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港片挺进金马 四部长片重新定义“香港印象”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第五十七届金马奖有四部长片港片入围,分别是入围七项的《手卷烟》、入围六项的《狂舞派3》、入围三项的《幻爱》与入围两项的《堕胎师》。四部港片或冷硬或热舞、或现实或奇幻,交织出新一代的香港印象。

一盒烟继承深刻的香港印象

出自香港青年导演之手的《手卷烟》,一如外界深刻香港电复印象,承继帮派背景出发,用一盒“手卷烟”述说着,在香港生活人们的时代变迁。

男主身份华籍英军,即是电影的开场。随现实时间轴,男主走过1997年的香港回归、金融风暴,转眼间,2019年的场景到来。过去,香港政治经济的大动荡,为眼前男主困顿的生活作出𫗦陈,于是卷入港台黑帮、南亚裔的窃毒等,而另一边则少不了内地女人对男主的情怀。

两岸三地人物的元素、新锐导演的加乘等,是一部好看的电影。至于有否导演此前宣称的“认同迷惘”展现,可能在大环境之下,仅能扭扭捏捏的透露,无法有深刻的感受。

堕胎切入香港的世代纷争

《堕胎师》为香港导演与独立电影制作人陈果的最新作品,曾获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的知名影星白灵,饰演女主角。《堕胎师》改编真人真事,看似平凡家庭主妇的珍姐,实际上是一名在民宅私营的堕胎医生。有天,珍姐的女儿Kiki突然要求能不能把房子转给她,遭到珍姐拒绝,从此母女关系掉到谷底。就读教会学校改信天主教的Kiki,对于母亲担任堕胎师非常反感,便离家出走。失去女儿的珍姐,不断反思自己帮人堕胎的行为,并陷入对宗教的迷茫中。

片中频频出现香港摩天大楼屋顶像烟囱般冒烟,表示其高额的房价,让所有人陷入焦虑之中。由于杀害胎儿的罪恶感始终围绕着珍姐,使她面对要房不成、态度匹变的女儿始终低声下气,并在各方面尽可能地满足她的愿望。片中出现的年轻人,无论是Kiki,还是想骗珍姐钱的Amy,或是找珍姐堕胎的阿芝,每个少女都有求于珍姐,却又站在宗教道德的至高点上,肆意批评、伤害她的内心。这些不讨喜的年轻人,有着现今香港年轻人焦躁不安、充满尖锐的特质。

美籍华人影星白灵以《堕胎师》珍姐一角入围金马。 (林君颖/多维新闻)

现实与幻象越发模糊

入围最佳改编剧本的《幻爱》编剧曾俊荣认为,现代社会人情冷漠,经常出现“社会边缘人“与心理问题,《幻爱》正是描写罹患“思觉失调症”(Schizophrenia)的阿乐,与工于心计的心理辅导员叶岚,两人因辅导—被辅导关系所迸发的爱情故事。曾俊荣称,由于自己家住屯门,对该地环境熟悉,且过去屯门一直给人的印象是黑社会、强奸案件层出不穷,属于香港的“边缘”,故电影多在屯门取景。曾俊荣称赞由于有音效师杜笃之的提醒,让笔下的一句台词—“我不介意,……你呢?”成为全片点睛之笔。正因为阿乐了解自己的不完美、患有精神病,才能这么坦然地包容、接纳在道德上有污点的叶岚,终使叶岚被阿乐的真诚打动。

《狂舞派3》霍嘉豪Heyo、黄修平(右二)、阿弗Afuc(右四)与《手卷烟》导演陈健朗合影。 (袁恺勋/多维新闻)

狂舞在地产霸权中

《狂舞派3》跳过了《狂舞派2》,以后设角度铺陈出:“如果《狂舞派》原班剧组照本宣科拍了《狂舞派2》后又会发生甚么事情?”的狂想,打破现实与创作的局限,于2018年拍摄的电影,对照之后现实的香港发展,有如预言。

十年练舞无人知,一朝拍片天下闻。功成名就的一班嘻哈街头舞者,受到名利的驱使,不知不觉间成为政府与”地产大鳄”妆点都更建案的门面。在经济的压力、同僚的怂恿、粉丝的期许与过去练舞同伴的不谅解,以及可能是最重要的自身嘻哈理想与跳舞初衷的拉扯中,显出剧情的张力。

不过也由于支线庞杂、人物众多,使得剧情略显松散、冗长,但这点在贯串全片的嘻哈歌曲与街头舞艺下获得一定的缓解。全片层层堆栈,剧情犹如拼图一般直到最后的高潮,虽还不脱音乐片的逻辑,仍然质问了社会议题,以及探索了所谓的嘻哈精神,是一部成熟的电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