生路”的效果,但只要台湾以东盟为师,将ECFA落实为“两岸共同市场”,自然没有“被边缘化”可能,甚至还可能因为领先全球的高科技产业,站上全球产业链的“C位”。

台湾早就握有这把钥匙了,台湾人当然可以决定要不要用,但要记得,时间不站在台湾人这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