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泯灭了人性 让单亲母亲要与子女赴黄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近日发生一宗引发各界讨论的死刑判决。新北市一名单亲母亲疑因生活压力过大,在2月在旅馆下药昏迷两名年幼子女后勒毙,本人则自杀未遂。该名女子于当地时间11月25日在地方法院一审被判处死刑。审理法官认为女子在犯行后毫无悔意,仅为宣泄对生活的不满情绪,故判决女子“罪无可赦,不判死刑有违天理”。

育有三名子女的女明星隋棠在其脸书发文指,高高在上的法官未能同理携子自杀的单亲母亲,所面临的生活压力。(Facebook@隋棠Sonia Sui)

此措辞带有训示意味的判决理由与陈述,除让被告辩护律师批“冷血”外,也引发台湾部分舆论质疑,认为法官无视政府缺位下,该单亲母亲身处的社会困境,包括女明星隋棠亦痛斥法官的“高高在上”,而未能注视“人间”疾苦。

固然司法审判有其独立性,应被尊重。而本案也尚未进入终审。不过,从本案判决书的叙述,此案在情理法上,确有可议之处。其中,不难发现法官在审理案情时,恐怕欠缺了把个人问题与整个社会环境相连结起来的某种“社会学想像”,才使得判决的理由,让人感到不近情理。

也因此,法官在审酌案情时,只见被告“仅因一时生活不顺遂”而轻贱子女生命,认为被告“未能彻底悔悟”犯行,是如何“扭曲人类存在基本价值”、“泯灭人性”,显露极自大、自我、自私与无知性格。

然而,却未能看见一个求职不顺遂、案发前已失业两个月,长年独立扶养年幼子女的母亲,在欠缺家庭和社会政策的支持下,是陷于怎样的无助深渊中,也才会给冷酷的现实泯灭了人性。

“法官冷血,莫此为甚”,这或许也是为何该名单亲母亲的辩护律师廖蕙芳会如此评议此判决结果。廖蕙芳在判决公告后发出的声明中指出,法官忽略被告身处失业、无支持网络等生活压力,及随之衍生的抑郁症问题,而让判决有所偏颇。若非逼到绝境,被告也不会想要带小孩共赴黄泉。她质问到,为何量刑时,法官不思被告在独力带着子女和生活奋战时,国家社会没有尽到照顾孩童的责任,反而冷指、严斥被告剥夺子女生命。

不论是此一判决结果,或是这宗人伦悲剧的发生,无不再次要求着台湾的掌权者及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注视其身处的这个人间社会发生了什么问题?何以此类弑亲、逆伦的悲剧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日前是无业的儿子用湿毛巾闷死年迈重症的父亲,说着“这样大家都解脱了”;接着是失业无助的单亲母亲勒毙至亲骨肉,说着“希望被判死刑,让我可以去陪小孩”,明天呢?

蔡英文在其第二任的就职演说中谈及,她在首任执政期间,已把失能、幼托照顾及居住正义的问题漏洞给一个一个补了起来,但实情并非如此。(陈卓邦/多维新闻)

33年前,台湾左翼作家陈映真对于“汤英伸事件”的思考及谈话,如今看来,仍是相当具有现实意义。当时一名原住民青年汤英伸为负担家计离乡到台北工作,但在身份歧视及劳动力剥削等层层压迫因素下,不幸错手杀害了雇主一家三口。

在汤英伸遭判处死刑枪决后,曾发起“枪下留人”行动的陈映真说到,“我们也许才要开始工作,才要开始去思考‘法跟生命的关系’;才要开始去思考‘法跟人的尊严关系’;才要开始去思考一个人犯下过错的,背后的、非常复杂的‘社会的因素’,让我们不要再把这种犯罪的案件、看成是那样单纯的。”

一个更好的社会,“政府必须要担起更多责任,来减轻人民的负担,减少社会的问题。”蔡英文在今(2020)年5月的就职讲话中,虽说出了如何改写此类悲剧的剧本。但实际上,台湾的社会安全网,包括失能照顾(长照)、幼托照顾、经济安全及居住正义等破网,却未如她所言已经“一个一个补了起来”。

诚如台湾妇女新知基金会对此事件提出的呼吁,台湾执政当局必须从此类悲剧,看见社会制度对于弱势者的不友善,以及人民自杀杀人的悲剧背后,政府福利缺席的问题。而细数历来许多社会自杀、杀人悲剧的成因,人们或许也不难发现,政府不仁及社会不公,恐怕才是真正泯灭人性的罪魁祸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