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7】哥抽的不是烟 是《手卷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金马奖最受关注的港片《手卷烟》入围七项并被选为影展闭幕片,即使最终未有斩获,但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仍向外强调,“《手卷烟》等在推动香港电影继续往前迈进的能力,无论是企图还是视野,都十分动人,评审希望我可以在这里,特别说明这部分。”

2020金马影展闭幕片之一港片《手卷烟》,其导演剧组也受邀访台与台湾观众相见。(金马执委会供图)

剧情长片电影《手卷烟》,出自香港青年导演-陈健朗之手。一如外界熟悉香港电影的印象,由帮派背景出发,通过不时穿插的“手卷烟”,述说着香港帮派男性情谊,以及大时代变迁之下,香港人不时产生的疑虑:“我是谁?”

《手卷烟》男主角由港星林家栋出演,此次金马奖也有入围最佳男主角,可惜最终失落殊荣。(金马执委会供图)

我是“华籍”也是“英军”

电影一开场,即曝光男主过往的身份-“华籍英军”。一方面,军人的“效忠”,“忠诚”等强烈鲜明的性格;另一方面,从“港英”到“回归”恰恰符合导演在整部电影的设定-“认同迷惘”。

随时间向前,男主依序走过了1997年香港回归、亚洲金融风暴等。乍看香港政治、经济的大变,似乎与男主这般的平民百姓无关,但通过男主过往的军人身份、退役之后的投资失败等描绘,其实在在凸显社会原子单位的“人”,很难与大环境剧变脱钩,且被深深地内卷其中。

当男主生活困顿的压力排山倒树而来,在不知能作什么、不知喜欢作什么徘徊之间,没有“入职门坎”的黑帮生意,成了男主求生的浮木。而场景的另一边,则开始带入南亚裔的角色,如何因“窃毒”与男主合流。

港片《手卷烟》男配角则由南亚裔演员比平.卡玛(Bipin Karma)演出,导演陈健朗透露,通过南亚裔的角色定位,来表现香港社会“认同迷惘”的现象。(金马执委会供图)

“非典型”的香港人

当初,导演陈健朗针对安排“南亚裔”的配角,奠基于《手卷烟》的“身份认同和共融”之元素,香港人的“认同迷惘”不只有黄皮肤才有的专利。

在面对社会角落的少数族裔,尤其是移民移工的认同问题,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是如此。而当移民移工因“合法”取道过于狭窄,但又碍于生存只好“非法”的在当地生活。于是,肤色、歧视、非法容易与这些人们画上等号,“不是我群”更成了当地社会的文化惯性。

而在香港情境,在《手卷烟》里头,导演运用了南亚裔的社会符号一起贯穿本片的“认同迷惘”。究竟一位生活在香港多年、且会说地道粤语的“南亚裔”男配角是不是香港人?答案通过男配角弟弟在学校遭受的“排挤”,呼之欲出。

片中一幕,当男主问及男配(南亚裔)的弟弟为何打架,弟弟则回应:“我想跟同学玩”。这句话其所反映的,即便会讲粤语、即便有粤语的名字,但在香港当地校园(可视作社会)里头,因为配角弟弟的“肤色”,却被同学们拒绝一起玩耍,最终导致暴力相向的结果。

搓揉韩式 另类的香港帮派电影

总体而言,电影《手卷烟》是以华籍英兵退役者、南亚裔的贩毒者作为故事背景,藉由目前华人电影常以“巧合式”铺陈相遇的桥段,来讲述一段充满“复古味”的香港帮派男性情谊。

正由于充满“男人味”的电影,以及“新”锐导演的加乘等,在暴力场面的呈现,有着与过往港片不一样的感官刺激,或可以说,有着浓浓的“泡菜味”。毕竟,就连导演陈健朗此前受访时表示,“有参考韩国导演朴赞郁经典暴力美学电影-《原罪犯》(Oldboy)”。

但相较遗憾的是,电影虽名为《手卷烟》,但实际电影里头,未能有强烈“手卷烟”所赋予的“时代”意义;反倒是通过手卷烟沾黏口水、递给朋友的过程,浓浓感受“义气”、“认可”这段跨族裔情份的表达。

值得一提的是,导演陈健朗此前受访不断强调片中“认同迷惘”的元素,虽然在男主的“华籍英军”、男配的“南亚裔”的身份可嗅得一丝味道,但在剧情铺陈上,或可能在大环境之下,仅能含蓄、断裂的表现,无法有深刻的记忆。但整体来说,是一部顺畅、好看的剧情长片,犹如金马评审“特别的盛赞”,并可一窥香港青年导演陈健朗未来的企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