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立委的闺房 映照待整顿的租房市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民进党立委高嘉瑜近日因被质疑炒房,因此在个人脸书(Facebook)上贴出“闺房照”,并表示所有财产皆如实申报,希望公开租屋照来澄清回应炒房的质疑。虽然舆论焦点聚集在高嘉瑜凌乱的房间与发黄的枕头上,但实际上,高嘉瑜事件的确暴露出台湾租房市场的窘境。

不只高嘉瑜,中国大陆近日也传出长租公寓“蛋壳公寓”面临倒闭疑云,导致房东、供货商收不到款项,青年房客则在一夕间失去住所,且许多人身上还背负租金贷款,因此多地纷纷传出房东、供货商与房客的维权行动。【陆“蛋壳公寓”的碎裂带给台湾的启示

不论是高嘉瑜的闺房照还是大陆蛋壳公寓的争议,在在显示租房议题成为两岸社会共同的热门议题;除了买房的相关议题外,两岸的租房市场更都是亟待整顿的处女地。

首先,在房价被逐步推高之下,人人不一定买得起房。近期,虽然台湾官方与学界为了日益升温的房市讨论应该超前部署,像是财政部提高征税、或是央行运作选择性信用管制工具来抑制房价上涨,但迄今这些工具的成效甚微,在普遍被拉高的房价前,许多民众仍然买不起房,不然就是家族好几代都得背负沉重的房贷压力。

大陆长租公寓平台“蛋壳公寓”面临倒闭,引发大陆各地受害房东与房客维权行动。图为蛋壳公寓2020年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蛋壳公寓官网)

因此,既然购屋困难,进而就导致租屋需求大增。 根据台湾内政部统计,2018年台湾因居住或就学因素而有租赁需求者约有285万人,约涵盖台湾总人口八分之一,但实际上租屋的人口比内政部官方统计数字还要更多。

在如此庞大的租屋需求之下,政府真正该超前部署的是关注“租屋管理”与“健全租赁市场”的问题。反过来看,房东因为出租房屋所需缴纳税率高,加上屋况通常处于中高龄,要整修保养亦需要成本,因此部分会倾向选择闲置,这也导致空屋闲置多、房东不愿租房,造成有居住需求的民众只能再回归到买房的选项。

这些环环相扣的困境,正是导致台湾居住正义迟迟无法有效实现的问题根源。因此如何在关注房市之外,又能同时完善租赁市场,这或许才是规划居住问题的前提。当然,台湾官方并非未注意到相关问题,因此主管机关内政部于2017年12月就已颁布《租赁住宅市场发展及管理条例》,并于2018年6月施行。法规内容明订租赁住宅服务业定义、业务范围、证照核发等项目,更提出赋税优惠,希望提升房东租屋意愿。

真正居住正义在于让民众能够安居。图为2015年12月,台社运团体“人民民主阵线”到总统大选辩论会场诉求居住正义。(中央社)

但是,尽管有法规推行,许多青年与民众在租赁时仍处于不安全的环境。比如说,就算法规给房东降税,仍有房东会出租却不登录、走地下化市场,因此对于承租者的权益保障相对不足,若遇到纠纷,处理起来更是繁杂。此外,许多出租房源是顶楼加盖或违法隔间,充满消防逃生安全疑虑。2017年台湾新北市中和区一处出租房,就因违规“套房隔间”发生火灾,导致9人死亡,往往都因有民众付出生命代价,才换来政府稍微注意到租房建物的安全问题。

从上述可知,台湾的租屋环境仍不安全,还有很多短板待补。再者,就大陆蛋壳公寓破碎一事给的警示,虽然目前台湾租屋平台未与金融系统挂勾,但台湾官方鼓励“包租代管”(民间租屋媒合平台),其中就含括许多非法、未登记的平台参杂其中,而坊间所谓的“二房东”、“管家”也很多,租屋成交后二房东失联情事多有发生,因此如何建立真正有约束力的权益相应规范,是政府必须重视的课题。

总而言之,目前台湾政府想要“打房”、以为压低房价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居住正义绝不光只靠压低房价、人人买的起房就平安无事,归根结底,能够“安居”才是根本。目前台湾租房产业因市场小、规模小,且未像大陆互联网长租公寓平台一样跟金融系统挂勾,但整体而言仍充满诸多不安全因子。

高嘉瑜自曝闺房虽然是要澄清外界对其的炒房疑虑,但其实也拉出了更多民众难以买房、只能仰赖租房、而租房又面对许多疑难杂症的数个篇章,如何让日益广大的租房族拥有稳定安全的住房环境,主政者必须擘画能够实际操作且有效的房屋政策蓝图,回归“安居”初衷,才能不致失焦,真正实践居住正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