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童书变“禁书” 民进党成了被自己打倒的国民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台湾社会还在重炮批评蔡政府对“中天新闻台”痛下杀手之际,民进党近期似乎又将这把屠刀挥往台湾“出版界”。

当地时间11月24日,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陈怡君向媒体揭露,指称台北市立图书馆馆藏竟出现中国大陆童书《等爸爸回家》,并强烈表达这本书“美化中国防疫,还出现‘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等字眼,且原著出版方‘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更是配合中国官方加强政治思想的战略伙伴,要求馆方立即撤回。”

北市议员陈怡君揭露,台北市立图书馆近期购入名为《等爸爸回家》童书,内容美化中国大陆防疫,要求馆方撤回。图为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陈怡君。(Facebook@中山大同陈怡君)

由中国大陆文字作者陈颖,及数十位插画作家完成的中国大陆童书《等爸爸回家》,内容描绘当全世界被新冠肺炎蔓延,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及医护人员的家庭与家人所面临的真实感受:亲人回归不一定成为一种必然。同时,作者们也曾表达,寄望通过童书内容告诉孩子们,未来面对类似新冠肺炎病毒的瘟疫,能够有进一步的醒觉。

然而,充满省思、温馨、感人的童话故事,到了台湾,看在民进党政客的眼里,一切都变了调。民进党议员认为,《等爸爸回家》充斥着中国共产党的宣传色彩,不仅过度美化中国大陆抗疫表现,也不符合现实情境。尤其,该书出版社更是中国大陆官方推行“红读计划”的亲密合作伙伴。

对于民进党政客指称台北市立图书馆藏有“红书、禁书”,该馆副馆长王淑满立即澄清解释,“将启动馆藏发展委员会重新审查《等爸爸回家》童书内容,再决定是否上架;未来也会加强检视‘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台湾负责的‘华品文创出版公司’相关出版品,不排除从采购名单中剔除。”

从台北市图书馆“快速反应”的动作来看,目前台湾的社会氛围,貌似只要随意挑弄起“仇中、反中”的情绪,即便事件本身在任何民主政体中看来都没有错的事与人,也都好像是罪人一般,必须深刻反省,挑拨者更会表现出“坦白从宽”的姿态。然而,更悲哀的是,那些当初奋力争取台湾社会“自由”的民进党前辈,他们的血泪目前看来是白流了。

众所皆知,台湾出版界过去因受限于国民政府1930年代颁布的《出版法》,举凡意图破坏国民党或三民主义,或是有关政治性质的出版品,皆须格外小心,甚至,就连金庸的武侠小说都曾发生被查禁而被迫更改书名。由此就能理解台湾出版界那段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日子。

尔后,历经了风起云涌的党外运动,在民进党及众多台湾知识分子的努力牺牲之下,《出版法》才在1999年正式宣布废止。而在废止20年后的纪念日上,台行政院苏贞昌也曾说出“自由国家和极权社会的不同就是我们能自由出版”等看似引民主自由为傲的感想。

北市议员陈怡君指称,《等爸爸回家》原著出版方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是配合中国大陆官方红读计划、加强政治思想的战略伙伴。(Facebook@中山大同陈怡君)

但讽刺的是,过去民进党是依靠反国民党、反威权、争取民主自由起家,如今却有民进党议员拟用“政治思想”问题干预地方图书馆选书,并且导致馆方很有可能决定剔除该书,如此这般的政治力介入,又与威权时期的国民党“禁书”令有何差别?

遥想当初,民进党众多前辈为了台湾“民主自由”抛头颅洒热血,但未料在类似“禁书令”的《出版法》废止21年后,民进党竟又想回头干预新闻、出版等自由。难道说,民进党内心底想的,是要成为当年被其打倒的国民党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